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丹尊女帝 > 第三百三十九章 认出

第三百三十九章 认出

 热门推荐:
    “若是情况属实,我们当然认”

    言策话没说完,便被云衣十分不高兴地打断,“听你这意思,是说我在编故事骗你了?”

    “姑娘不必说得这么难听,不过据在下所知,我们小寨主近几年,从未下过山,更别说”

    “我不跟你浪费时间,”云衣说着便起身,“你去把你们小寨主叫来,我当面跟他理论!”

    言策自然不可能将那孩子带到云衣面前,可这事却也确实是他们不占理,他再如何巧舌如簧,也不知如何在这件事上狡辩,可问题在于,他现在确实不知道这件事情的真实性。

    “姑娘可否给我些时间确认一番?”

    “不行,”云衣的态度冷硬且坚决,“这件事情已经超越了真假本身,现在的问题是,你在怀疑我的诚信问题。”

    “在下与姑娘素不相识,又如何能不怀疑呢?”

    “那你与你们那个小寨主也素不相识?他能干出什么样的事情,你心里没数?”

    理直气壮的云衣难得地显出几分咄咄逼人,她难得见着清风寨的人,一定要弄清楚这清风寨到底是个什么来历,什么立场,什么目的,更重要的是,这群人都是谁。

    片刻之后,言策长叹了一声,这句话确实问倒他了,他也正是因为了解那小寨主,才会自知理亏。

    “姑娘此番来不会是单单为了兴师问罪吧?姑娘还有什么话想说,请说吧。”

    “没什么话想说,只是今天碰巧遇见了,便想上来看看我这个素未谋面的朋友。”

    “那姑娘现在看到了,便要下山了吗?”

    “我,看到了吗?”

    言策闻言愣了一下,而后才意识到云衣的意思,笑了笑,“在下生得丑陋,唯恐吓到姑娘,姑娘还是,不必见了吧。”

    “我若是,偏要看呢?”云衣说着,已然走到了言策面前,下一秒,手就要碰到言策的面具了。

    言策眼疾手快地一把拦住,云衣没有后退半步,直直地盯着言策。

    极近的距离,让云衣能穿过面具的镂空,看见言策的眼睛,面具也好,易容也罢,不论什么样的手段都改变不了一个人的眼睛。

    于是双目相对的瞬间,两人皆是一愣,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同时出现在两人心头。

    云衣皱了皱眉,“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你?”

    言策从震惊中缓过神来,一时也来不及思索这种熟悉从何而来,“人生何处不相逢,姑娘不必纠结于这些问题。”

    “你这话说得太假。”云衣上下打量着眼前的人,终于在她看见对方别在腰间的那把折扇时,一个人影直击她的脑海,她没有再执着与去揭开对方的面具,而是推开两步,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言策被她的表情弄得莫名其妙,可又拿不准她究竟是看出了什么,只好什么都不说,等着云衣先开口。

    “原来这清风寨,还跟铁剑门有关系呢?”

    言策听着“铁剑门”三字蓦然一惊,再看云衣,却是明白了她是谁,索性也不再伪装了,伸手摘下了面具。

    但云衣的情况与言策还不太一样,他只是面具,说摘也就摘了,云衣这一脸连面具带药水厚厚一层,况且她若是摘了,等下了山还得再涂回去,未免麻烦。

    “我就不卸了,这玩意儿卸一次太麻烦。”

    言策耸耸肩表示不在意,比起这个,他更在意的,是云衣的故事,“上次见你还是一两年之前呢,怎么,在永安城住下了?”

    “算是吧,”云衣模模糊糊地嘟囔了一句,“说起来,就是被你们那小寨主讹完之后两天,在茶馆听书遇上你的。”

    言策皱了皱眉,不知在回忆什么,片刻之后,开口,“放心,回去我一定好好修理他。”

    “诶,修理就不必了,小孩子,教育教育就好,”云衣对于怎么处理那个熊孩子没半点好奇,她现在好奇的,是清风寨,“你们怎么跟清风寨扯上关系的?不是说清风寨都是些弈风国旧臣吗?你也是啊?”

    “算是。”

    “什么叫算是?”

    “字面意思,”言策显然不太想多说这个话题,“说说你吧,怎么把自己化成这个模样了?”

    云衣下意识地想顾左右而言它,而在下一秒,她突然明白,他俩这么聊,就算聊一晚上都不会有结果。

    “痛快一点吧,”云衣叹了口气,“谁也别探谁的底了,你就告诉我一件事,永安城这几个月发生了那么多事,哪件与你们无关?”

    “不问有关问无关,”言策笑了笑,“怎么就这么确定这些事情都是我们搞的啊?”

    “倒不是确定,不是你们的话我再换个思路嘛。”

    言策沉默了片刻,拍了拍手,“恭喜你,猜对了。”

    “那好,我也告诉你,那些东西,是我送去给于孟章的,明白了吗?”

    言策看着云衣,终于是笑了,不是那种敷衍的客套的笑,而是一种极真挚的笑,“多谢。”

    话说到这一步,他们二人便已然对对方想要做的事情有个大概了解了,尽管他们终归会成为敌人,但至少目前来看,他们还是有合作的余地的。

    “用不着谢,”云衣摆摆手,“合作愉快。”

    “嗯,合作愉快,”言策想了想,突然发出了邀约,“有兴趣去清风寨看看吗?”

    “不了,”认出言策之前,云衣对那个地方充满好奇,但认出言策之后,那对于云衣来讲只是另一个铁剑门而已,“改天吧,有什么需要的丹药,跟我说,我住城南,你去打听一下,沈仙子,人人都知道的。”

    听着“沈仙子”三个字言策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死,本来因为云衣前半句所产生的一点感动,也因这三字变得乱七八糟,云衣知道他才笑什么,但她也懒得争辩了,说到底这名号又不是她给自己想的,明明她也是被迫的。

    但既然云衣已经提出来了,言策也丝毫不客气,当场列出了五种丹药,品阶都不高,都是些战场上必备的止血丹、补气丹之类。云衣拿张纸记下了,并拒绝了言策递来的灵石,“这点儿小钱我还是有的,记得有空来拿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