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隋末唐初剑侠录 > 八十八:邱王府二小交流武艺

八十八:邱王府二小交流武艺

 热门推荐:
    段无极与铁牛跟在邱天豹的身后迈步直奔餐厅走来,进了餐厅一看,只见老王爷正坐在餐厅等着呢。

    老王爷一见自己的儿子领着俩个人进来了,赶紧伸手相让。

    “豹儿,今天你是怎么搞的?这说好了的今天宴请两二恩公吃饭,可你倒好,迟迟地也不领他们过来,你这象话吗?”

    邱天豹听了笑道“爹爹,你有所不知,刚才我跟无极兄弟他们交流了一下剑法,因此才耽误了一会儿时间,请爹爹见谅。”

    老王爷听了微微一笑。

    “是吗?我邱家剑法可以说独步天下,有时间的话,你可要好好地教教他们,毕竟你们是好朋友。”

    邱天豹听了一阵苦笑。

    “爹爹,不瞒你说,孩儿的剑术跟这位无极兄弟比差的可不是一点儿半点儿。孩儿哪不敢说教人家什么剑法呀!孩儿跟人家学剑法还差不多。”

    老王爷听了大吃一惊。

    “豹儿,你的剑术爹爹我是知道的,怎么,你的剑术真的不如人家?”

    邱天豹听了点了点头。

    “是的,孩儿的剑术跟人家比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我已经决定了,吃了饭我就叫邱龙、邱虎将我的床搬回去,我要和他们一块儿住。”

    老王爷听了呵呵一笑。

    “嗯,知不足而努力,善莫大焉。哎,赶紧坐吧。咱们吃饭吧。”

    三个人坐好后,老王爷亲自为三个人倒满了酒,老王爷笑嘻嘻地说“二位,到我这里可千万别客气呀,来,咱们先干一个。”

    四个人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老王爷又倒了一杯。

    “刚才那杯酒是感谢你们对犬子出手相救的,这杯酒算老夫为你们接风洗尘的,来,咱们再干一杯吧。”

    四个人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邱天豹接过酒壶,又倒满了酒。

    邱天豹望了望段无极与铁牛。

    “这杯酒是为庆祝咱们三个人武术交流的,来,干杯。”

    四个人把酒喝完了,四个人开始吃饭,老王爷吃了一点东西就站起了身来。

    “年轻人,你们慢用,老夫饭量单薄,就不在这儿陪你们了,你们可要吃饱吃好呀。”

    说完,老王爷转身回了内室。

    邱王豹望了望段无极与铁牛两个人说“二位,你们可千万别客气,这桌酒菜就是吃不完也得扔了,你们可要使劲吃呀!”

    段无极与铁牛对望了一眼,俩个人才不受拘束,桌子上的饭菜风卷残云地减少着,时间不大,三个人就将桌子上的饭菜吃了个干干净净。

    三个人走出餐厅回到了住处,接着,三个人开始交流武艺,三个人取长补短地相互交流着,三个人都从对方身上学会了许多自己以前不会的东西。

    三个人对此都十分地满意。

    天黑之时,邱龙、邱虎将邱天豹的床也搬了回来,吃过晚饭后,三个人又交流到深夜,然后三个人才上床休息。

    第二天的早晨,段无极与铁牛早早地起床,两个人在院子里对练了一会儿拳脚,然后两个人从兵器架子上拿过兵器来开始对练,练罢多时,两个人就在院子里开始盘膝打坐开始修练内功。

    太阳升起来的时侯,邱天豹才从屋里走了出来。邱天豹望着两个人坐在那里纹丝不动的样了笑道“二位贤弟,干什么呢?咱天晚上没睡够觉呀?

    别坐着了,走吧,咱们吃饭去吧。”

    段无极与铁牛听了才站起身来。段无极笑嘻嘻地说“刚才练武练累了,坐下休息一会儿。

    哎,大哥,怎么才起来呀!”

    邱天豹听了点了点头。

    “嗯,这就是我的生活习惯,我每天都是这个时间起床。走吧,咱们吃饭去吧。”

    三个人来到餐厅,吃了早饭,三个人又回到这个院子里,大家继续交流武艺,交流完了,三个人继续根据自己新学的知识开始消化吸收。

    随后三个人开始各自练习各自的武功,快到中午之时。

    铁牛望着邱天豹说“邱公子,能不能叫他们把饭给我们俩送到这儿来?我们就不去那小餐厅用饭了。”

    邱天豹听了呵呵一笑。

    “这点儿小事儿怎么不行?说吧,你们想吃什么?我叫他们做了给你们端过来。”

    铁牛听了笑道“你就叫他们切上十斤熟肉,再来十张大饼就行,至于汤么,随便来两大碗就行。”

    邱天豹听了一愣。

    “怎么?你们吃那么多呀?”

    铁牛听了嘻嘻一笑。

    “我们生来就饭量大,吃少了吃不够。”

    邱天豹听了点了点头。

    “好吧,我马上去告诉邱龙、邱虎他们,让他们一会儿给你们端过来吧。

    二位贤弟,实在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们吃这么多,昨天肚子受委屈了。”

    段无极听了笑道“受什么委屈呀?我们是那小地方来的人,见不得大场面啊。我们俩还是觉得我们俩个人在这儿吃点儿自在。”

    邱天豹听了点了点头。

    “嗯,你们稍等,我去告诉厨房里去吧。”

    说完,邱天豹走了出去。

    邱天豹来到厨房,将铁牛的想法告诉了厨师,并吩咐说“嗯,你给他们烙十二张大饼吧,这熟肉你也再给他们多切个三斤几斤的吧,免得他们还吃不够。”

    厨师点了点头。

    “少爷你就放心吧,他们再吃不饱的话,你就把我们都辞了。”

    邱天豹听了点了点头。

    “嗯,有你们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说完,邱天豹从厨房走了出来。

    邱天豹找到邱龙、邱虎,把给铁牛他们送饭的事儿吩咐了下去。

    俩个人听了点了点头。

    “少爷,你就放心吧,这事儿你们就别管了,待会儿我们给他们端过去吧。”

    邱天豹回到内室,先给自己的父王与母亲问了安,然后坐在椅子上跟自己的父母聊天。

    老王爷望着自己的儿子笑道“豹儿,跟他们交流武术有什么收获没有呀?”

    邱天豹听了笑道“太有收获了,昨天跟他们学了几招还没消化完呢,等我练好了再表演给你们看吧。”

    老王爷听了点了点头。

    “豹儿,你可要照顾好你朋友的饮食起居呀,人家住咱们王府可能有许多的不习惯与不适应,这些你得注意起来呀!”

    邱天豹听了笑道“父王,你放吧吧,我会注意的。

    这不,今天那铁牛提出让我将饭菜给他们送过去,父王,你知道他们要了多么东西吗?他们要了十张大饼,十斤熟肉。

    我怕他们吃不够,我又吩咐厨房再多给他们再加了点儿,我倒底看看他们能吃多少东西。”

    老王爷听了一笑。

    “噢?他们一顿吃那么多东西呀!唉,这也没什么奇怪的,老夫年轻的时侯吃的比他们一点儿也不少,只是现在老了,吃不了那么多了。”

    老王妃听了笑道“豹儿,想来他们家里穷,一年也吃不到什么好东西,因此肚儿里太素,因此吃的多些,你就充分满足他们的要求吧,省得将来说在咱们的邱王府从没吃饱过。”

    邱天豹听了点了点头。

    “娘,我知道了。”

    一家三口来到餐厅吃了午饭,邱天豹又回了段无极他们这个院子。

    只见段无极与铁牛正在杏树底下打坐呢?

    邱天豹见了笑道“二位,别在树下坐着了,休息一会儿咱们还是交流武功吧。”

    段无极与铁牛听了站起身来。

    “邱大哥,我们正等着你呢!即然你吃过了饭了,那咱们现在就开始交流吧。”

    邱天豹听了笑道“不急,二位,咱们还是先到屋里喝点茶水再交流也不迟呀!”

    俩个人听了只好跟邱天豹进了屋子,三个人一边喝茶水一边闲聊。

    邱天豹望着段无极与邱天豹笑呵呵地说“二位,今天的东西吃完了吗?”

    铁牛听了点了点头。

    “不瞒邱大哥说,这饭的份量真足呀,我们刚刚能吃完,再多一点就剩下了。”

    邱天豹听了大吃一惊。

    “二位贤弟,你们可真能吃呀!嗯,吃饱了就行。二位贤弟,你们刚才坐在那杏树底下是干什么呢?怎么跟那庙里的老和尚一个姿式,是不是也在那儿念佛呢?”

    段无极听了呵呵一笑。

    “哥哥别取笑我们了,其实我们在修炼一种内功,这种功夫对强身健体有非常大的功效,对增强人的体质也有很大的帮助。”

    “是么?真有这么大的功效?那你们怎么不早说呀!害得我瞎猜乱想的。哎,兄弟,什么时侯你也将这门功夫传授给我吧。”

    段无极听了微微一笑。

    “嗯,等晚上吧,吃了晚饭我再慢慢地给你讲解吧。现在时侯不早了,咱们还是切磋武艺去吧。”

    三个人走到院里,首先段无极将自己的拳法慢慢地演练给邱天豹看,一招一试的技术要领一一地讲行了祥细的讲解。

    演练讲解完了,邱天豹照样学着练习,渐渐地,邱天豹也学的有模有样的了。

    随后,那邱天豹也把自己会的拳法也进行了一一演练,段无极与铁牛在旁边看着,演练完了,两个人也照邱天豹的样子进行了一一演练,两个人各练了遍,两个人对这套拳法的套路也有了祥细的了解。

    天黑的时侯,那邱龙与邱龙又送来了晚饭,两个人也不客气,爬在桌前立刻狼吞虎咽地大吃了起来。

    段无极望着邱天豹说“哥哥,干脆咱们仨一块儿吃点得了,何必再回去呢?”

    邱天豹听了摇了摇头。

    “嗯,还是你们俩吃吧。我还是陪我的父王与母亲一块吃去吧,有一顿饭我不陪他们吃,他们就吃不好饭。”

    说完,邱天豹迈步走了出去。

    吃过了晚饭,段无极开始传授邱天豹内功新法,并把修炼中注意的事项进行了一一的讲解,讲解完了,段无极吹灭了灯,三个人盘膝坐在床上各自进行修炼,直到后半夜,三个人才相继睡去。

    段无极与铁牛在这邱王府中一待就是七八天,三个人每天不是交流武艺,就是各自进行修练,三个人都从对方身上受益良多。

    这天下午,段无极对邱天豹说“大哥,我们俩在这邱王府住的时间也不短了,我们打算明天就走,我们提前跟你打个招呼吧。”

    邱天豹听了把头摇得象波浪鼓一样。

    “不行,不行,二位贤弟,无论如何你们得在我家住够半个月,不然我是不会放你们走的。”

    段无极听了苦笑着摇了摇头。

    “唉,真是没办法呀。”

    邱天豹听了一笑。

    “兄弟,你急什么呀,你这才来了几天了呀?咱弟兄们还没处够呢,着什么急呀?这王爷府好吃好喝的,多住个几天吧。”

    铁牛见了也劝。

    “兄弟,别急,我看这里挺好的,咱们就再多住个几天怕什么?”

    段无极长叹一声说“唉,也只好如此了。”

    俩个人在邱王府一住就是半个月,这期间,三个人日夜交流武艺,没有一丝半点儿的闲余时间。

    三个人的武艺都得到了大大地提高,这天晚上,段无极笑嘻嘻地说“哥哥,我们已经在你们家住了半月了,赶明儿无论如何我们得回去,我们不能再耽误了。”

    邱天豹听了点了点头。

    “嗯,好吧,赶明天哥哥我为你们送行。好了,今天咱们早早地休息吧。兄弟,有时间你们可要长来我这邱王府作客呀,这邱王府的大门时刻为你们开着呢。”

    段无极与铁牛点了点头。

    “放心吧,哥哥,有时间我们哥儿俩会长来看望你的,哥哥,你可别嫌我们哥儿俩穷呀!”

    邱天豹听了一笑。

    “那哪能呢?只要你们哥儿俩来我就高兴,好了,咱们还是赶紧休息吧,毕竟明天你们还得赶路呢。”

    说完,邱天豹吹灭了灯,三个人倒在床上开始休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