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申老师 > 第四十八章 新朋友

第四十八章 新朋友

 热门推荐:
    世界上居然有人这么不要脸,伤害了别人不提赔偿,还索要友情?

    杜云舒骂了句“厚颜无耻”,便后退一步,挡在那只手和申文学之间。

    申文学是她的!必须和江新男分享,她已经勉为其难了,如果再来这么个全欣欣,她是十万个不答应的!

    好在申文学说道“交不交朋友另说,你放冷烟花烧坏了我的新裙子,你就得赔!”

    好闺蜜,三观正!

    杜云舒不由欣慰,回身对着申文学夸张地鼓掌,脸上是滑稽的表情。

    “我又没有说不赔,我全欣欣这个人一向敢作敢当,如果刚才我不自己走出来,你们又能奈我何呢?”

    申文学看了看周围的人群,全欣欣说的不无道理。

    杜云舒却冷嗤“你当然可以自己选择当缩头乌龟啊!”

    全欣欣没有理会杜云舒,继续对申文学说道“我想和你交朋友,首先因为你今天和我穿了同款……”

    申文学看看全欣欣,再看看自己,两人都是大红色的羊绒大衣。撞衫,也是缘分啊!

    “其次因为你长得好看……”是的,全欣欣从没有看过像申文学长得这么好看的女孩子,如果申文学加入她的闺蜜团,势必提升她整个闺蜜团的颜值啊!

    “更因为你虽然长得好看,但是竟然有脑子!”

    申文学“……”

    好看和有脑子怎么不是递进关系,而是转折关系呢?

    “你的裙子被我的冷烟花烧坏了,我提出和你交朋友,不按套路出牌吧?可是你竟然没有因为我的热情而冲昏头脑,坚决要赔偿,说明你这个遇事不慌、沉着冷静,什么时候都不会丧失思考的能力,我喜欢,我钦佩,所以,和我交朋友吧!”

    全欣欣再次向申文学伸出手去,然后杜云舒眼睁睁看着申文学也向她伸出手,两个女孩子的手在她面前肆无忌惮地握在了一起。

    全欣欣郑重地再次介绍自己“我叫全欣欣,我的愿望就是祝愿全天下都能欣欣向荣!”

    “我叫申文学,我的愿望就是……”申文学打住,她似乎没有愿望啊,于是郑重说了两个字,“幸会!”

    “同幸会!”

    “我先走了!”杜云舒气得想回家,可是转念一想,自己要是走了,她们两个二人世界,感情不是要瞬间升温,不行不行,她得留下来,“我又不走了!”

    于是三个女孩子一起放烟花,全欣欣买的一大箱冷烟花很快就放完了。

    杜云舒已经玩上了瘾,“这么快就没得玩了?不行不行,我还想继续……”

    全欣欣说“这好办,马上满足你!”

    于是全欣欣掏出手机打电话,很快总务主任便用小电驴载着一大箱冷烟花赶到。

    “男闺蜜!”全欣欣生怕杜云舒和申文学要误会来人是男朋友,忙不迭给总务主任正身。

    居然还可以有男闺蜜!杜云舒愤愤。

    “我的男闺蜜不止一个!”全欣欣玩得很热了,将大红羊绒大衣脱了,让总务主任拿着,一边继续放烟花。

    居然还不止一个!杜云舒更加愤愤,她一边脱自己外套,一边招呼申文学“文学,我也热了,你热不热,反正有男闺蜜,不热白不热!”

    申文学确实也玩热了,脱了自己的外套,和杜云舒的一起交到总务主任手上。

    全欣欣一边和杜云舒放烟花,一边朝总务主任喊话“天灵灵,我和文学的衣服是同款,你别拿混了!”

    “不会不会,您就安心放你的烟花吧,左手是你的,右手是她的。”总务主任好脾气地回应全欣欣。

    “你叫天灵灵?”申文学奇怪地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年龄大不了几岁的年轻人。

    “翟天灵!她调皮,老要给我起绰号。”翟天灵一脸乐在其中的苦闷。

    他往全欣欣杜云舒的方向瞅了瞅,两人正专注放烟花,比谁的烟花放得更久,于是将申文学拉到一边说道“你是老师?”

    申文学一脸惊讶。

    翟天灵解释“你一看起来就有老师样。”

    “你鼻子真灵!”申文学赞。

    翟天灵“……”

    难道不是眼神好?

    翟天灵好笑地说道“我也是老师,她也是老师……”

    “都是同类啊,失敬失敬。”申文学呵呵拱手。

    翟天灵“……”

    难道不应该是同行?

    “既然是同类,不好劳您大驾,把衣服都放那边吧,咱们一起过去放烟花吧。”申文学指了指一旁的小电驴,“你这个样子,别人还以为你是她家小厮。”

    翟天灵抱着三件外套不肯放,压低声音说道“这小厮必须得当,你知道她是谁吗?”

    “全欣欣啊!”

    “我不是说名字,我是说身份。”

    “老师啊,你刚才已经出卖过她了。”

    出卖?翟天灵一凛,“那我就再出卖她一次,她的叔叔是咱们教育局的华建敏大局长!哎——”

    翟天灵的尾音拉得长而暧/昧,一只眼睛还向申文学眨了眨。

    申文学“噗”乐了,“天灵灵,你就因为她的这个身份才和她做朋友的吗?”

    “不是男朋友,男闺蜜而已,男朋友,咱也高攀不上。”翟天灵嘿嘿地笑。

    申文学彻底乐了,“你告诉我这些,用意何在?”

    翟天灵吞了吞口水说道“全欣欣其实就是个特别单纯的女孩子,你们和她玩的时候多宠着她一点,多捧着她一点,我们周围这些人都对她这样的。”

    申文学突然觉得全欣欣好可怜,身边围着一堆随时出卖她的损友,她对翟天灵说道“恕难从命,凭什么啊?不就是教育局长的侄女吗?玉皇大帝的侄女都不能让我眼睛眨一下!”

    申文学说着,撇下翟天灵,走向全欣欣,申文学控制不住自己,走出了六亲不认的步伐。

    接下来的翟天灵完全傻眼了,这个申文学不按套路出牌啊,一箱冷烟花她不但和全欣欣抢着放,还一次次放在全欣欣身上,全欣欣的新裙子也被烧出了好几个洞。

    杜云舒都吓坏了“文学,你没有近视眼的啊。”

    申文学对全欣欣豪迈摆摆手“之前你烧了我的裙子,我也不要你赔了,咱们算是扯平了。”

    “我烧你的裙子我是不小心,你烧我的裙子你是故意的……”全欣欣要哭了。

    “不小心和故意,怎么界定?你拿出证据来!拿不出,友尽!”

    申文学说着走回翟天临面前,重重一下,扯回红色羊绒大衣,一边甩到空中穿上一边向路边走去……

    此处应该慢镜头,一米六的个子,两米八的气场。

    全欣欣、杜云舒和翟天灵全都看傻了眼,在她身后成了一面滑稽的背景墙。

    申文学走到路边的时候,杜云舒追了过来,一边气喘吁吁,一边说道“文学,你怎么突然变脸了?你是不是怕我吃醋啊?我跟你说,不会不会,其实全欣欣挺好的,我也挺喜欢她的,你和她交朋友,我不反对的,只要能分我一起玩就行……”

    申文学停住脚步,侧头看着杜云舒,正色问道“杜云舒,你和我做了一辈子朋友,你竟然对我不了解?”

    杜云舒“……”

    才二十几岁,怎么就能叫一辈子呢?

    “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这就是我——申文学!”申文学向着杜云舒耸耸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