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丹尊女帝 > 第三百八十五章 挑战(七更)

第三百八十五章 挑战(七更)

 热门推荐:
    岑文柏那事也算折腾了几天,也正是由于这横插进来的事情折腾了几天,那仙师斗法的事情便被搁置一旁了。

    说起来弈风帝日理万机,几乎都要将这事儿忘了,偏偏是那仙师,又将此事重提。

    他也不是到弈风帝面前重提的,说实在的,弈风帝也不会面见他,只是这位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才,一纸战书,直接送到了国师府。

    大约是因为有十成十的把握,这位仙师便想凭借此役一战成名,所以为了防止云浔避战,他还在永安城中广散消息,连时间地点都定好了,也不管云浔同不同意。

    若按江湖规矩,这人所为实在不太地道,甚是是不守规矩的,但云浔见着那挑战书只觉心情大好,自然也就没在纠结这些。

    只是听说弈风帝听闻此事大怒,毕竟国师是他钦定的,这般逼战,简直是在拂他的面子,而且这所谓仙师先前坚称凌钺与柔安公主八字相合已然让他不悦,这两厢加起来,足以让弈风帝暴怒。

    于是暴怒的弈风帝当即下了旨意,他要亲自去观看这场斗法,赢者有赏,可若是输了,尤其是那仙师若是输了,数罪并罚。

    因为皇帝要亲临观看了,这场地便不能草率地定在最初的地点了,于是一众官员商量了许久,在永安城最高的点星楼前划出一片地方,在点星楼上置帝王仪仗,两侧是皇亲的位置,然后一里之外才许百姓观看。

    日子就定在战书所选的那日,云衣跟着凌铭偷偷混进了皇子的席位,坐在凌铭下首,方一坐下便目不转睛地盯着下面的擂台。

    凌铭扭头看了她一眼,“可是你告诉我相信国师的,这场若是出了差池”

    “放心放心,”云衣摆摆手,“我拿项上人头担保,绝对不会出差池。”

    那仙师倒是早早来了,盘腿坐在擂台中央,一声道袍,手执佛尘,他大约自我感觉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意味,但在云衣眼中,却和路边的算命瞎子没什么分别。

    等到点星楼上的位置差不多满了,云浔才慢慢出现,法力无边的国师大人当然是不屑于走过来的,尤其是在这么一场斗法中,云浔觉得他若是走上的擂台,那便已经输了。

    于是,在那仙师等得都有些不耐烦了的时候,擂台之上的空气突然出现了一阵波动,那波动明显到就算不懂空间之术也能看到那些扭曲的气流,而就在这些气流之中,云浔的身影缓缓浮现。

    在旁人看来,他就像是凭空出现的,莫说是平民百姓了,就算是坐在哪里的王侯将相,也绝没有一人见过这般阵势,当即掌声雷动。

    云浔轻轻勾起了唇角,居高临下地看着对面那个盘腿而坐的对手,缓缓开口,“仙师是吧?”

    仙师二字本是一种尊称,但不知为何,那人总觉得这二字从云浔嘴中说出来,有着一种说不出的讽刺。

    他迅速地从地上站了起来,调整好神态又做作地清了清嗓子,“想必这就是弈风国的国师大人了?后生有礼了。”

    这声音一出,云衣心里一动,这个声音她曾在三皇子府听过,就是她和凌钰在假山后面听到的那段对话中的其中一个。

    云衣越过凌铭看向了凌钰,刚好碰上了凌钰的眼神,凌钰对她点了点头,由此,云衣便愈加确定。

    那如此说来,那香炉里的阵法大概就是这位的手笔,想到这里,云衣只觉更不用担心了,那三脚猫的本事想斗得过云浔无异于痴人说梦。

    云浔没有理他,信步走到擂台一侧,而后看向了弈风帝。

    云衣循着云浔的目光,看着弈风帝神色很是满意,突然就明白了这位深得圣心似乎也是不无道理的。

    弈风帝很是欣慰地看着云浔,满心都在感慨还是自家的国师好,看对面那个所谓仙师,根本就没把朕这个皇帝看在眼里,这么想着,对暮沧国也不免更是厌恶。

    “国师大人辛苦了。”

    弈风帝突然出声,吓了仙师一跳,这会儿他才反应过来身后还有皇帝,但此时再说什么为时已晚,那仙师咬了咬牙,暗自自我安慰,那些都是虚礼,只要有真本事,这些虚礼就算没尽到也无妨。

    云浔微微颔首权当行礼,在这众目睽睽之下,他若是行全礼实在有违他仙人的形象。

    弈风帝也没有纠结这些,只是点了点头还礼,而后看了一眼身侧的太监。

    那太监会意,上前一步,朗声宣布,“斗法开始!”

    云浔终于将目光放在了对方身上,而后做了个“请”的手势。少年一声白衣,长身玉立,风度翩翩,云衣在上面看着,只觉今日之后,这国师不知又要成为多少永安城少女的梦中情人了。

    仙师自然是不肯让所有目光都被云浔夺去,他并没有动,只是站在原地,似笑非笑地看着云浔,“国师就不问问我们比试什么?”

    “随你。”

    这随口吐出的二字自然又引起了一波欢呼,仙师咬牙切齿地看着云浔,“随我?那国师大人可莫要后悔!”

    说着,那仙师从储物袋中掏出一个罗盘,“此物名唤风水罗盘,是演阵的必需品,既然国师这般自信,那我们便比试阵法吧,国师大人不会临阵脱逃吧?”

    “阵法?那不是炼丹师的东西吗?”人群中已然响起了窃窃私语,这些讨论汇集在一起,声音越来越大,仙师听着,阴险的笑容逐渐蔓延。

    仙师认定了云浔会输,因为阵法这东西,寻常人根本没机会听说,就是他,也是偶然从一处远古洞穴中所得,他明里暗里问过许多算命的同行,皆是从没听说过这东西的。

    云浔看着他拿出那罗盘也是有一瞬讶异的,倒不是觉得有多厉害,而是因为照云衣所言,这个位面应该是没有阵法和罗盘的。

    但既然对方的命题都这般称他意了,云浔是断没有不应战的道理的,可唯一的问题是,他的演天盘实在过于显眼,和对面那个小破罗盘相比,就算不懂阵法的人也能一眼看出高下,如此一来,便更有人要怀疑他的来历了,想想实在是麻烦,这可如何是好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