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申老师 > 第三章 灰姑娘

第三章 灰姑娘

 热门推荐:
    江新男握着父亲的手,任眼泪默默滚落。父亲的痛她无法分担。经过几次化疗,父亲的头发落光了,整个人瘦得皮包骨头,再不是她小时候记忆里那个帅气、慈爱的父亲了。

    父亲忍着疼痛艰难地睁开了眼睛,看见江新男还是努力挤出一个笑容,“回城了?”

    江新男点点头,胡乱揩了一把眼泪,回给父亲一个笑容,但是嗓子眼里却发不出声音。她怕她一开口,酝酿好的笑容就会被眼泪溃堤。

    父亲了解地拍拍她的手背,说道“回城就好,回城就好,要永远记住人家对你的好,记住这个恩情。”

    父亲指的是申文学将进城机会让给她这件事。

    “爸快不行了,趁爸现在还能说话,有些话爸趁早交代给你……”

    父亲要说临终遗言,江新男再也忍不住泪水滂沱。

    “你是家中长女,爸不在了,家里的重担就落到你身上了,你的母亲、弟弟妹妹,爸都托付给你了,爸对不起你,你多担待……你妈妈老了,脾气不好,你不要和她计较;你妹妹性格老实,你要多带着她;爸最不放心的就是江豪和江放……”提到自己的两个儿子,父亲不由老泪纵横。

    如果不是这场病,他还可以出去打工赚钱,给兄弟俩攒两栋房子,攒两份聘礼,但是现在自己病入膏肓,不仅赚不到钱,还花光了家里的积蓄,房子也卖了,全家人租房度日。他的儿子们尚年幼,莫说结婚的大事,就是学业能不能完成都成了未知数。

    父亲一想到这些就心痛如绞,他捂着自己的胸口,痛到痉挛。

    江新男慌忙拍他的胸口,又是摇头,又是点头,低声呜咽起来,泪如泉涌。

    “爸看不到你和你妹妹出嫁了,爸也不能给你们姐俩准备嫁妆了……爸对不起你们……”

    父亲的声音那么沧桑,笑容那么苍凉,容颜那么苍老,像一棵被台风摧毁的大树,连根被拔起,颓废地倒在泥土中,却和泥土即将失去联系,永远没了往日的苍葱。

    江新男的父亲在江新男回城一个月后去世了。

    丧礼十分简单,租了殡仪馆的车,将尸体运到火葬场火化,殡仪馆租来的吊唁厅也没有花钱布置,骨灰盒还是申文学和杜云舒出资买了个较贵的。

    丧礼虽然简单,可是妻儿们的哭声却很隆重,四个孩子呜呜咽咽,加上母亲的哀嚎,无不令路人听了动容,申文学和杜云舒也是泪落不止。

    结束了丧礼,申文学和杜云舒陪着江新男和她的家人们一起回家。

    见到江家的租屋,两个闺蜜不免心酸。

    江新男父亲生前,江家虽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人家,也算是小康人家,如今家徒四壁,失了家里顶梁柱,一家子妇孺挤在一个陈旧小区的破旧小套房里,情景未免令人鼻酸。

    因为刚刚失去亲人,江家人全都沉浸在悲伤里,申文学和杜云舒没有久留,两个人凑了一千块钱悄悄留在江新男房间的书桌上,便起身告辞。

    两个人才走到小区楼下,江新男便追了下来。

    将一千块钱塞进申文学的手上,江新男对她和杜云舒说道“你们俩这是干什么呢?我不管这钱你俩是怎么凑的,总之你俩怎么凑的,现在就怎么分了。”

    “新男,我们是闺蜜,你何必这么见外?”杜云舒皱眉。

    江新男说道“你也知道我是你们的闺蜜,不是乞丐?那你还给我塞钱!”

    “你这是什么逻辑!”杜云舒看着江新男身上已经被洗得发白褪色的运动服,说道,“你是不是嫌一千块钱太少了?今天我和文学身上没带太多现金,你先拿着,就算不给你弟弟妹妹改善一下伙食,你也给自己买身新衣裳穿吧。”

    杜云舒说着,从申文学手里拿过钱就往江新男手里塞,江新男哪里肯收?直往后退了几步。还是申文学阻止了杜云舒,她对江新男说道“你妈妈快哭晕了,你赶紧回去照顾她吧,幸好你不收这钱,刚刚我凑出去的时候的确好一阵肉疼。”

    “文学,你说什么呢?”杜云舒嗔怪地说着,抬手打向申文学的屁股,被申文学巧妙躲开了。

    “你哪次打着我了?你学学人家新男,百发百中!”

    申文学的打趣让江新男“噗”笑了起来。

    丧父的阴霾似乎消解了不少。

    从江家租住的小区离开后,杜云舒斜睨着申文学“你可真行,人家刚刚失去父亲,你却逼人家笑?”

    “难道要哭一辈子?”申文学反问。

    “不用哭一辈子,但至少……”

    “那哭多久才算孝顺?”

    杜云舒张嘴,却无语凝噎。

    的确,死的死了,活着的得继续活下去,既然要活下去,当然不能哭着活下去而要笑着活下去。多哭一段时间少哭一段时间,又有什么意义呢?还不如趁早化悲痛为力量。

    杜云舒无法反驳申文学,只能说服自己。说服完自己,她就把注意力转移到手上的钱来。

    数了五百块还给申文学,申文学却不接,“真没想到杜老师你是这样的人,送出去的钱居然还要收回来。”

    杜云舒愤愤“起先是谁跟新男说凑钱出来肉疼的?”

    “可是如果把钱收回来,我良心会疼。”

    “难道现在再把钱给她送回去?你都看到新男的态度了,她不会收的,她一向身不残但志坚。”

    “身不残但志坚?”申文学“噗”乐了,“杜老师可以转行教语文了。”

    申文学说着,挽着杜云舒的胳膊向前走去。

    “你要带我去哪里?”杜云舒奇怪。

    “去逛街啊!”

    “逛街?”

    “对啊,起先是谁又要人家改善弟弟妹妹的伙食,又要人家提升衣品的?可不就是杜老师你吗?说到做不到,你良心不疼啊?”

    杜云舒明白了,江新男不收钱,她们可以直接送她东西啊。买来的鱼肉煮熟了难道还能退回去?买来的衣服固然可以退,可是剪掉商标看她江新男还怎么退。

    当江新男穿着申文学和杜云舒买的新衣服到学校上课,受到了她班上那群一年级小学生的一阵夸赞“江老师今天好美啊”、“江老师今天太美了”……

    虽然还沉浸在失去父亲的悲伤里,但孩子们的天真无邪令江新男略略解了愁绪。

    下课,江新男捧着一大叠拼音本走进年段办公室,刚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就听耳边传来“啧啧”两声。她不由自主抬头看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