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丹尊女帝 > 第二百六十三章 回府

第二百六十三章 回府

 热门推荐:
    “听闻五殿下的腿好些了?”

    许鸿倒没凌铭那么夸张,张嘴就是“五殿下已经能下地走路了”,但这问法尽管委婉,也足让云衣头痛的了。

    她实在想不明白凌清安那么谨慎一个人,这传言究竟是从何而起的,到底是皇子府中人心隔肚皮,还是凌清安有意为之,云衣暗下决心,等回了皇子府、见到凌清安一定要将此事问个明白。

    但此刻,这局势可也不允许她弄明白了,她轻轻叹了口气,摇摇头,“许公子未免太高估我的医术,赤龙国的毒师可是苗疆请来的,苗疆的毒是那么好解的吗?”

    “这样啊”,许鸿深深看了云衣一眼,轻声笑了笑,“我原以为这传言是姑娘放出来的呢,如此看来,是我小人之心了。”

    这当真是同行相轻了,云衣心间只喊冤枉,这永安城中谁听见这传言的第一反应不是“这是凌清安放出来造势的”,怎么到了许鸿这里,就成了她沽名钓誉了?

    不过想一想上一次桃花宴的情景,这许鸿或许跟凌清安关系不错?

    “许公子跟殿下关系很好吗?”

    许鸿看着云衣,温和地笑笑,不答“是”也不答“不是”,只是淡然地反问了回去,“姑娘为什么这么问呢?”

    “我看殿下好像甚少出府,上次却独独赴了公子的桃花宴。”而且凌清安的轮椅,不是谁都能碰的,只是这后半句被云衣压在了心里,没有说出来。

    许鸿嘴角的笑意更甚了,“姑娘观察得倒是细致,想来也是在意殿下的吧?”

    “殿下是我的病人,对我又有知遇之恩,身为医师”

    云衣还没说完就被许鸿打断,“只是身为医师?”

    云衣不说话了,站在那里看着许鸿,虽然不知道目的是什么,但她觉得许鸿想套她的话。

    但许鸿并没有揪着不放,见云衣不愿答,他也便换了话题,“殿下对我,也有知遇之恩。”

    这是云衣不曾听说过的,但许鸿笑笑,却是突兀地甩出这一句话后,就不愿多说了。

    小厮已而带着马车和车夫回来了,云衣将白霜先放到了车上,自己上车前对着许鸿深深作了一揖,“多谢许公子了。”

    云衣没想到的是,许鸿竟然对着她就要拜了下去,“方才的话,是许某量小,姑娘切勿放在心上,殿下于我有恩,可许某无能,解不了殿下的毒,姑娘若能医好殿下,便也是许某人的恩人,今后”

    云衣万没想到还有这一出,没等许鸿说完她便慌忙将许鸿扶起来,“许公子不可行此大礼。”

    许鸿抬头看着云衣的眼睛,那诚挚的眼眸看得云衣心间一动,“拜托姑娘了。”

    云衣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上的车,直到将白霜送到丞相府,她还有些神情恍惚,满心满脑都是许鸿那一眼。

    这得是多大的恩情啊,直觉告诉云衣这绝不仅仅是知遇之恩那么简单,男儿膝下有黄金,许鸿那么痛快地一拜,这就算说是救命之恩都不为过了。

    那许鸿此举究竟是真情流露还是有意为之,云衣一时有些迷茫了,出于一种自我保护意识,她总是习惯于将人往最坏的方向去想,但那一拜、那一眼,竟让云衣有些怀疑她一直以来所坚持的原则了。

    是不是很多时候,顺其自然、静观其变是一种更好的选择,云衣不知道,她第一次开始对自己的坚持有了怀疑。

    其实将白霜送到丞相府时,天已经有些暮色了,待云衣回到皇子府,天色已然转黑。

    云衣没想到凌清安竟然肯从屋里出来了,虽然看上去还有些精神不济,但总比他刚回来时有活力得多。他正守在门口等云衣,而且看上去也等得有些时辰了。

    云衣方下了车,便有小厮上来付了车费,她谢过了车夫,推着凌清安进了府门。

    凌清安并没有问云衣去了哪里,也没有问为什么会这么晚回来,实际上,他只是沉默地坐在轮椅上,任由云衣将他推了回去,什么也没说。

    这种沉默让云衣感到不舒服,她总觉得这沉默就是最好的责问,因为在这漫长的沉默中,她心间莫名滋生了一种愧对。

    大约是凌清安的神情吧,云衣不知道在永安寺究竟发生了什么,但这些天过去,凌清安现在依旧还是会时不时流露出一些悲伤的神色,那种悲伤,就仿佛被大人抛弃在路边孩子,云衣想不通以凌清安的身份,怎么会有这种被抛弃的经历。

    大约是实在受不了内心的自责,云衣率先开了口,“今天带着白霜又去了趟城外的桃林,好在遇到了许公子,不然险些回不来了。”

    “许鸿吗?”虽然凌清安的声音听起来依旧闷闷的,但语气间的温和却是没有一丝消减,“他最近确实住在城外。”

    “他好像很关心殿下的腿。”

    “哦,”凌清安不在意地随口应了一声,又自嘲地摇摇头,“这永安城中,又有谁不关心我的腿呢?”

    说完大约是想起了什么,凌清安紧接着又问了一句,“是他亲自问的你?”

    云衣下意识地点点头,点完头才发现凌清安看不见,又出声“嗯”了一声,“消息,是殿下散出去的?”

    云衣不知道这中间发生了什么,第一次云衣亲自替他祛毒时,凌清安并不避讳旁人,却也没大肆宣扬,云衣当时以为他是要借此肃清府中异心,那次之后,确实没有任何消息传出去。

    可凌清安第一次出关之后,永安城中的传言便开始多了起来,云衣一开始还以为是什么政局阴谋,但这一个月下来,却越发觉得是凌清安有意为之。

    凌清安并没有正面回答云衣的问题,他沉默了片刻,似乎是在思考,而后缓缓开口,“除了许公子,还有别人问过姑娘这个问题吗?”

    “还有陛下,”这自是不必说,云衣想了想又补充道,“和岑文柏。”

    “岑文柏?”这倒是让凌清安皱了皱眉,“新科状元?”

    “没错,”那个脑子里缺根弦,还害她淋了场雨的状元,就是现在提起来,云衣还觉得隐隐头疼,“我在永宁寺时无意间遇到过他一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