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申老师 > 第一百零九章 ?牵线拜师

第一百零九章 ?牵线拜师

 热门推荐:
    越剧团终于结束了排练,郑朝宗给尹芳冰递上毛巾。

    毛巾是刚拧的,用热开水兑了冷水,温度刚刚好,尹芳冰敷在脸上时整个人都舒畅下来。

    “一身臭汗了吧?”郑朝宗关心地看着妻子,眼睛里全是爱意,一边给妻子递上换穿的衣服。

    尹芳冰接了衣服进更衣室去换,听见郑朝宗在外面对她说道“华局长说要请我们吃夜宵。”

    “你今晚不是给我送过夜宵了吗?”尹芳冰在更衣室里说道,“吃夜宵会发胖,我是演员,你怎么不替我管理身材呢?人家是老公替老婆管住嘴,你倒好,尽送夜宵诱惑我,再说,你知道我的,我不喜欢应酬,管他是局长,还是什么长……”

    郑朝宗站在更衣室外听着妻子的絮絮叨叨,面上一直含着宠溺的笑容,他说道“华局长不是什么长,他是我好朋友,还是我的老师呢!他请的夜宵,你必须去!”

    尹芳冰打开更衣室的门,看着郑朝宗,嘴巴翘得老高。

    郑朝宗笑着上前,揽过妻子的肩,说道“建敏请吃夜宵,不是难得吗?”

    郑朝宗这话倒不是说华建敏小气,而是他是船员,长年累月都在大海上,一年回到桃李市的时间屈指可数,和妻子相聚的时间都甚少,更别说和朋友聚会了。

    “咱们结婚的时候,建敏可是随了份子的。”

    “还来闹了洞房。”

    尹芳冰想起来,当年自己和郑朝宗结婚的时候,郑朝宗一堆伴郎里,华建敏是洞房内最安静的一位。

    “好吧好吧,去吧去吧!我陪你们坐着,不吃就是了。”尹芳冰松口,郑朝宗顿时心花怒放。

    到了约定的火锅城,华建敏已经订好了包间,并点了锅底。

    因为已经很晚了,过了火锅城人流最密集的饭点,火锅城内难得清静,只零星几张桌子上还有客人。

    郑朝宗携着尹芳冰进了包间,便见到包间内除了华建敏,还有一个二十出头,长得十分漂亮的年轻姑娘。大红色的衣服穿在她身上难得不俗艳,给人热闹闹的暖意。

    “申文学,银山小学的老师。”华建敏向郑朝宗和尹芳冰介绍道。

    申文学站起来向尹芳冰和郑朝宗问好,称呼二位为“姐姐、姐夫”,十分嘴甜,心里则暗暗称赞尹芳冰和郑朝宗郎才女貌十分般配。

    四个人都坐定后,华建敏将餐单递给了尹芳冰,说道“芳冰唱戏要拉嗓子,不宜吃辣,所以我刚刚已经点了清汤锅了,但具体喜欢吃的菜我不太清楚所以不好点,让你们自己点吧。”

    “建敏还是这么细心。”尹芳冰笑着向郑朝宗夸赞。

    于是每个人都点了各自爱吃的菜,服务员很快就上了菜品,火锅很快就涮了起来。

    闲话家常里,申文学了解到尹芳冰和郑朝宗是的的确确的千里姻缘一线牵。因为桃李市越剧团招收学员,当时还在就读戏校的十几岁的尹芳冰通过考录成了桃李市越剧团一名小演员,在演出时偶然结识了土生土长的郑朝宗,于是恋爱、结婚、生子,造就了外来媳妇本地郎的佳话。

    人到中年的尹芳冰正是艺术表演最成熟的时候,拥有大量粉丝,很多民营剧团都来挖人,给的酬劳是平常工资的几倍,但是尹芳冰都拒绝了,为的自然是郑朝宗。

    桃李市越剧团是事业单位,就像一份铁饭碗,尹芳冰已经被评为国家二级演员,工资在当地也已经很高,郑朝宗追求稳定的生活。

    于是为了家庭和谐,尹芳冰也就牺牲了自己的一些艺术梦想,平常只承担桃李市宣传部下达的一些演出公务。

    “时间过得真快,越剧团又在招新学员了。”郑朝宗慨叹。

    尹芳冰这批学员后,越剧团停了二十来年没有录用新人了,眼看着尹芳冰这批演员年龄大的都到了退休的年纪,越剧团为了补充新鲜血液,竟又开始招新学员。

    华建敏看了申文学一眼,想起在越剧团楼下她用可怜兮兮的目光对他说“局长,我想请你帮个忙。”

    华建敏印象里,申文学一直是理直气壮的,很少用那么低声下气的语气说话,于是他几乎不假思索便安排了这顿夜宵。

    此刻,申文学也正向华建敏投过一个请求的目光来,于是华建敏清清嗓子,问道“不知道越剧团招学员有什么条件吗?”

    “自然是要招天赋好底子好的小孩啊,”尹芳冰今晚并不拘束,因为大家的话题始终以她为中心,“尤其演员这碗饭,真的很考验一个人的天赋。演戏和别的行业不一样的,比如弹琴,可能有天赋的孩子练十遍就达到了目标,没有天赋的孩子只要勤奋一百遍两百遍也能达到一样的水平,可是表演不行,没有天赋,即便勤能补拙,出来的效果也是不一样的……”

    尹芳冰提到天赋,申文学眼前浮现海燕的面容,暗暗打了个问号,海燕会是一个吃梨园饭的好苗子吗?

    华建敏再次接收到申文学请求的目光,于是说道“我这边有个小朋友,不知道芳冰方不方便帮忙看一看,她是否有天赋。”

    听了华建敏的话,尹芳冰和郑朝宗相视一笑,郑朝宗指着华建敏笑道“原来这顿火锅不是白吃的啊,既然建敏有求于我们,那绝对不能只喝饮料,你得跟我喝酒,喝得我心服口服了,我才会帮忙回家吹芳冰的枕边风……”

    郑朝宗说话间,已经倒去了杯子里的饮料……

    ※

    申文学开着小电驴送华建敏回家,华建敏已经喝得颇醉,脑袋沉沉靠在她肩膀上。

    一米八的个子倒下来简直就是一座山的重量,将华建敏送回家的时候,申文学觉得骨架都散了,肩膀脖子哪哪都疼。

    从华建敏身上找到钥匙,一边扶着华建敏,一边开了门,申文学跌跌撞撞将华建敏扶了进去。

    实在没有力气将华建敏扶进卧室,她将华建敏扔在沙发上就已经气喘吁吁。

    “局长,您要喝水吗?”申文学问。

    华建敏点点头。申文学便去厨房找水,无论如何,华建敏今晚这顿酒是替她和海燕喝的,于情于理她得照顾一下他。

    厨房里,水壶里没有水了,申文学只好去水龙头装水烧水。

    就在忙碌的时候,她听见华建敏的手机铃声响起,华建敏接听了电话“你在我家门口?”

    这么晚还有客人来拜访。

    申文学站在厨房一时不好出去,不知道华局长家深夜到访的客人是什么性质的。

    正踟躇间,华建敏走进厨房,拉住她的手,往外走去。

    一切发生得太快,快到申文学来不及思索。

    华建敏拉着她走到门边,她看见他的手在门把手上顿了顿,然后打开了家门,门外一个女人施施然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