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申老师 > 第三十四章 夜论

第三十四章 夜论

 热门推荐:
    “蓝蓝蓝”是桃李市最大的酒吧,也是唯一一所在现场提供乐队或歌手、舞女表演的酒吧,此刻人头攒动,灯红酒绿。

    蔡有有一走进来,便看到表演区有一个女生正在唱歌,她穿着全是亮片的演出服,闭着眼睛,整个人都沉浸在音乐里,歌声很能打动人。

    蔡有有眼睛一亮,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蔡有有找了个位置坐下,喊来服务生,将几张钞票交给服务生,让他等苏湜唱完歌后打赏给她,顺便给了服务生小费,向他打听苏湜的情况。

    从服务生口中,蔡有有知道了苏湜的名字、职业。

    苏湜,桃李市实验小学老师。

    对于这样的信息,蔡有有非常吃惊一个老师怎么夜间跑到酒吧驻唱呢?

    ※

    华建敏家的客厅里,杨梅酒还没有开始喝,因为华建敏主张下班时间可以谈工作,但谈工作时不能喝酒。

    于是,一瓶杨梅酒完好地放在桌上,看着桌旁两人都拿着笔记本和笔,时而讨论,时而记录,浸在白酒里的一颗颗东魁大杨梅就好像一只只巴巴的眼睛等待青睐。

    小骆眼睛炯炯有神对华建敏说道“局长,我希望在明年年初的教育局班子会议上,能够让各股室和教师进修学校都拿出一整年相应的培训项目,比如,我们师训股的教育局干部培训,电教站的网络学习空间人人通培训,人事股的中小学校长培训、园长副园长培训、校级后备干部能力提升研修班培训,安全股的学校全员安全责任培训等等,在班子会议上讨论,筛选出可行的培训项目,过滤淘汰掉没有切实效果的培训项目。”

    华建敏点点头赞许,说道“小骆你能想到这点,说明你工作思路缜密,虽然这次财政会议,市委市政府通过批准了咱们的师训经费申请,同意拨出师训380万、干训310万、教科研150万的培训经费,让我们专款专用,但是我们作为教育主管部门千万不能胡来,要让这个钱花在刀刃上,切实提高培训工作的实效性和经费使用的有效性,力争每个培训项目都能落到实处,真正提升我们师资队伍的质量,最终惠及到学生身上,提升我们的办学质量。”

    小骆一字不落将华建敏的话记录在了笔记本上。

    华建敏又说道“有了经费,除了如何使用经费的问题,如何确保经费使用的安全性,也是接下来我们教育主管部门必须探讨的一个严肃的话题。”

    经费充足,必须孕育好的培训项目,但绝不能成为滋生贪腐蛀虫的温床。

    “招投标!”小骆铿锵有力说出三个字。

    华建敏再次赞许点点头,笑道“对,你接下来和计财股龚宇生股长探讨一下,参考一下别的先进地区是如何依托高校等平台,尽早出台一个最科学的适合我市师训发展的招投标方案。”

    小骆记录完华建敏的话,停下笔,看着华建敏,问道“局长,现在咱们可以小酌几杯了吗?这是今年夏天我去我爸妈果园里采的东魁杨梅,加入二锅头,泡了小半年了,今天晚上您就做我手艺的第一个见证人吧。”

    华建敏起身走向厨房,说道“有酒没有菜怎么成?你来我家串门儿,酒你已经自备了,菜就我来准备……”

    几分钟后,华建敏从厨房端出一盘金黄的炒鸡蛋。

    小骆略为嫌弃问“这就是您为我备的下酒菜啊?”

    “你的东魁是你亲自去你爸妈果园里采的,我的鸡蛋可是我爸妈乡下养的土鸡下的,我亲自去捡的!”华建敏眉飞色舞着。

    小骆“……”

    小骆一时无言以对,只能和华建敏走一口鸡蛋,走一口酒了。

    ※

    蔡有有没有一直坐在酒吧内等候,当苏湜结束酒吧的表演,走出酒吧时,皎月中天,已是午夜时分。

    一辆私家车停到她身边,苏湜开车门坐了上去。车子很快带着她离开酒吧,并准确停到了她租住的单身公寓楼下。

    “师傅,多少钱。”苏湜这么问的时候突然觉得不对劲,她刚才好像并没有和司机师傅说具体的家庭地址,他怎么懂得她的家住这里?

    苏湜疑惑间,蔡有有开亮了车内的灯,从驾驶座上回过头来,露出一口白牙,笑道“姐姐,好久不见!”

    眼前人似曾熟悉,苏湜一瞬的怔忡之后认出了蔡有有。

    “好巧啊,姐姐。”蔡有有的笑容明亮而清澈,苏湜却有些恼羞成怒。

    “你跟踪我?”

    “是缘分,是缘分!”

    苏湜已经开门下车,蔡有有追了下来,抓住苏湜说道“苏老师,你听我解释!”

    “苏老师?”苏湜皱起眉头,不可置信看着蔡有有,“你不但跟踪我,你还调查我?”

    蔡有有仰天而笑“我还上了你呢!”

    这话让苏湜大恼,她抬手就给了蔡有有一巴掌,“上了我又怎样?难道你要负责?”

    猝不及防的一巴掌并没有让蔡有有生气,他反而呵呵一乐说道“好啊!我会对你负责的。”

    苏湜懒得理会蔡有有,转身就要走,蔡有有喊住她“明天我就让我爸妈去向你爸妈提亲。”

    苏湜定住了,缓了几秒钟后,她转身看向蔡有有,给了蔡有有一个暧\昧不清的笑容,“你的招数很管用,好吧,跟我上楼吧!”

    蔡有有觉得幸福来得太快,他锁了车门,便跟着苏湜上楼了。

    这一夜,蔡有有发现苏湜并不如上次放得开,她全程都很被动。蔡有有想去开灯,可是想起苏湜说的她不喜欢开灯,于是伸向床头灯的手转而放到苏湜脸上,摸索到了她的眼角,那里没有眼泪。

    “今晚怎么不哭?”蔡有有在苏湜耳边问道。

    “没有喝酒。”苏湜冷冷地说了四个字。

    “以后少喝,或者不喝,我在场的时候你才喝。”蔡有有将苏湜搂进怀里,带着一种满足和虚脱,嘱咐道。

    他的嘱咐没有得到苏湜的回应,年轻身体的孟浪让苏湜应付完很快疲累地睡着。

    华建敏接到朱国中电话的时候有些懵“你说什么?”

    “局长大人,请您帮忙打听个人。”朱国中在电话里神秘兮兮说道。

    “谁?”

    “苏湜。”

    朱国中作为中学部的教师,对于小学部的风云人物竟然一无所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