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丹尊女帝 > 第二百七十八章 商议

第二百七十八章 商议

 热门推荐:
    反正白彦会不会顺手帮忙解决不好说,但以白彦的性格,倒是不至于将那车夫再送回来。

    永安城那是什么地方,不过第二日,丞相府收了五皇子府一个车夫的事儿便传得沸沸扬扬了,第三日这事儿便传进了宫里,据说早朝时弈风帝还把此事当笑话讲了。

    白彦对此也是颇为无奈,为了不显得自己好像白拿了凌清安一个车夫,他又特地去马市买了匹好马送了回来,凌清安收到了马去登门道谢,白彦倒是也没再说什么,这桩事也就这么结束了。

    也是通过这件事,云衣才明白白彦其人,才明白白彦在这朝中的地位,他是正直到骨子里的人,弈风帝也相信他的正直,所以就算被传出白彦与五皇子“私相授受”这类的事,弈风帝也不会怀疑是白彦参与夺嫡,反而只是当做一个笑话去听。

    也难怪这四位皇子皆想争取到白彦的支持却个个无功而返,白彦深知自己对弈风国对弈风帝的价值在哪,一旦他参与夺嫡,哪怕只是仅有一点点趋势,那么他多年在朝中建立起的威信便会土崩瓦解。

    这是不合算的,而且这人几乎当了一辈子的丞相,到老了也没那么大野心了,谁登基倒也不会薄待了他,就算没有了丞相之位,他这些年的积蓄也够他在永安城养老的了。

    为人臣的智慧啊,云衣每次见到白彦都会想到这个,忠诚、踏实、不僭越、不揣摩,又或者说,至少表面上是这样。他永远知道弈风帝的底线在哪,也永远不会触及底线。

    这是云衣所羡慕的本事,也是云衣所羡慕不来的本事。

    在府上又闲待了几天,云衣挑了个好天气去了国师府。这次是为了白霜的事情,所以云衣走得光明正大。

    云浔在府上的日子也实属无聊,他每日不用上朝也用不着处理公事,观星推演这种事情对他来说不在话下,所以他也不必像从前历任国师一样将自己关在观星台里不出来。

    说实话,云衣到现在也没弄明白云浔究竟是如何让弈风帝这般信任他的,那一场被传为传奇的夜谈,除了他与弈风帝两人外,竟谁都不能打听到一点风声。

    云衣到的时候,云浔正在喂鸟,他那两只鸟今日难得地没放出去,正一左一右地站在云浔的肩上,等着云浔的投喂。

    这也是云浔的诸多本事之一,他好像天生就跟飞禽尤为亲切,也包括飞禽类的魔兽。

    这种能力夸张到,在仙界的时候,每每他出门总能拐回两只,由于还没有出师,云浔只能住在天玄子的道观。天玄子是多喜静的一个人啊,他的道观现在被云浔弄得生生又在外围划出了一片地方,专门养鸟。

    好处是有的,至少出门的时候随手招一只就能用,但好处对于天玄子来说实在鸡肋。于是在天玄子忍无可忍,打算将那一窝窝鸟一锅煮了炖汤的时候,云衣挺身而出将那个飞禽苑整个端去了云隐宗。

    仙界亦有以训练飞禽为生的宗门,比较出名的是天禽门,那门主是个老头,浸淫此道少说有数千年了。他对于云浔的这手本事是真的眼红到不行,也曾花重金请云浔到天禽门传授经验,不过当天禽门辛苦圈养的飞禽被云浔拐走一半后,那老头便禁止云浔再出现在飞禽门千里之内了。

    云浔正喂着鸟,远远望见云衣来了,顺手将手中还剩下的鸟食一把全撒了出去,两只鸟扑棱棱飞起来去抢,云浔拍了拍手,朝云衣走了过来。

    “怎么,这会儿走正门了?”

    云衣站在凉亭外等他,知道云浔是在调侃他上一次的狼狈模样,却也不在意,只是笑了笑,“当然,这次是有正事。”

    云浔听了,收敛了脸上玩笑的样子,走到凉亭里,试了试茶壶的温度,“坐下说。”

    壶里的茶看样子是刚刚换的,此刻还有余温,喝起来虽少了几分茶香,但好歹不烫嘴。

    云衣简单将白彦跟自己说的那些事情跟云浔说了,连带着自己的所有猜测,和那个竹屋与竹林。

    云浔的面色看上去有几分凝重,倒不是因为那诡异的竹林,而是那个号曰“灭天”的家族。

    “能说出这样的话的,只有那些从仙界流放至此的人。”

    云衣点头表示赞同,但随即又提出了新的疑问,“可是,这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家族,据我目前所知道的天道囚犯,还没有能繁衍出家族的吧?”

    “你目前所知道的?”云浔挑挑眉,看着云衣。

    云衣明显有些底气不足了,她所知道的,满打满算不过天星山脉那一家,而且,连面儿都没见着。她故作严肃地清了清嗓子,转开了话题,“在那个年代能繁衍出一个家族,有可能吗?要知道这里本是流放之地,在他们之前,这里是没有生命的啊。”

    “谁说一定要在那个年代了?”云浔没有揪着方才那个话题不放,顺着云衣的思路说了下去,“也有可能是这片大陆已经有生命之后,他们再与这片大陆的土著繁衍出的家族啊。”

    “可,”云衣总觉得这是有问题的,却说不清问题在哪,“可,为什么呢?就算他可以,那他是怎么出来的呢?没有人能逃脱天道的囚禁的。”

    “他不一定要出来,也可能是谁进去了,”云浔边捋顺思路边开口,“如果是这样,只能说这位当真是有远大宏图的,因为一般这种等级的前辈,只一心想打回仙界,但大多是不屑于跟这里的人结合的。”

    不管那位传说中的前辈是不是真的有如云浔所说的那般大气魄,但至少他当年所布下的局,如今来看成果斐然。一个人人敢与天道抗衡,甚至人人能与天道抗衡的家族,这是可怕的。

    而作为一个家族来讲,他们最可怕的远远不是现世,而是未来,一种不断繁衍着的、有无限可能的未来。就算他们的家族无一人能实现这所谓宏愿,他们也完全有能力将这种思想传播扩散出去,到时候,就算他们灭不了天,千万世后,许就是天道失了人心。

    可唯一的问题是,“天道怎么会允许这种家族存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