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州安歌 > 第四百九十四章 无援

第四百九十四章 无援

 热门推荐:
    季云礼几乎是跑回到的听竹院,正瞅着院子里翻看账本的九歌,轻声唤到“歌儿!”

    九歌恍然抬头,云礼快步上前一把将九歌的头紧紧按在自己的怀里许久。

    时间一长,九歌的脖子有些酸痛,便用手拍了拍云礼的腰身,“怎么了?公子?”

    云礼这才松开手,弯下腰身,捧着九歌的头,四目相对,二人的眼中是化不开的浓情,仿佛一瞬间只有彼此,再无其他。

    九歌虽觉得今日云礼有些怪怪的,但此刻被云礼如此这般捧在手心里,脑子早已忘记了思考,只发觉云礼的脸庞离她越来越近,那张精致的脸在她的眼中无限放大,忽然间嘴唇上传来另一种触感,九歌心中一哆嗦,血气涌上头顶,不由得闭上了眼睛。

    “哎呦,对不起,对不起!”正在云礼和九歌忘情之时,王将和李尔进了院里,看到这幅场景,一时有些尴尬,惊慌中李尔连忙出声道歉,却恰巧打断了二人,王将连忙拖拽着将李尔拉了出去。

    九歌和云礼刚刚分开的太快,现在见李尔被王将拖出去,才知是怎么一回事,二人相视,脸竟然烫的厉害,一时气氛很是奇妙。

    “嗯,哼!”云礼清了清嗓子,连忙抓起桌子上的茶杯,往口中灌了一口水,掩饰自己心中的躁动不已。

    九歌则是呼吸了几次之后,理智渐渐回归,低垂着眼皮,像极了待嫁闺中的小娘子,问云礼“公子今儿是怎么了?可是有事?”

    云礼瞧着九歌娇羞的模样,实在不忍心告诉她实情,便说道“没事,只是父王很快便要回复我的官职了!”

    “真的?”九歌开心的抬起头,与云礼四目相对,二人一时间又想起刚刚那羞答答的画面,九歌又赶忙低下了头,云礼攥着没了水的茶杯,假装喝水。

    “真的!估摸着再过几日!我便要去议事厅议事了!到时候恐怕见你的时间就少了!”

    “不打紧的,左右九歌也没什么事。等公子回来便是!”

    云礼张了张嘴,还是没有把季光要为他安排婚事的事说出口。瞧着眼前的妙人,云礼心中下定决心,这一次绝不让九歌再从自己身边溜走。

    ……

    今日云礼落荒而逃,倒是让季光有些一头雾水。以前从不觉得自己这儿子有这般害羞忸怩。怎得今日说起这程家千金,便像换了个人似的。

    这问题扰的季光整整一天,都没什么心情处理政事。晚上回到寝室,还在想这事,就连莹妃递来的漱口水,也误当茶水一口咽了下去。

    莹妃来不及阻止,瞧着季光这般失魂的模样,忍不住小心问道“王上可是有什么烦心之事?若是不打紧,就跟臣妾说说?看看臣妾能不能为王上解忧!”

    季光瞅着眼前人,猛然觉悟到这嫁娶之事说到底还是女人们应该操持的事,会不会是自己不了解这其中的机巧,有什么话说的不对,才让云礼这般推拒。

    季光指了指身旁的椅子,莹妃会意落座。季光摆正了身子,一本正经的问道“爱妃觉得云礼这孩子可是个羞怯忸怩的人?”

    莹妃顿悟,嘤嘤笑了起来,“王上开什么玩笑,咱们家清风霁月的听竹公子,怎么在您口中倒成了容易害羞的胆怯之人了?!我可记得当年这孩子是如何风姿卓然的!……”

    莹妃还想说什么,被季光出言打断,“那为何谈到这嫁娶之事,那孩子便如此羞怯推拒呢?”

    “王上要给云礼赐婚?”莹妃打心底里有些嫉妒,自己孩子的婚事从未见王上这般上心过。

    季光点点头,“你瞧他这一众兄弟姐妹里,与他年纪相当的,谁不是有几房妻妾,有子绕膝,就他还是孤孤零零的一个人,我若是再不操持他这婚事,谁知道他猴年马月才能娶妻生子啊!”

    莹妃细想也是,早前他们几个妃子还议论过,这听竹公子会不会是不好女色。可这话哪里敢同季光去说,只能点头称是,“那不知谁家的千金得王上青眼啊?”

    “程府的嫡孙女!”季光有些不解,“照理说,不算辱没了云礼啊!”

    “关内侯的嫡孙女,样貌才情在整个益州那也算是数一数二的了,如此良人,云礼怎么说?”

    季光一副找到知己的神情,“你也觉得那程家小姐不错吧?云礼怎么就推拒了呢?”

    “云礼拒绝了?”莹妃有些诧异,这种好亲事,是多少人想求都求不来的呢!

    “是啊!”

    “可是云礼心里已经有心上人了?”果然还是女人的心思,一猜便中。

    季光皱着眉头摇了摇头,“我问过了,他说不是,说是要靠自己,不想靠妻家庇护!”

    “呵呵呵”莹妃突然笑了起来,“我知道为什么了!”

    季光求救一般,“你知道?”

    “云礼自小才学便闻名益州,自然是好强的心性。原本这程家自然是极好的,但若是王上指婚,难免会有强人所难之感,即便这关内侯再不乐意也不敢说什么。以云礼的心性,自然是要推拒的。”

    “那我应该怎么办?”

    “臣妾倒是觉得,王上不如先去探探关内侯的意思,若是他愿意,便让他去找云礼,也好表明人家女方家人的态度。如此一来,云礼知道了女方的心意,自然不会觉得是强娶,哪里还会推拒。”

    “好好,明天我就找探探程家的意思!能得云礼如此贤婿,他程家人还不得偷着乐啊,一准乐意。”听完莹妃的分析,季光一时间茅塞顿开,似是找到了法门,跃跃欲试,心里打定主意,定会全力促成这段良缘。

    ……

    次日晌午,关内侯奉召前来。季光便将这指婚的意思直言说了个清楚,不出所料,这关内侯连连下跪,谢王上成全。

    “以后,我们便是亲家了,关内侯这是做什么!”季光见程又轩跪在地上谢恩,连忙走下来,将其扶起。

    “王上此举英明啊,您是有所不知,我这孙女早就心慕这听竹公子多年,那么多上门求亲的人她是一概看不上,有了王上这道旨意,我这孙女自然是得偿所愿,老臣这头应该磕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