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拐个男主去修仙 > 第99章 作死的深蓝

第99章 作死的深蓝

 热门推荐:
    “翼儿怎么啦?”

    正发愣呢,那边雷夫人听到萧翼的呼痛声,担心地问道。

    “哦,不清楚,我先给他检查一下。”

    凌汐急忙掩饰,装模作样地检查了一番,其实是用真气为他平复伤处,等淤青散了,这才道。

    “小翼好像有点儿肚子疼,我已经为他治疗过,应该没事了。”

    “还好有你帮着带孩子,别人哪有这么细致。”

    听说孩子已经没事,雷夫人赞赏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感慨道,说实话,对凌汐,她是越来越喜欢,有时候,她甚至有些惋惜,要是萧翎当初娶的是她,哪有后来这么多糟心事。

    可惜,萧翎和秦殷属于利益联姻,若单方面解除关系的话,肯定会引起青州玄剑宗的怒火,唉,那个女人,既然负气跑了,最好这辈子就别回来。

    几人在花园里玩了一个下午,最开心的当然是萧羽啦,整个园子里,都回荡着她银铃般清脆的笑声。

    晚上,凌汐和萧翼在雷夫人这边用了晚饭,这才施施然回去,萧羽瘪着小嘴儿,恋恋不舍地抱住她的腿,任性地不让她离开。

    “乖,小羽要是认真习字,以后凌姨就做你医道上的启蒙老师,好不好?”

    “真的吗?那我是不是就可以天天和你在一起了?”

    萧羽惊喜地问道。

    “是,所以你要努力哦。”

    凌汐笑着许下承诺,其实萧羽这孩子资质确实不错,如果收她做个学生,说不定能提高她的兴趣,以后还能在医道上有所建树。

    “太好了,凌姨,我一定会很努力很努力地学习的,好早点跟你去学医。”

    告别了欢欣鼓舞的萧羽,凌汐带着萧翼直接回房间去了,辛苦了几个月,今天就好好休息一下。

    “喂,你不会当真打算教那个黄毛丫头学医吧?”

    忽然听到深蓝很不满的责问声,凌汐冷冷地横了他一眼。

    “教与不教,都是我的自由,跟你有什么相干吗?”

    “我……你,你也不想想,她那么讨厌,又总喜欢盯着我,到时候被她发现了怎么办?”

    气得深蓝话都差点说不圆范了,鼓着肥肥的腮帮子,像一只生气的蛤蟆。

    “发现就发现呗,大不了我说被个老妖怪施法迷惑了,不知道被夺舍的事情,不就成了。”

    一想起他今天惹的那些乱摊子,凌汐就忍不住要刺刺他。

    “你……你怎么能这样做呢,简直就是卖友求荣,亏我还那么相信你,哼哼!”

    深蓝一听气得暴跳如雷,跺着小脚怒吼,肥肥短短像香肠一样的手指,对着她不停地指指戳戳。

    “你自己不知自爱,总是要作死,还能怪到我头上来?”

    凌汐不为所动,冷眼相待,这家伙,再不警告他一下,只会越来越放肆,总有一天会被人拆穿真相的。

    “呃,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都怪那个黄毛丫头,要不是她老看我不顺眼,怎么会有人注意到我。”

    嘴里道着歉,说出来的话却极度不诚恳,完全就是在推卸责任。凌汐没想到他如此赖皮,气极反笑。

    “哟,这么说,全怪别人要朝你看,你是一点责任都没有咯?”

    见凌汐的样子不像是在生气,深蓝更加得意忘形。

    “是呀,本来我就没责任嘛,所以说,就不能让那个黄毛丫头接近,那纯粹就是个麻烦。”

    当!当!当!

    深蓝夸夸其谈,还不知道自己在作死的路上一路狂奔,蓦然,头上一连挨了三个大爆栗,光听声音就知道有多疼。

    凌汐这次可真的稍稍用了点力气,不像以前,只是单纯地逗他玩玩。

    “啊,好疼,臭丫头,你疯了吗?干嘛打我?”

    深蓝条件反射般地抱住小脑袋,疼得眼冒金星,龇牙咧嘴地怒骂道。

    “干嘛打你?你还好意思问干嘛打你?”

    凌汐越想越生气,要不是看他实在太小,经不起自己几下打,早就劈头盖脸一顿乱棍了。

    “以后在人前,你不许再出来了,免得你又自己作死。为了你,我花了多少心血,结果呢,你自己一点儿都不知道珍惜。”

    说着说着,凌汐心中一酸,眼泪忍不住掉下来,这么多年来,一直是她一个人在独自跋涉,她甚至都忘了自己也是个女人。

    坚强的外壳在这一瞬间被轰开一道裂缝,露出里面鲜血淋漓的脆弱伤口。

    看到她无比哀伤的眼神,深蓝一下子愣住了,莫名其妙地,感到一阵锥心刺骨的痛,他不解地捂住自己的胸口,疑惑地望着她。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以后绝对不会再这样子了,好不好?”

    见凌汐仍然不理他,深蓝烦躁地揪了揪头发。

    “你别哭了,行吗?哭得我心都碎了,为什么我也想哭呢?”

    听到他的话,凌汐突然伸手抱住了他”深蓝,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

    “我……对不起,我真的没有想起来,只是,看见你哭,就感到很伤心。”

    凌汐失望地掩住眼睛,她就知道,永远都是她一个人在努力,一个人在拼命挣扎。

    今夜,就让她放纵一次自己的灵魂,尽情地哭泣一回。明天,她又是那个无坚不摧的凌汐。

    看到泪如雨下的凌汐,深蓝彻底傻眼了,手足无措地呆呆望着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一刻钟,仅仅是一刻钟之后,凌汐便收回了眼泪,这种情况,她不是早就预料到了吗?没什么大不了的,多少艰难险阻她都闯过来了,相信,以后她也一定做得到。

    “深蓝,你听我说,我已经为你安排好了以后的一切,最多一年半,等夺舍风波平息了之后,就让人为你治病。”

    自从深蓝夺舍萧翼之后,这是她第一次诚恳地跟他交谈,有些事,与其一个人背,不如努力寻求解决的办法。

    “到那个时候,我就会让你光明正大地走到人前,凭着你的天赋,只要在最短的时间内,修炼到金丹期,按照他们风雪城的规矩,就可以出门历练了。

    到时候,你想去哪里都可以。但在那之前,你必须严格要求自己,任何一个微小的失误,都有可能把我们两个一起毁灭,你明白了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