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丹尊女帝 > 第三百八十七章 大胜(九更)

第三百八十七章 大胜(九更)

 热门推荐:
    那仙师说起来不过是得了本典籍,学了点三脚猫的功夫,他甚至不知道如何以阵法对战,更遑论说防守。

    他原本是笃定云浔不知道阵法为何物的,那他一个阵法攻过去,对方必定自乱阵脚,到时候他自然就赢了。

    可现在的情况明显已经超出他的预期了,他也搞不明白那阵法究竟为什么会消散,但冥冥之中一种感觉告诉他,那阵法的消散与对面这个人有关。

    然后这众目睽睽之下,云浔已然开口,他又不能避战,只得一边硬着头皮应了,一边兀自自我安慰,就算他的阵法总是莫名其妙地消散,但云浔也一定好不到哪里去,到最后最多算个平局,他也不亏。

    云浔勾了勾唇角,微微躬身,简单行了一礼,而后学着对方的起势,将罗盘平举。

    云衣在楼上看着,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迎上凌铭疑惑的目光,又连忙咳了两声掩饰。

    那些架势其实完全都是错的,但云浔一分不差地学了,也就伪造出一种,他是在按部就班地模仿仙师的假象,这是云衣理性的分析。

    但看着云浔脸上那三分戏谑的笑,她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个家伙,大概也只是起了玩心而已。

    但以血做引这种事情云浔还是不愿意做的,所以他只是装作咬破手指,而后略施小计将精神力外放成红色,在光芒的掩护下,旁人也看不清那血色是真是假,片刻之后阵成。

    云浔举着罗盘,专注地欣赏着那个小阵,许久之后,抬头看向仙师,“仙师看看,我做得可对?”

    这话就是裸的嘲讽了,因为就算是不懂阵法的人也能看出,云浔的阵,较之仙师的阵,不仅凝实,而且要炫目繁复得多。

    仙师的脸色很不好看,他黑着脸,一言不发。

    云浔似乎终于是欣赏够了,手一挥将那阵法推了出去。

    云浔的阵并不像仙师那阵如此迅速,相反,它的速度极其缓慢,像是一个垂暮的老头子,一步一顿地挪动着。

    “仙师不躲吗?”云浔知道自己这阵有多大威力,但他这话倒不是出于好心,相反,他更多的是抱着一种看好戏的态度。

    果然,仙师站在那里,还傲慢地扬起了头,“方才国师没有躲,那在下便也不躲,这才公平。”

    在仙师看来,他的阵都那么快了,在近云浔身之前也还是消散了,这个阵这么慢,一定也会在近身前消隐无踪,退一万步讲,就算没有消散,这么慢的速度,他到时候见势不妙再躲也是来得及的。

    但云浔当然不会如他的意,仙师话音刚落,那个慢吞吞的小阵就骤然加了速度,仙师甚至还没弄明白眼前发生了什么,待他反应过来,已而被击退数米。

    胸口的重击痛得他几乎昏厥,又在急火攻心之下,一口鲜血涌出,下一秒,竟是真的晕了过去。

    满场的欢呼,虽说大多数人就像仙师一样没能看清方才那瞬究竟发生了什么,但仙人模样的国师赢了,这便足以让人高兴了。

    凌铭高兴得几乎要蹦起来,云衣笑着,轻声在他耳边说“那个仙师,一定是装晕。”

    凌铭心间一动,顿时明了,信手拿起桌上的茶杯,朝着仙师的方向掷去,而击中的位置,刚好就是他刚才受伤最重的胸口。

    巨大的痛感让仙师“嗷”的一声弹了起来,云浔不屑地瞥了他一眼,抬手在面前凭空挥了两下,然后缓缓消失。

    “国师真的是神仙!”人群中这个声音不知从哪里传出来的,但却以极快的速度蔓延,在这欢呼之中,护国公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而暮沧国三皇子已然是面如死灰。

    那仙师最终是被人一左一右架下去的,形容极其狼狈,有如丧家之犬,而他在驿馆曾享受的那种生活自然也是没有了,弈风帝直接下旨,以大不敬之罪将其下了狱。

    至于暮沧国一众使臣,弈风帝没有做任何处置,因为他毕竟是皇帝,这般对属国使臣下手恐怕有失风度,但是无妨,因为护国公必定是不会放过他们的。

    这场和亲的闹剧于此终于算是了了,柔安公主被弈风帝随意指给了一个离京多年的侯爷,那侯爷风评不好,娶过几门亲却没有一个活过三年的。

    柔安公主尚未到侯爷封地便自尽了,云衣听着这消息时怔愣了许久,而后长叹了一声,大约是那任性的公主也明白,她任性的日子已然到此结束了,与其来日里受那些非人的折磨,倒不如自己了结了自在。

    在这么一场闹剧之中,好像谁都没得到什么,但所幸,谁也都没失去太多,若要非说谁是赢家,那大约只有云浔了。

    那场斗法成就了他,在那之前,他只是一个神秘的国师,神秘,却不得民心。

    坊间有种种传闻,关于他如何如何蛊惑陛下,又如何如何逼走老国师,皆是将此人描述成一个惑主的妖魔。

    可那场斗法之后,那些话本里云浔的形象瞬间就变了,各种各样的说法不一而足,但它们都有一个不可忽略的共同点,即,国师大人确乎是仙人转世。

    看那俊秀的模样,看那高明的仙术,云衣那段日子只要上街,总能听见各种对于云浔其人的夸赞,有些甚至夸张到她都不好意思听下去。

    “这一定是你的阴谋对不对?”国师府里,云衣喝了口茶,开始质问云浔,“我现在都怀疑那仙师是你安排的了。”

    “这可着实冤枉,”这会儿云浔正是满面春风,虽说弈风国的国师是个不近人情的形象,但在云衣面前,云浔是不介意嘚瑟一些的,“只能说是我人格魅力太甚,唉,像我这样的金子啊,一般是藏不住的。”

    云衣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越发感受到人比人真的气死人,当初她花了多久时间,治了多少病人才勉强忽悠来一个仙子称号,而云浔,仅仅是去装了装样子,随手画了个阵法,便得了万民拥护。

    她甚至觉得现在若是谁敢说一句云浔的不是,永安城中人一人一口唾沫也能淹死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