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申老师 > 第二十一章 使命

第二十一章 使命

 热门推荐:
    常委义愤填膺,倒也不是因为一己私利,而是为分管教育的副市长抱不平。

    “向副市长是分管教育的,这件事情她同意吗?”常委指着分管教育的女副市长向清。

    向清脸色不好看,但也解释“华局长之前和我探讨过,虽然我是分管教育的,可是这件事不只是教育内部的事,也涉及到各部门的利益,所以我让华局长还是去请市长定夺比较妥。”

    的确,在场这些与会干部,哪个不需要为手底下干部子女解决就学问题?又有哪个没有为三亲六戚家孩子读书的事来麻烦过她向清,甚至直接叨扰校长的?为什么一到暑假,市里几所优质校校长的电话就处于关机状态?实在是不胜其扰,学位就那么多,可是哪个领导都吃罪不起。吃罪哪家都是给自己埋坑,校长们心里苦啊。

    听了向清的解释,常委皱眉。

    所有参会人员几乎都皱了眉。

    市长清清嗓子,用一种让人焦躁的情绪慢下来的节奏说道“所以今天把大家召在一起,就是要和大家好好探讨一下这件事。华局长新官上任,不容易,他有这个招生改革的设想初心不错,就是想更好地促进教育公平,想让每个孩子都有上好学的机会,虽然采取摇号的方式也不能惠及每个孩子,可是能惠及多少算多少,一步步努力着慢慢来,大家商讨一下,我们每个人是不是都应该支持一下华局长,从我们在座的每个人做起,以身作则,不给教育添麻烦。”

    大家都听出来了,市长摆明了态度要为华建敏撑腰。

    常委一向敢说敢做,冲在前头。他指着向清说道“我可以按照市长说的,不给教育添麻烦,可是教育能做到不给别的部门添麻烦吗?”

    常委的话戳中向清痛处,她脸上表情微不可见扭曲了一下。

    教育当然有麻烦别的部门的时候,比如搞基建就要去麻烦住建部门,每年学校的基建项目都不少,少不得要去住建部门联系;再比如特殊教育中残儿鉴定一块少不得要去麻烦医院相关部门;中高考少不得要麻烦公安部门维护安全等等,教育本就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业,和各部门的联系千丝万缕。有道是礼尚往来,别的部门为教育做了多少辛苦,教育就可以拍拍屁股,理所当然受之,而不回报一二吗?解决大家就学问题便是最直接的回馈,也是教育唯一能做的。

    “教育这一块是给各部门添了不少麻烦,也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我分管的教育这一摊事业的支持,我希望不管今天大家讨论的结果如何,都能够一如既往继续支持教育。”向清说着,起身给大家鞠了一躬。

    一个女副市长的心酸尽览无疑。

    现场突然陷入沉默。

    市长把目光投向华建敏,说道“建敏,既然这个招生改革是你提出来的,还是你向大家阐述一下这个改革有关的事宜吧。”

    华建敏点点头,他不卑不亢站了起来,年轻俊朗的面孔上是一种坚定。他说道“我是教育局长,为群众谋教育福利是我的使命……”

    他是教育局长,是全市人的教育局长,而不是三亲六戚的教育局长。

    “教育公平是社会现实与教育理想的统一,从起点的公平、过程的公平到结果的公平,是人们追求的永恒理念,确保人人都享有平等的受教育的权利和义务,提供相对平等的受教育的机会和条件,也是国家在教育这一块正在奋斗的方向与目标,但是教育公平的发展有一定的相对性……”

    华建敏的阐述一直长达三个小时,现场鸦雀无声,只有他坚定又平和的声音。

    当华建敏向大家鞠躬,以表示自己阐述完成的时候,市长带头鼓掌。

    市长说道“我同意华建敏同志的话,我也要好好反思自己,虽然我不是本地人,你们在座的各位才是桃李人,但是我们的身份是一样的,都是人民公仆,我们肩上的责任都是一样的,都要为桃李市人民群众谋福利,不单单是教育,我们所有部门所有干部都是一样的……”

    市长反思的不仅仅是自己,他替在场所有人都进行了深刻的反思。

    有一种声音认为,市长是外地人,不是桃李人,所以他支持华建敏的改革是因为他无后顾之忧,因为在桃李市他没有三亲六戚,没有七大姑八大姨,所以可以无私可以公正,而这场会议上,市长正式打破了这种声音。

    市长的话,华建敏的话,让在座的人都陷入一种反思里。

    一直以来,大家是不是都未将自己的位置真正摆正,他们不单单是父母的子女,子女的父母,亲戚的亲戚,朋友的朋友,他们更是公仆,要承担为所有群众谋福祉的使命和责任。

    市长还说道“其实华局长的改革如果真的实行了,是在帮大家,保护大家,让大家不犯错误。”

    一旦实行公开摇号,在划片招生基础上,将剩余学位面向农民工、进城务工人员等流动人口的子女摇号,那么所有的走后门走关系便都行不通了,便也杜绝了歪风,保护了干部不受侵蚀。

    这场会议一直开到晚上方才结束,会议不仅通过了华建敏的招生改革方案,市政府还决定接下来在市区规划建设几所学校,缓解大量进城务工人员涌进城市谋生而导致城区学位不足的压力。

    会议结束后,走在回家的路上,华建敏看着城市的灯光和车水马龙,再抬头看看天上的月亮,他觉得累并快乐着。

    不自觉摸出手机,找到手机电话簿里申文学的名字,唇角弯了弯。

    申文学递交报告的时候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他保存了。

    一个晃神,电话就拨了出去,华建敏来不及挂,电话就接通了。

    “您好,请问您是谁?”

    电话那头年轻女老师的声音传过来。

    华建敏只好说道“申老师,我是华建敏,谢谢你。”

    电话莫名其妙打来,莫名其妙挂断,申文学盯着手机有些懵逼华建敏是谁?

    顿时一惊华局长!

    应该她跟他道谢的,怎么他还向她道谢呢?

    申文学立马回拨过去,可是华建敏的手机已经没电关机了。

    一辆私家车停在华建敏身边,车窗摇下,蔡有有从驾驶座上探出头来“小叔叔,你怎么不给我挂电话呢?我爸妈让我接你去家里吃饭。”

    蔡有有,华建敏的司机,同时也是华建敏好友朱国中的继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