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申老师 > 第七十八章 尝试课题研究

第七十八章 尝试课题研究

 热门推荐:
    一年级语文对于一个学生的学习生涯来说,意义重大。万丈高楼的建设是从打地基开始的,一年级语文学习就好比是打地基。

    在整个一年级语文学习伊始,拼音教学十分关键。

    申文学的选题便是在拼音教学上的创新,申文学提出要将拼音教学和古诗词教学相结合,提升拼音教学的吸引力、学生学习拼音的有效力,同时很好地整合了教学时间。

    黄薇看后点点头,赞许道“想法很新颖,创意很好,等开学后到了具体的教学过程中,你还要联系实际,加强思考,及时调整……”

    这个下午,在黄薇主任家,黄薇主任还指导了申文学关于课题立项方面的知识,在立项之前要花一个月时间学习相关理论,调查收集课题研究的的相关资料,虽然已经确定了研究课题,但要取一个非常有价值的响亮的题目,然后便是撰写课题立项申请书,制定研究方案和实施方案等。

    “课题研究周期一般为一年,等开学后到了具体的课题实施阶段,你要善于捕捉课堂教学实验过程中各类有价值的信息,及时记录存档,一直到后期课题总结阶段撰写结题报告的环节,还要一整年长长的时间,咱们就多联系,我有时忙,顾不到你,你就向李副校长、虞副校长他们多请教……”

    黄薇讲了一下午,口干舌燥,申文学给她递水,笑道“我知道,黄老师,就是那个道理嘛,出门走天下,道路在嘴边……”

    黄薇一听乐了,给申文学点赞“孺子可教!”

    ※

    唐美静暑假里非常苦恼,父亲做主,执意将她和廖书恒的婚房卖了,母亲一哭二闹三上吊将她劝回了娘家。

    因为是假期,不用上班,唐美静一天到晚都在家和父母大眼瞪小眼。

    母亲一日三餐给她念叨最多的就是,再找个人嫁了吧。

    唐美静被念叨得烦了,就说道“我才离婚多久?”

    “难道你还要为廖书恒守一辈子寡?”

    父亲有些恨铁不成钢。

    “听说廖书恒都已经谈女朋友了,你就不能学学人家的无情无义?你成天在家里哭丧个脸,人家就会回心转意了?没离婚之前我是不赞成你们离婚的,在你们的婚姻里,廖书恒对你也好,对我们二老也好,都还算不错的,可是你既然执意离婚了,那你就应该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任……”

    “爸!”

    唐美静激动地摔了桌上的一个水杯。

    “你还是不是我爸了?我才是你的亲女儿,你一天到晚帮助一个外人说话,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你就不能像别的父亲一样,护护犊子?你就不能和我一起说说廖书恒的坏话?他就是个混账王八羔子,什么谈新的女朋友,他就是婚内出轨!他背叛我!他和那个江新男早就在我眼皮子底下勾搭在一起了,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离婚?”

    唐美静又吼又叫发泄一通,然后摔门而去。

    从家里跑出来之后,唐美静去了一家小酒馆,找一个小角落坐下,给自己点了一小箱啤酒,全部喝掉。

    她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女人不能生孩子就被判了死刑,一个女人不能生孩子,就必须嫁给带着孩子的二婚男。

    这个社会对女人为什么这么不公平?

    唐美静因为喝了好多酒,加上心情不好,趴在酒桌上不停哭着,哭了一会儿又笑,笑了一会儿又哭,疯魔了一般。

    酒馆老板和老板娘朝着唐美静的方向看过来,颇为担心。

    “那个女的喝醉了,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会不会出事啊?”老板担心说道。

    老板娘担心的点则完全不同“她喝得这么醉不会待会儿赖账吧?”

    “赖账倒不至于,忘记付账倒是很有可能。”

    老板正抓着头皮就被老板娘推了出去“趁她还醒着,赶紧催她结账。”

    老板被老板娘这么一推,身子弹出老远,于是也只能顺道走到唐美静身边,弯身说道“这位姐姐,您还要酒不?”

    “要。”唐美静醉眼朦胧地点头。

    老板嘿嘿一笑“小店的酒都卖光了,要不您换一家。”

    远处柜台里的老板娘听到这里,在心里赞自家老公曲线救国真是用心良苦啊。

    这样比起直截了当催结账可好多了。

    但是唐美静却不这么认为,她抬头盯着老板,不合时宜地打了个酒嗝,老板被熏个正着,顿时一脸悲壮。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想赶我走。怎么?你敢小瞧我,你以为我没钱喝你家的酒?我告诉你,钱我有的是,酒你得给我去办来。”

    唐美静说着将钱包甩在桌上,太过用力,钱包的扣子脱了,钱包里的零钱顿时撒了一桌。

    唐美静的动静吸引了隔壁桌几个男客人的注意,他们纷纷投过目光来,酒精将他们的目光怂恿得不怀好意。

    江新男做完家教,廖书恒去接她。

    因为学生的家在小巷后面,开小车不方便,于是廖书恒改骑了小电驴。

    江新男坐在廖书恒的小电驴后面,趁着月色和廖书恒汇报晚上家教的情景,女学生是一个很内向的孩子,学习很吃力,江新男的讲解比较费劲,好在女学生乖巧,对江新男的讲解听得很认真,虽然不能一遍就会,但是多听几遍也勉强掌握。

    廖书恒一路听着江新男的碎碎念,脸上都挂着笑容,然后他说道“我刚毕业走上讲台的时候,我的老校长就跟我说没有教不会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虽然这话比较片面,但是也不无道理,只要你肯用心,细心,耐心,学生都会进步的。”

    “嗯嗯。”

    她的师哥说什么都是对的。江新男对廖书恒已到盲目崇拜的地步。

    两个人正说着,忽听前面巷子有争吵的声音,男人们孟浪的笑声,还有女人焦灼的哭喊声……

    “你们想干嘛?来人啊!救命啊!”

    廖书恒的小电驴猛地刹住车。

    是唐美静!

    十几年的恋人加夫妻,廖书恒对唐美静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师哥,我怎么听像是唐老师的声音?”江新男也听出来了。

    “就是她。”廖书恒下车,打开车座,从里面抄出一把锤子,拉了江新男就向喧哗处跑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