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丹尊女帝 > 第二百六十二章 熟人

第二百六十二章 熟人

 热门推荐:
    云衣上前看了看,发现白霜只是睡着了,这才放下心来。

    这实在是个很有趣的事情,云衣坐到白霜身边,将白霜的头轻轻搬到自己膝上,试图让白霜睡得更舒服一些,而后开始琢磨方才所发生的。

    此刻冷静下来想想,那最先荡开的莫名的气场好像更像是某种封印的解除,而一旦将其压制,所有灵气又会被重新封印。

    可这并不是很说得通,因为如果这种所谓封印真的存在,那么多人曾探查过白霜的丹田,他们不会毫无察觉,可如若不是封印,那这些磅礴的灵力,平日里又储存在哪里呢?

    但是这些并不是问题最关键的部分,云衣可以假定这所谓的封印真的存在,又或者是将那重她不知道是什么的力量暂且命名为“封印”,可这些对她、对白霜来说不重要。

    此刻最想知道也是最迫切需要知道的只有一点,那就是如果这些力量一次性解封,会对白霜造成什么影响。

    若按那些传言推断,白霜在每一次暴走后是不会昏厥的,而这两次被云衣压制,竟然都陷入了昏厥,是因为那些被唤醒的灵力如若不释放出来,反而会消耗更多的力量吗?

    云衣不知道,她也无从考证,只能根据她所看到的蛛丝马迹勉强推测。但这至少能够说明一点,即这些力量对于白霜来说不是纯然无害的,如若这些灵气突然涌入丹田,以她的年纪和承受能力,会不会陷入更深的昏迷?

    可话又说回来了,又有什么办法可以控制这些灵力的溢出,以便白霜慢慢练习、慢慢适应呢?那可能存在的封印一旦解除,白霜整个人连意识都是稀薄的,更别提在那种情况下修炼了。

    白霜还在昏睡着,云衣此刻就算有心以精神力探查她体内究竟存在着什么,也是有心无力,更何况以自己的精神力透过对方的身体屏障,这对对方来讲本身就是一种伤害,她不希望动用这种手段对白霜造成伤害。

    至少得等她清醒过来,云衣看着枕在她膝上呼吸绵长的白霜这么想着,或许她应该去跟白彦聊聊,早年间他一定请过不少武学大师去咨询白霜的这种情况,灵力与灵力同源,以灵力探查比云衣用精神力探查所可能产生的后果要小得多。

    白霜大概真的是累了,这一觉睡得甚是漫长,云衣不知道上一次她昏睡了多久,但她清醒地知道她再不采取行动,太阳就要落山了。

    两腿由于长期维持一个动作已经有些麻木了,云衣小心地将白霜移开,颇为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简单地活动了一下双腿,确认可以正常走路之后,又低下身将白露抱了起来。

    小丫头倒是不重,脑袋乖巧地歪在云衣肩上,云衣轻轻掂了掂,又估量了一下从这里走回皇子府的距离,沉沉叹了口气,走一步算一步吧。

    方才她苦苦找寻一个无人的区域的恶果此时终于是显现了,她俩实在走得太深,就算天色尚明云衣不至于就此迷路,但这之间的距离,也不是云衣抱着一个人能轻易走完的。

    大概是由于天色渐渐有暗下来的趋势了,方才桃树林里为数不多的几个人此刻也都回家了,云衣这一路走出来更觉凄凉,更何况臂上的重量还越来越重。

    云衣是万没想到这种时候还能遇上熟人的,其实要说熟也不算熟,不过一面之缘而已,这要是换一种情况遇见,云衣恐怕就装作没看见,连招呼都不会打,但此刻情势逼人,她不得不自来熟一些了。

    “许公子,好久不见。”没错,云衣遇见的正是上一次在桃花林中设宴的许公子。

    许公子单名一个鸿字,也是在永安城小有名声的一位郎中,可贵的是武学修为也不差,人生得俊朗性子也好,所以尽管身无官禄,却在永安城的上层圈子里很是混得开。

    云衣没有想到这人平日里竟然就住在这片桃林,她走出桃林时隐隐嗅到些烟火气,顺着味道寻过去,就看见了许鸿。

    许鸿听着声音抬头,看见云衣也很惊讶,当然,更惊讶的是看到云衣怀里的白霜。

    白霜在永安城的名气是不小于任何一位皇子的,尽管小姑娘乖乖巧巧的,平日里都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但大多数人提起她时还是满心的恐惧。

    白霜在永安城没什么朋友,就算白丞相的权势摆在那里,可那些慕名而来想要通过白霜结交丞相的人,最终都被那些传言吓得另谋路子了。

    许鸿没有想到有朝一日竟能看见白霜跟着一个外人出城,而身边竟没有一个丞相府的人,一时间许鸿也弄不清自己该佩服云衣的勇气,还是该佩服云衣竟能取得视女如命的白丞相的信任。

    但短暂的惊讶后,许鸿很快便起身迎了出来,他本正在院中准备烧火做饭,说实话他其实是没必要如此的,他在城中亦有居所,那里丫鬟小厮一应俱全,大抵是因为贪恋那种炊烟袅袅的感觉,每年春天,许鸿都会特地出城住几个月。

    “云姑娘,许久不见了,近日可好?”

    “很好很好,多谢许公子关心了,”云衣抱着白霜,实在无心跟他客套,敷衍了两句便直入主题,“不知许公子可否帮忙找辆马车,白霜睡着了,我答应白丞相天黑前一定将她送回府上的。”

    大概是对云衣的这番直白有些惊讶,许鸿闻言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连忙点头,“没问题,没问题,姑娘坐下稍等片刻。”

    考虑到怀里还抱着白霜,坐下实在不便,云衣谢过了许鸿的好意,依旧站在院中。

    许鸿的住处已经属于桃林的外围了,离大路应该也不算太远,但云衣一路走来,一来疲累,二来也实在怕天黑以后路暗,怎么算下来都不如直接麻烦许鸿容易些。

    为了进城采购方便,就算居在城外的别居,许鸿身边还是带着一个小厮的,这会儿小厮正在屋里收拾,被许鸿扬声叫了出来,让他去大路边上寻一辆马车。

    小厮应声去了,许鸿斟了杯茶示意云衣,云衣摇摇头,表示自己不渴。

    云衣不坐,许鸿也不好自己坐着,只好站在云衣旁边,两人一起等着小厮叫了马车回来。但两人闲站着也是无聊,许鸿看着云衣,想起了近日里永安城传得最沸沸扬扬的流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