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申老师 > 第127章 新疆行

第127章 新疆行

 热门推荐:
    出发前,奶奶将一封信塞进申文学的包里,嘱咐她“出发后再看。”

    飞机已经起飞,平稳地在云端飞行。

    申文学打开了信封,奶奶娟秀的字迹映入眼帘。

    “文学,原谅奶奶一直隐瞒你这个消息,怕你有抵触心理,不肯成行,可是他是我的儿子,我以一个母亲的身份请求你,把他带回来……”

    申文学的视线很快模糊,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终于一颗颗落在信纸上,氤氲了那些字迹。

    邻座伸过来一张纸巾,那是一只男人的手,手指颀长好看。

    申文学接过纸巾,抬头说“谢谢。”

    然后愣住。

    眼前对她微笑着的人竟是……华建敏。

    申文学快速擦干了眼泪,“局长,您怎么这儿?”

    申文学清楚记得飞机起飞的时候,邻座还另有其人。

    “我上飞机的时候就看见你了,原来并没有打算换座位,但是看到某人哭鼻子了,为了不让邻座太煎熬,我就换过来了。”

    所以换座位不是为了她,而是为了她的邻座?

    申文学没好气将沾了眼泪的纸巾塞回他手里,华建敏“……”

    整个飞行旅程,申文学都没有说话,不是睡觉,就是沉思,华建敏便也没有吵她。

    经过六个多小时的飞行,飞机终于抵达新疆首府乌鲁木齐。

    即便是夏天,新疆的天气也是早晚温差大,何况是冬天,正值新疆最冷的时候,每天的气温都在零下十多度。

    出了机场,便冻得人哆嗦,好在申文学带了厚厚的羽绒服。

    华建敏拉着行李箱走到申文学跟前,问道“你去哪?”

    “福海县。”申文学答。

    父亲工作的地方在那里,家也在那里。

    “同路。”华建敏说道。

    申文学当然不会相信“怎么可能?”

    “本来是不可能,但是这不是你要去吗?”

    因为巧遇,所以他为了她改变了旅程。

    申文学没有拒绝华建敏,此时此地,她的确需要一个熟人同行。

    这一路,申文学都在想,为什么奶奶不同行?一路上替奶奶想了一百种理由,奶奶年龄大了,经受不起这样的打击,经受不起旅途的劳顿……都有可能,但或许都不是奶奶的原因。

    奶奶虽然没有给确切的原因,却给了确切的任务,那就是必须把父亲带回去因为父亲……病了。

    父亲原本说好今年过年回家和奶奶团圆的,可是因为生病食言了。

    奶奶在信中说,父亲的病在新疆如果治不好,回家总能治好。

    奶娘说她的一个老同事退休前啥病没有,身体健康,活蹦乱跳,退休后去国外和子女一起生活却很快病了去了,原因就是水土不服。

    奶奶认为,父亲的病大抵也是如此。

    申文学和华建敏是在次日抵达的福海县。

    按照奶奶给的地址,申文学和华建敏在午饭的饭点过后才去了申承砚的家里。

    吃午饭的时候,申文学问华建敏“局长怎么选择冬天来新疆旅行?”

    六到八月才是新疆旅行的最佳时机,哈巴河、禾木、喀纳斯、吐鲁番、天山天池,都要在那个时节去观光才能领略到美静,即便是这福海亦是那个时节最美。

    “最佳的旅行时间未必能遇到最佳的人。”

    华建敏的话令申文学默默扯了扯嘴角,如果不是父亲的病,她会由衷地笑出来,但是父亲的病像一块大石头压在她的心上。

    直到到了申承砚家里,申文学才知道,奶奶也被骗了,父亲并没有生病,而是牺牲了。

    那是一幢泥土砌成的房子,外表并不起眼,土黄色的。

    新疆没有大片的森林,开采石头也不容易,所以像这样的泥土房子在满是高楼大厦的乌鲁木齐以外的农村或者其他小城市比比皆是。

    门口,一个叫娜泽海的女人站在那里,她是父亲的现任妻子,也是申文学的继母。

    娜泽海这个名字喻义是忠诚。

    娜泽海身边站着她和申承砚的儿子阿尔斯兰,阿尔斯兰是狮子的意思。

    阿尔斯兰过了年就16岁,刚刚上了高中一学期。

    娜泽海有着新疆女人的容貌特点,高挺的鼻梁,深邃的眼睛,肤色却偏黑,虽然已经到了中年,却依然美丽。

    阿尔斯兰的五官却比较汉化,和狮子的威猛相距甚远,是个清秀的少年,或许比较像父亲的缘故吧。

    申文学打量着这对母子,脑子里却想不起父亲的音容笑貌,因为她记事开始就没有见过父亲的面。

    娜泽海和阿尔斯兰将申文学、华建敏迎进了家门,并带他们去看了很多申承砚的遗物。

    申承砚的警服,申承砚和家人的合影,家人仅限于娜泽海和阿尔斯兰。

    阿尔斯兰从小到大和申承砚的合影不少。

    穿警服的申承砚挺拔帅气,和娜泽海的合照堪称一对璧人。

    翻看申承砚的照片,娜泽海和阿尔斯兰一直在哭,申文学也跟着掉了几滴眼泪,不过这眼泪却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从众,而不是共情,更不是发自肺腑。

    二十多年来还是第一次与父亲如此近距离的接触,照片上的人离她如此近,却又那么远,申文学更多的心情是麻木,她细数数,竟然没有多少恨在内。

    父亲已经火化,骨灰盒暂时寄存在殡仪馆里。

    “他是怎么死的?”这是申文学最关心的。

    作为申承砚的女儿,关于父亲的死,她有知情权。

    娜泽海的家虽然外表看起来是土黄色的,平平无奇,可是内有乾坤,色彩极为丰富。

    听到申文学的问话,娜泽海的表情很灰暗,与满屋子的色彩格格不入。

    阿尔斯兰站在房间门口招呼华建敏,华建敏将单独的谈话空间留给了申文学和娜泽海。

    他起身走到阿尔斯兰跟前,阿尔斯兰递给他一包东西,笑吟吟说道“我们福海的特产,顶山食葵。”

    食葵?不就是瓜子吗?

    华建敏笑着接过,说了“谢谢!”

    阿尔斯兰又说道“她们女人谈话,我们男人出去走走吧。”

    面对阿尔斯兰的邀约,华建敏欣然同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