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丹尊女帝 > 第三百六十章 圣旨

第三百六十章 圣旨

 热门推荐:
    那使臣被拉进去不过片刻,暮沧国三皇子便走了出来,坐在他那个位置,继续喝酒聊天。

    三皇子的说法是使臣失礼,他代使臣致歉,但云衣明白,他大约是想确认方才使臣说漏了嘴的话,到底有多少人当了真。

    果然,酒过三巡,三皇子开始有意无意往刚才的话题靠,云衣也不说话,只是听着,只是笑。

    她知道现在接话恐有些欲盖弥彰的意思,索性不说,待到三皇子问起她,也只是点头或是摇头,再无余话。

    这是一种态度,一种不闻不问的态度,她向三皇子表示这种态度,目的是一种示善。

    这种招数对于凌铭这样的人或许没用,但暮沧三皇子却是极其受用的,因为这种示好表示了一种敬畏,或者说得更甚一点,是一种臣服。

    话已经说出来了,没人会听不到,但云衣的态度说明的是,她畏于暮沧国的强势,不会将此事说出去。

    三皇子自然是高兴了,又连敬了云衣两杯酒,云衣都笑着饮了,方方面面让人挑不出错处。

    “听闻方才,清芳姑娘唱了一曲儿?”

    正喝着酒,三皇子突然冒出这么一句,在座的都看向云衣,云衣笑了笑,“殿下若是想听,我再请她唱就是了。”

    这就是三皇子要的,他如何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在他们使臣面前如此高傲的云衣,肯在他面前低头,这让他更为得意。

    虽然目的已经达到了,但为在众人面前落实威信,他依旧是轻声道了句“麻烦了”。

    云衣笑了笑,起身去找艳姬。

    艳姬听闻又要清芳姑娘出山,顿觉头大,她本是为云衣撑场面的,不想却是要砸自己的口碑。

    毕竟,清芳姑娘一天只唱一场这是说好了的,也是所有醉芳楼的客人都知道的,若是在这里开了先例,那往后醉芳楼的生意怕是不太好做了。

    云衣看着艳姬的神色,也知她有几分难做,也就不再难为她,只有空留了片刻,便又回了大厅。

    “殿下实在是抱歉,我方才去问,说清芳姑娘一日只唱一场,这”

    “无事无事,”为表宽仁,三皇子此番倒是大度,“尹公子这份心意本殿下心领了。”

    云衣笑着道谢,心底更是乐开了花,她实在喜欢看这副自命不凡的样子,看着意思,往后永安城又要热闹一段时日了。

    三皇子是当真对云衣满意到了极点,加之云衣又会聊天,三皇子本意不过是出来警告一下便回去的,不想却跟云衣聊到了天色将暮。

    云衣往外望了一眼,起身告辞,临走时三皇子还拉着她的手嘱咐往后要常来常往。

    云衣出了醉芳楼,找了个无人的地方大笑了许久才将将弥补方才忍笑的痛苦,如若不是时候不对,她甚至都想要将此事编成话本,四处散播。

    想来三皇子入宫后可能会更出洋相,可叹她进不了宫,云衣正盘算着如何说服云浔为她专述接风宴上的精彩片段,一道圣旨便进了五皇子府。

    圣旨大意无非是五皇子不在京中,但暮沧国来使,五皇子不在又不合适,所以命云衣代为出席。

    这道圣旨背后的意思,仔细想想着实恐怖。

    这一来无疑是认可了云衣在皇子府的地位,在云衣还没点头的情况下,她就被生生摁在了五皇子府女主人的位置上。

    但同时,更令人崩溃的是,弈风帝非要五皇子府的人列席,那意思便是尽管五皇子出征在外,但这场和亲却依旧和凌清安有关系。

    让云衣出席,便是让她和柔安公主彼此认个眼熟,万一日后实在没办法,非得让公主嫁给凌清安,那她们之间的长幼次序,必是以公主为尊的。

    所以这道圣旨算是给云衣打一剂预防针,也算给足了她面子,那意思是你今日能够代表五皇子府,他日虽柔安公主是正室,但你依旧掌有五皇子府的实权。

    不论从哪重意思上讲,这道圣旨对云衣而言都是大大的不妙,而唯一遂了她的意的一点,也只有她真的能去宴上看暮沧国三皇子出洋相了。

    尽管这代价有些过于大了,但圣旨已然下了,云衣也没法儿抗旨不尊,转天下午,她也唯有装扮整齐,而后硬着头皮入了宫。

    因为她的女客,又非皇亲,所以赴宴前要先行去拜见皇后,皇后倒是和善,拉着她说了许久的话。到后来,柔安公主也来了,皇后竟没怎么理会柔安公主,依旧跟云衣话家常。

    可见皇后对这位属国公主是不太满意的,由此,这位公主想嫁给凌钰的心思算是泡汤了。

    云衣暗自替她惋惜,也替自己惋惜,看来解决这位公主,也还要再费一番功夫了。

    云衣同柔安公主两人直至开宴前才从皇后宫中离开,柔安公主打出了宫殿便没给云衣好脸色,云衣也不恼,还尽力将就着。

    毕竟这是宫里,明里暗里不知道多少双眼睛,她的一举一动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传到帝后耳朵里,无论如何,留下个好印象总是没错的。

    宴会定在泰和殿,柔安公主方进去便甩下云衣,去与暮沧国三皇子同席,云衣站在门口大略看了看,刚确定了方向,就见凌铭在向她招手,她想了想,走了过去。

    “坐坐坐,”凌铭十分积极地为云衣腾出了位置,“既然你是代表五弟来的,坐他的位置准没错。”

    云衣道了谢,在凌铭旁边坐下,眼睛四下打量着满座公卿,耳边却传来凌铭的低语。

    “我猜,你和那个柔安公主,应该也不很对付吧?”

    云衣面上的笑容不减,压低了声音,将说话的动作做到最小,“是很不对付。”

    她明白凌铭这是要来结盟了,既然如此,她自然是不介意在这件事情上多个盟友,还是个很强力的盟友。

    “有计划没?”凌铭也是不愿拖沓的性子,听云衣这么说了,立马便开始规划下一步动作。

    “见机行事。”云衣低声说出这四字,便低下了头,仿佛在认真研究眼前的茶杯。

    凌铭也没再多说,转过头,同凌钺寒暄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