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万界最强之光 > 第五百三十六章 你可算来了!

第五百三十六章 你可算来了!

 热门推荐:
    公司的管理,虽不至于如家国天下那般繁琐凝重,却也不是等闲之事。

    一个女孩子,想要管理一个起步多年,正在迅猛发展中的公司,实在不是容易的事儿。

    说这话,并没有看不起女性的意思。

    哪怕是男子,想要做到徐颖这般,也是极不容易的。

    没点儿威严,实在不行。

    数次雷霆手段下,处理了公司一些问题的同时,也极大的树立了威严。

    而卫无忌一个男子,能做总裁助理已然是令人诧异的事儿。

    他居然还敢在总裁办公室睡大觉!

    更为关键的是,以总裁的作风,居然没对此事过多追究。

    这简直是惊爆一地眼球好不好。

    八卦的风暴,几乎是在瞬息间汇聚成型。

    “你陪我来公司,她那儿合适吗?”

    徐颖凝眸看着卫无忌问道。

    经过一夜的无眠,有些原本不怎么在意的事儿,已然相当清澈了。

    这也让徐颖,对卫无忌消失这五年时光的经历,更为好奇。

    还是那句话,卫无忌没有说的意思,她便不会过多问。

    不过对于袁冰,还是禁不住几分担心。

    “她的问题,其实并不大。”

    “除了心理之外,就是体力。”

    “再一个而言,你应该没什么时间,也没什么闲情休息,比如旅旅游,钓钓鱼什么的吧?”

    “该放松的,还是要适当放松。绷得太紧,自己受不了,别人也未必能受得了。”

    “更为关键的是,很容易断裂的。”

    这话,不知是单纯劝慰徐颖要懂得休息,享受自在生活。

    还是有什么更为特殊的意义。

    反正卫无忌没有明说,究竟什么意义,看徐颖自己怎么体会了。

    “我就不信了,这事儿,真能有这么邪性!”

    该出事儿的没出事儿,不该出事儿的,反倒莫名其妙失踪了。

    这么邪性的事儿,虽然跟他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不爽的感觉,却是不由自主的从心头幽然而起。

    “反正让你们过踏实了,我这儿便是不舒服!”

    一想到自己追求了五年甚至更为久远的女人,跟别的男人同住一个屋檐,每日间同进同出。

    内心油然而生的火焰,似是快要将整个人都给烧着了。

    火焰重重下,阴暗心思,也是不自觉蹦了出来。

    一个电话,便让一些相关部门登上了徐氏的大门。

    比如工商,比如税务。

    “总经理,工商,税务,还有质监的几位要求清查我们公司。”

    秘书急匆匆走进了徐颖办公室。

    不一定就是做了亏心事儿,才会担心鬼叫门。

    好端端的,相关部门上门,还要求清查公司的一切。

    这事儿怎么看着,都有几分邪性。

    “好好的,怎么会突然想起清查公司?”

    “最近一段时间的业务,没出什么问题吧?”

    微微诧异挑眉中,徐颖倒是没什么慌乱。

    父亲也好,还是她也罢,对于公司的经营,一切都在法律的许可范围之内。

    既没有以次充好的质量问题,也没有偷税漏税。

    身正不怕影子斜!

    该应对的,自然要应对。

    纵然有暗害,也不必过于担忧,坦然面之也就是了。

    只要不是自身真的有问题,理总是能讲清楚的。

    “这事儿透着邪性,有人想要下黑手啊!”

    徐颖眸中闪过一抹思索。

    掌控公司这么长时间,蝇营狗苟的事儿,见识过不少,也经历过不少。

    “这事儿我不想发表任何意见!”

    卫无忌面无表情道。

    有些事儿,看起来一目了然。

    自不同人嘴里说出,效果可能完全不一样。

    虽然不一定在乎!

    可为了这样的事儿,似乎太不值得。

    “你的意思是······他?”

    徐颖读懂了卫无忌的意思。

    “以他的性子,倒是能做出这种事儿来。”

    “以往终究还是保持着几分高傲。”

    “看来,他受的刺激,应该不小!”

    由心而来的笑容,看起来相当的开朗,也相当开心!

    那个人想对付,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

    终究有所顾忌而不能有所行动。

    有些时候,为了大局,还不得不虚与委蛇。

    现如今他由心的不自在,连这种招数儿都使出来了。

    对于徐颖而言,便是说不出的大自在。

    敌方的痛苦,便是己方的大欢乐。

    一个男人,一个年少多金,还帅气,可以说各方面相当完美,从来不缺女人的男人。

    为自己痴迷这么多年。

    任何一个女人,似是都应该被这份儿痴心打动。

    徐颖却似是丝毫不为之所动。

    除了由心的情爱之外,还有更为现实的因素。

    她早就不是那种因为爱情,可以冲昏头脑,放弃一切的年纪了。

    “你就一点儿都不担心吗?”

    卫无忌问道。

    再也信心,也不可能拍着胸脯百分百保证说,一丁点儿问题都没有。

    何况,人家这次似乎还是故意找麻烦的。

    这种状态下,一点儿的小瑕疵被无限放大,也不过是常规操作而已。

    “所谓了解,其实都是相互的。”

    “这么多年的交道,我对他不一定完全了解,他对我也不一定完全了解。”

    “但是他还不至于天真到用这么简单的一招儿,便能对付我。”

    “所以我又何必忧心呢。”

    “以他的角度而言,顶多是不想让我过得那么自在罢了。”

    看了卫无忌一眼,这话语里终究还是没有把他牵扯进去。

    其实话怎么说,倒不是关键。

    真正关键的是,所在意的事实究竟如何。

    卫无忌没有说话。

    事儿心中明了,确实没必要太过在意。

    又何必再多言。

    或许早在多年前,踏入徐家的那一刻。

    事儿,便已经躲不过去了。

    说实话,躲了一次,已然不想再躲了。

    相对于一些干系更为重大的事情而言,阴谋也好,算计也罢,其实都谈不上什么大事儿了。

    “对我,我想你应该是熟悉的。”

    随着房门的开启,原本还算红润的脸色,霎时间雪白一片。

    这个时候,在自家门口,遇到这个男人,实在谈不上什么欢喜的事儿。

    “客人都已经登门了,不打算请进去坐一坐吗?”

    淡淡眼眸,似是一道电光闪烁。

    “都是彼此熟悉的人,我想要什么,你应该清楚吧?”

    进了屋子之后,男人直接坐在了沙发上,微微翘起双腿。

    淡淡话语中,自然流露出来的霸道。

    仿佛这地方,本就属于他一般。

    “这事儿,您又何必为难我呢?”

    魅力无双的女子,此刻满是酸涩的干笑。

    做这一行的不容易,早就体验过了。

    却也从来没有这一刻的这般为难。

    “好,我不为难你!”

    男人说着,便站了起来。

    “等等,或许可以去这个地方看看。”

    女人苍白的脸色,在男人站起来的一瞬间,更是苍白了几分。

    说是苍白如雪,也不会夸张到哪儿去。

    别看这个男人没有什么激烈的言辞。

    从以往收集的关于这个男人的资料,这才是更为可怕的。

    虽然背后也不是没有支撑,没必要怕成这样。

    说的透彻一点儿,这事儿却是牵扯到她自己的性命,甚至还有那个丫头的性命。

    犹豫间,眸色一闪,终究还是透露了一点儿消息。

    为了活着,实在是没办法的事儿。

    至于以后的事儿,慢慢想办法解决就是。

    “老六,没想到你就躺在了这么一个地方!”

    一道身影出现在了大坑底部,一跺脚,露出了掩埋没多久的尸身。

    看着那熟悉的面容,更为准确的说,是胸口痕迹。

    眸中的光芒,瞬息间凝聚成了一个点。

    “他都已经躺下了,你又何必非得打扰他呢?”

    一道声音,悠悠自背后而起。

    本有些松弛的身子一下子紧绷,全身的汗毛孔闭合锁闭。

    “我已经猜到是你,没想到,果然是你!”

    “死在你手里,老六也不算冤枉。”

    慢慢转过身来,淡淡开口。

    倒也没什么明显的神色异常。

    看到胸口上熟悉的痕迹,再听着那熟悉的嗓音,多余的话,实在不必说。

    不过这个人的功力,进步的未免太快了一些。

    这也是一直提防警惕的缘故。

    “每一个倒在我手里的,其实都算不上冤!”

    “不管什么缘故,收钱也好,还是什么也罢。”

    “他想要对付我,这已经是既定的事实。”

    “而我的脾气,你应该也清楚。”

    “什么事儿,其实都好说。一旦出手,便是不留余地,后果也该自负才是。”

    卫无忌看着这位老朋友说道。

    几年前,一点儿事故让他们彼此间产生了一些交集。

    那时候的卫无忌,自然没有此刻的深厚功力。

    一手三皇炮锤,却也是得到了真传。

    一定现实程度而言,这也算是第一位真正难缠的对手。

    “你确实是这么个人!”

    “你也应该了解我才是!”

    干掉老六的,就算不是卫无忌。

    发生了这事儿,也是要搞清楚的。

    “所以我一直都在等你来,我肯定,你一定会来的。”

    卫无忌点头道。

    “我确实来了,你又怎么说呢?”

    “与过去相比,你似乎有些改变。”

    如果是过去的话,此刻恐怕已经出手。

    嘴炮再厉害,也是打不死人的。

    当然了,那位诸葛先生除外。

    那位的段位,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追赶上的。

    “经历了一些事儿,我懂得了更为谨慎!”

    若有把握,必然不会有这么多的废话磨叽。

    出手不仅是为了老六,更因为当年的狼狈。

    “我也经历了一些事情,可规矩不是那么容易变的。”

    “别说是你,就算是你们家老头子,估计也是一样的待遇。”

    这又是一句接不上来的话。

    以自己对这个人的了解而言,这是很可能发生的事儿。

    所有的情绪不平衡,瞬息间成了一堆索然无味的屁事儿。

    话说,好像一开始的时候,也没有过多在意。

    “早知道,就使用正常通道了。”

    “不过也不是一点儿准备都没有。”

    嘴角微微一挑中,一本证件从兜里拿了出来。

    “你这样行事,真的合适吗?”

    卫无忌看了一下,脸色似是有些发黑。

    “至少就眼下而言,是合适的。”

    “说实话,跟你动手,挺没有把握的。”

    “当初能够跑掉,属于运气。”

    “这一次,我可不想试自己的幸运了。”

    活着便是幸运,当幸运不再降临的时候。

    估计只有一条路可走。

    这未免有点儿太坑了。

    风险,不是不能冒。

    一点儿把握都没有的风险,要是还强闯的话,那就是纯属傻帽。

    “我可以不认,更可以当做从来没有见过你。”

    “说实话,若不是看他还有几分骨气,估摸着你也要来的话。”

    “刚刚你折腾出来的,除了尘土再无其他。”

    “不知这话你可相信?”

    脸色微微阴沉的默然,所表达出来的态度,自然也是认可的。

    “可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

    “说实话,我也在赌!”

    “希望这见鬼的老天,不会让我这么倒霉!”

    动手,没有多少把握。

    自然还是不动手的好。

    虽然不一定就怕死。

    能陪着老六,倒也不错!

    但凡有所选择的话,还是希望尽可能争取一把。

    “我预料到你会来,我也准备让你活着回去。”

    “现如今的安稳局势,实在挺不容易的。”

    “为了一点儿事儿,招惹你们家那老疯子,相对而言,还不是特别划算。”

    以那个老头子的能耐,真要折腾的话,肯定得出事儿。

    能安稳一点儿,何必非得出事儿。

    安宁的生活,偶尔出点儿的事儿,倒是刺激了。

    可这刺激若是过了,没准儿便真要出现大乱子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如此威势?”

    一抹浓重羡慕,丝毫不掩饰。

    也没什么好掩饰的。

    拼死拼活各种折腾,不就是为了这个吗?

    即便话语中几分道德,究竟是想怎么回事儿,旁人也不是不清楚。

    “只要你还活着,总有这一天的。”

    “若是真有这一天的话,我倒是希望能劳动大驾!”

    虽然彼此间的关系,相当复杂。

    这份儿邀请,却是十足的真诚。

    “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也不迟。”

    “眼下而言,你打算怎么办?”

    死,是一定不会死的。

    这么容易的走,却是也没有这个可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