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丹尊女帝 > 第二百六十章 出游

第二百六十章 出游

 热门推荐:
    尽管云衣已经尽力安慰,但白霜看上去还是不甚开心的样子,小姑娘一心觉得自己让云姐姐失望了,垂头丧气的,说什么话都不敢抬头。

    云衣摸着白霜的脑袋,叹了口气,她其实是有意自责的,但这声叹气听在白霜耳朵里却是变了意味,小丫头慌忙抬起头,脸上挂着极勉强的笑,“云姐姐你别叹气,我没事的,我没不高兴,我以后会加油的。”

    云衣万没想到白霜竟然会从这一声叹气中听出责备的意味,她一时楞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我是在怪我自己”

    “不,云姐姐很好,云姐姐最好了,云姐姐没有做错什么,都是我太笨了,什么都做不好。”白霜说到后来又慢慢垂下了头,不过一个瞬间,云衣便觉得白霜周围的气场不对了。

    她暗道一声不好,连忙扯开了话题,“别瞎想,你一点儿都不笨,真的,只是太累了,我们今天不练了,我带你出去玩好不好?”

    白霜有些迷茫地抬头看着云衣,云衣对她报以鼓励地微笑,轻轻抚摸着她的脑袋,“你一点儿都不笨,真的,相信我,我们今天先去玩,回头我再慢慢教你。”

    可能是被云衣真挚的目光所感动,又或者是因为小孩子的玩心,总之白霜终于肯放下方才的纠结,思考了片刻,重重地点了点头。

    到底还是小孩子好糊弄,云衣在心底暗松了一口气,在她看来这丫头若是再大点儿,她就又不免要头痛一番了。

    但就算是对待小孩子,也还是要言出必行,云衣这已经是临时起意却又不好再自作主张,只好先遣晴岚找人知会丞相府一声。

    报信的人腿脚倒是快,不到半个时辰便带回了白丞相的回复,白彦没有阻拦,只嘱咐了一句“小心些,天黑之前回来”。

    尽管知道她爹爹听不到,白霜还是兴高采烈地应了,在过去的那半个时辰里,她和云衣一直在讨论要去哪儿玩的问题,心情终于是明媚了。

    说是讨论,但这永安城中可游玩的地方,两人一个比一个不熟悉,东拉西扯了半个时辰,最终决定的地点还是青山山脚下的那片桃林,虽然现在已经不是桃花的季节了。

    凌清安依旧将自己关在屋里不肯出门,云衣遥遥看了一眼,贴心地决定不去打扰他,于是只是去跟管家请示了一下。

    皇子府的管家是个个头不高的小老头,在他心里,云衣已然是半个主子了,现如今主子要出门还要请示他这个做奴才的,这可让这个小老头受惊不小,慌忙去为云衣备马车,出门时还被门槛绊了一下。

    坐在马车上云衣才觉出一些不同,凌清安好像没有再像从前那样束缚自己了,好像自她从赤龙国回来以后,她出府便比之前要自由得多。

    云衣不知道这是否意味着她已经获得凌清安信任了,她不敢确认也不想去纠结。

    马车上备好了各色的精致点心,大概是皇子府的厨子比丞相府强上一些,反正白霜吃得很是开心,小姑娘不光顾着自己吃,若是觉得好吃了还往云衣嘴里塞一块,云衣本是不喜欢吃这些甜食的,但此番不知为何,竟也还觉得味道不错。

    那片桃树林的桃花已经谢了,正是仲春时节,桃林里却有几分与这个季节不符的凄凉意味。

    但这些却丝毫没能影响白霜的心情,她小小年纪也不懂什么悲春伤秋,这树上的是桃花还是桃叶于她来说没什么两样,重要的是云衣在旁。

    白霜自打下了车便拉着云衣不松手了,偌大的桃林,她拽着云衣四处跑,也说不上有什么目的地,就是单纯地在桃树间穿梭。

    云衣是不明白这种看似无聊的行为有什么意义的,但既然白霜开心,她也愿意跟着。

    唯一的问题是,白霜就算不能控制自己的力量,她依旧有地境的体力,可云衣不行,不到一刻钟,这位常年见不得光的炼丹师便气喘吁吁地瘫靠在一棵树上,一步也走不动了。

    云衣跑不动了,白霜也不四处瞎跑了,她在云衣身边乖巧地坐了下来,将头枕在了云衣腿上,一时间安静地仿佛睡着了。

    云衣终于是喘匀了气,看着躺在身前的这个背影,轻柔地拍着她的胳膊。

    “云姐姐,我没睡着。”

    许是因为躺着的关系,白霜的声音与平时有些不同,云衣笑了笑,但手下却并未停止动作,“我知道。”

    “云姐姐家里也有一个妹妹吗?”

    这问题来得突兀且奇怪,但云衣还是认真地摇了摇头,“没有呀,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云姐姐很多时候看我的眼神,感觉在看另一个人。”

    云衣愣了愣,一来是她没想到小孩子的心思也能这般敏感,二来,她确实不觉得自己有这样的心思。

    另一个人,这个人能是谁呢,在那漫长的千年里,云衣从未遇到过一个和白霜相像的人,但如果非要说的话,“我大概在看从前的自己吧。”

    “云姐姐的从前?”白霜一个轱辘从地上爬了起来,在云衣对面盘腿坐好,“云姐姐小时候跟我很像吗?”

    云衣摇摇头,摸了摸白霜的脸,眼中的慈祥与爱怜可能是她此生都想象不到的,“这世上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谁和谁都不会相似。”

    “那云姐姐方才说”

    “因为在我小的时候,我身边也曾有这样一个人,在我身边保护我、纵容我,每每我看到你的时候,总能体会到几分那些年她看到我的心情,如果可能的话,我也想尽我所能,让你安心快乐地长大。”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是云衣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的成长,这种成长迅速到,那一瞬间,她觉得自己老了,她觉得这些话是只有母亲那个年纪才会说出来的话,而她竟说得这般不假思索。

    生活与命运啊,云衣在心间沉沉叹了口气,若是如今的她回到逃婚的那个夜晚,或许就不会再做那般冲动的决定了吧,可这些事情现在说又有什么意义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