顶点小说 > 丹尊女帝 > 第二百四十二章 圣石山

第二百四十二章 圣石山

 热门推荐:
    凌清安闻言笑了笑,但大概也是出于不屑,他没再对他那跋扈的三哥多做评价。

    “姑娘怎么想起买那么个玉印?”

    这不是审问的语气,倒像是寻常好友间的闲聊,云衣抬头看了他一眼,笑了笑,“因为好玩儿呀。”

    “姑娘知道这玉印的来历?”

    “不知道,”云衣摇摇头,“但我知道它莫名其妙出现在这里一定是有人故意为之。”

    “那姑娘的意思是,破坏别人的计划很好玩咯?”

    凌清安的眼里也带着笑意,云衣迎着那双笑意盈盈的眼,弯了弯唇角,“殿下觉得,不好玩吗?”

    仿佛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般,凌清安笑得很是畅快,云衣突然发现凌清安此番出关之后,好像整个人都变得比之前开朗了不少。

    “今天倒是让我对姑娘另眼相看啊。”

    “彼此彼此。”

    马车停在了府门前,马车是专为凌清安设计的,上面自然也有供轮椅上下的通道,云衣将凌清安推了下去,一路推进府才开口问她这一天遇见的各种奇奇怪怪的事。

    “殿下可知道圣石山?”

    云衣清楚地感受到轮椅上的人,在听到这三字之后整个人僵了片刻,大约数秒之后,凌清安才仿佛刚刚听见一般,缓缓应声,“姑娘问这个做什么?”

    “今天遇到了一个奇怪的人,声称自己是从圣石山来的,我去问暗五圣石山是什么地方,暗五不告诉我。”

    大概是云衣此言中那不经意的控诉意味逗笑了凌清安,又或者是他自己在刻意掩盖自己的情绪,总之,凌清安突兀地笑了两声后才接话,“莫说暗五了,这世上恐怕还没有人能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起圣石山,大家都说若是说起圣石山,便会招致浩劫。”

    “殿下也不行?”

    “我也是凡人啊,”凌清安无奈地笑了笑,“不过我倒是不太信那些怪力乱神之说,所以若是姑娘想听,我还是愿意讲一讲的。”

    云衣慢慢放缓了步伐,听着凌清安不急不缓地开始讲述,“圣石山啊,古籍记载,圣石山是仙界的一座山,传说那是恶魔的后花园,人们只要能够付得起相应的代价,所有他们的想要的东西便都能从圣石山的石头里找到。”

    “圣石山并无人看管,这传说越传便越是让人起疑了,后来便兴起了一种说法,这世上哪有什么魔鬼,这传说不过是有人为了独吞圣石山上的宝贝而捏造的。”

    “于是便真的有胆大的人上了圣石山,并且拿回来了一块石头,那石头看上去与普通的石头无异,那人照着传说的说法,将信将疑地对着石头许了个愿,而后将这块石头拿去解石。”

    “究竟他许了个什么愿望,各个版本的传说也有不同的说法,有人说是灵石,有人说是丹药,有人说是权力,反正不管他许的愿望是什么,他所想要的东西,当真就从石头里蹦出来了。”

    “这个故事很快就传开了,越来越多找到这个人,试图研究出他付出了怎样的代价,可是没有,最终这个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寿终正寝。”

    “有了这个先例,人们越发相信那传说不过是个唬人的障眼法,这世道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可不是说说而已,大家纷纷涌上了圣石山,不过一年功夫,圣石山上的碎石便被捡了个干净。”

    “这并不能让贪心的人类满足,人们开始凿山石,竟有了要搬空圣石山的趋势。恶魔终于是震怒了,传说应验,所有贪心的人都自食其果,”凌清安说完顿了顿,“故事结束。”

    这故事的结尾实在潦草得让云衣吃了一惊,她本以为能吓住暗九、暗五的传说,至少也得是鬼故事级别的,没想到让凌清安讲的,仿佛一个睡前的童话故事。

    “那,他们在害怕什么?”凌清安明显是在回避这一部分的,但本着锲而不舍的好学精神,云衣偏要问个明白。

    “害怕?”凌清安抬头看了看天,叹了口气,“大概是因为这不只是一个传说。故事的结尾,仙界的圣石山消失了,可在这方大陆西方的海上,竟真的出现了一座山,那模样与传说中的圣石山一模一样。那传说中的报应,一点一点回报到了今人的头上。”

    “今人?”云衣皱皱眉,“什么意思?”

    “姑娘不知道?”凌清安似乎也对于云衣不知道这件事有些惊讶,但他很快便为云衣找到了一个合理的理由,“姑娘到底还是年轻啊。”

    “有人说那些贪心的人们最终得到的惩罚是被抽去了魂魄,成为了圣石山的傀儡,而这片大陆,每百年间必有一个地方,要饱受这批傀儡的肆虐,而上一个百年,是弈风国。”

    “成千上万的不死的傀儡啊,”凌清安说着,眼前仿佛又看到了那年尸横遍野的惨像,纵是他,声音也不免有些颤抖,“杀也杀不尽,却又好像无孔不入,那种恐惧,真的是会留下一辈子的阴影的。”

    “后来呢?”

    “后来他们便消失了,消失得干干净净,就好像又被收回到那座山里去了。”

    沉默,云衣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能感受到凌清安正在努力平复情绪,讲述这个过程本身就会放大恐惧,所以人们通常习惯于通过淡化细节来缓解恐惧,可这些细节,一旦被唤起,便会在脑海挥之不去。

    所以当年的情况,大概较之凌清安所言还要惨得多,云衣不曾经历过,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凌清安,最终只能拍拍他的肩,“都过去了”

    “是啊,”凌清安勉强扯出一个笑,试图让气氛不那么沉闷,“好在都过去了。”

    云衣现在终于相信了暗九的说辞,那个不修边幅的青年,大概真的是一个疯子,偏偏这样的疯子踩着所有人的恐惧,所以无人敢驱赶,只能躲避。

    但这个故事实在是诡异,云衣从不知道仙界有圣石山这么个地方,虽说仙界地大物博而她终归见识有限,但照这传说的说法,这么神奇的一座宝山,哪怕史籍不载,那些民间话本也会争相传扬的。

    再说那些所谓的傀儡,那些傀儡从何而来又去往何处,他们不可能就这样凭空出现然后凭空消失,这是连天道都做不到的事情,在圣石山上一定有人炼制这些傀儡,而每一场浩劫的背后,也一定有人暗中操控。

    又是所谓的天道囚徒吗?云衣深深叹了口气,人生艰难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