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养了个光头怎么办 > 第六十九章 惩罚

第六十九章 惩罚

 热门推荐:
    秦若若放心不下,最终还是让爸妈跟着他们先去旅店休息,等着第二天将他们送到杨戬所说的秘境里住一段时间。

    秦家夫妇倒是没有不同意,今时不同往日,他们已经没有办法给女儿提供庇护,能做的也只有配合着保证自己的安全,不给女儿拖后腿。

    将他们安顿妥贴,已经是凌晨五点多了,秦若若终于得空可以躺在宾馆房间的床上喘口气。

    陈怀笙和杨戬还在隔壁不知在讨论些什么,隐约听到好像是有关什么“钵”,可她已经没那个力气去八卦什么了。

    虽然随着修为的增长,她已经不像从前那样需要睡眠,可忙了一整晚的疲惫还是让她刚碰到枕头就沉沉睡去。

    秦若若不知道的是,在她睡着时,手腕上的荼正幽幽地散发着奶白色柔和的光。

    砚灵依附于灵砚而存在,它幽幽地闪着光,想要冲破这层禁锢,想要触碰那就放在与自己只有几步之遥的离魂珠。

    灵砚表面白色的光闪了几下,然后泄了气一般地黯淡下去。

    良久,又重新亮起光芒,嗡嗡地移动起来,冲着那近在咫尺的离魂珠飞去。

    嘭-

    一声脆响轻轻回响在荼的内部空间里,砚灵迷茫地顿在原地,像是想不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下一秒,布满整个空间错落有致的分隔结界就出现了砚灵眼前。

    这些结界像是一个个堆起来的肥皂泡,将它们所储存的东西妥贴地裹在自己内部。

    它们数量庞杂,高高低低地挨在一起,按照一种玄妙的规律排列着。

    看着其中蕴含的能量轻轻波荡,砚灵心里微微恼怒,它觉得这是荼对她的嘲笑。

    明明都是神器衍生出的灵体,谁又比谁高贵多少?

    “呵-我们可不一样呢。”

    像是听到了砚灵的心声,空阔的隔间里传来一声不大不小的轻嗤。

    虚空中一道通体闪着白光的小巧剑影慢慢显现出来,锋利的剑尖让人不敢直视。

    砚灵心里朦胧地明白,眼前的灵体应该是这片天地的主人。

    “明明是一方砚台,却偏偏想做人,真是可笑。”

    白荼轻巧地在空中转了个身,见砚灵渐渐敛了气息,它也便收回了剑身上的光芒。

    它本就是跟随若若多年的武器,作为一把剑,在主人手中发挥出自己真正的实力,这才是它此生追求的全部意义。

    这是它的信条,也是它的骄傲。所以它不明白为什么这个砚灵会如此迫切地想要修成人形。

    白荼出神地望着这空荡荡的地界,心里不知是何种滋味。

    自主人将它和哥哥一同抛弃,封了记忆和修为沉睡,已经几十年过去了。

    它哥哥没有丝毫留恋,头也不回地不知去了何处游历。

    而白荼却舍不下主人,一柄剑飘飘荡荡懵懵懂懂地来到了执明神君玄武门前。

    玄武爱器成痴,将它留在殿内,却不成想这几十年里再没能有人拔得出神剑白荼。

    直到半月前秦若若身上的封印松动,白荼这才从浑浑噩噩的梦境中脱离,央了执明神君将自己改造一番送回主人身边。

    白荼怔怔地看着眼前悄无声息看上去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灵砚,突然感觉到一丝酸楚。

    主人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恢复记忆?哥哥现在在哪里?又在做些什么呢?

    没人能回答白荼的问题,它不知在灵砚面前站了多久,终是叹了口气,又隐去了行迹。

    天边的云像被初升的太阳烧得金黄金黄,让睡眼朦胧的人险些睁不开眼。

    而萧万却身处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山洞中,从怀里小心翼翼地掏出一个两掌合捧的金晃晃的铜炉,动作熟稔地不知点燃了什么东西投入其中。

    不过几秒钟,就有一股黑烟从铜炉上的玲珑孔隙冒出,又像是受到什么牵引一般聚拢在一起。

    烟雾缭绕,互相纠缠再放开,蒸腾着慢慢凝成一个人形。

    “尊使大人。”

    萧万恭敬地半跪在地上,垂下头颅。

    一道低沉喑哑的声音从那团黑雾中传来,“离魂珠到手了?”

    萧万张了张口,喉咙像是粘在了一起,声调显得有些可笑,“尊使,我…我们本来已经拿到离魂珠了,可是中间有特殊…”

    “你的意思是,失败了?”

    没等萧万说完,黑雾中的人已经听出了这话外之音。

    顷刻间,洞内的温度低的如坠冰窟,岩壁上肉眼可见地出现了稀碎的冰碴。

    萧万感受着身上的那股威压,强忍着心头不断袭来的恐惧和上的痛苦,死死咬紧了牙关。

    这是他“死”后第一次感受到这么强烈的恐惧,对死亡的恐惧。

    他一切的一切都是拜眼前这位所赐,能力也好,伤痛也罢,从来由不得他拒绝,也由不得他做决定。

    复仇对他来说,不过是天方夜谭。

    这位的强大是他触摸不到的层次,这染了他气息的犀角召来的不过是人家的一缕残念,可却已经让他不能撼动半分。

    灵魂被剥离的痛楚让萧万目眦欲裂,他撑在地上的手已经不自觉地抠进了脚下的岩石,在湿漉漉的地上留下几片黏腻的猩红,完美地融入了这黑暗之中。

    “咯…咳…”

    生命的流逝感让萧万心慌,他想起来那夺了他离魂珠的白衣女人临走时说的话,开始挣扎,喉咙里不断发出意义不明的音节。

    他是这位大人亲手引导转化种子萌发的,所以他赌,他对于这位大人来说是特殊的存在,不会因为一次任务的失败就真的将他抹杀掉!

    萧万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死过一次的身体内的灵魂对于这种濒死体验的绝望要远远比普通的扩大许多倍。

    所以不管那白衣女人有没有骗他,他都要试一试,只要能免除他现在正在遭受的痛楚!

    “涂…唔…山…抢…”

    拼尽全身的力道,萧万也只能在嘶吼呜咽中断断续续地吐出这几个字。

    加在他身上的威压轻轻散去一部分,黑影周遭的烟雾轮廓模糊,形状变幻。

    低沉的声音沉默了良久,不知在想些什么,终于又喃喃自语般的缓缓响起,“涂山…难怪…”

    “请尊使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戴罪立功,不会再出现这种失误!”

    萧万也不管身体状况有没有恢复,连忙伏在地上,忙不迭地出声请罪。

    “这次的事不怪你,以后再遇到那女人,要小心留意,最好能获得她的信任,明白了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