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农门宠妃 > 第四章 储物戒指

第四章 储物戒指

 热门推荐:
    蔡紫君自己替自己把了脉,原主的身体并没有问题,也就是说,原主之所以长得这么胖,完全是因为她懒惰和好吃造成的后果。

    所谓心宽体胖,自大到小,好吃好喝的侍候着,又不干活运动,不动脑子,吃了睡,睡了玩,哪能不胖?!

    原主没有干过活的手,白白嫩嫩,摸了摸自己嫩滑的小手,在食指上摸到了一个硬硬的物什,低头一看,蔡紫君不禁愣了愣,戒指!

    她前生的储物戒指竟然跟着自己一起穿越过来了,瞬间心生惊喜,她还以为,换了个身体,她的宝贝没了,没想到戴在手上戴得好好的呢。

    她这戒指并没有别的特别功能,唯一一个功能,那就是能贮存东西,而且只能贮存死物,活物不能进,自己也不能进,但纵然如此,也让她激动不已!

    这戒指可是爷爷留给自己的遗物,摸着手上质朴的戒指,蔡紫君的双眼里盈满了欣喜的泪水。

    抹了一把泪,蔡紫君又仔细端详着自己的手,还有脚,也是奇怪,原主脸上黑得不能看,但是身上的皮肤却很白晰,不过因为藏匿在衣裳下,鞋子中,别人也不曾注意到。

    一眼看的是脸,别人,包括自己刚开始都认为,原主是个又肥又黑又懒的大丑女。

    ……

    “花儿。”李氏推开虚掩的门走了进来。

    “娘,有事?”蔡紫君急忙把脸上的泪水擦干,才转身看向走进门的李氏。

    “再过十几日要过大年了,一会儿去村子里的杂货铺子办些年货去,你要不要跟娘一起去?”

    “好啊!”蔡紫君高兴的点头,她也希望出去走走。

    蔡家虽然过得贫穷,但相比村子里的其他人家还是好多了,爹娘身体好,没病没灾的,大哥每月能赚二两银子,田地又不用交赋税,除了那个在外浪荡不管家事的三哥,二哥和四哥,还有三个嫂子都是干活的一把好手。

    在原主的记忆里,东凌国并不太平,听说边关早就在打仗,虽然战火并未波及到桃花村这个小山村里来,但是生活上还是受了影响的,百姓们赋税加重,物价噌噌上涨,村民过得极其艰难。

    “走吧。”

    母女二人出了房间,李氏拎了个小竹篓子背着,说是办年货,其实也办不了多少东西,一是银子不富余,舍不得大办,二是主要的东西还是得去镇上采买,在村子里办的是些小意零碎的过年家用。

    二人出门时,正好碰到蔡大柱父子三人回来,蔡大柱手上还拎了一小块肉,看大小,估计两斤都没有。

    做好后,一大家子人估计能一人分一块,但想起李氏早晨说的话,估计这个肉一大半又要进自己的嘴里了。

    “爹,二哥,四哥。”蔡紫君嘴快的叫了三人。

    “幺妹,你好了?”

    蔡大柱一脸的高兴,蔡齐华和蔡齐贵二人却是怔了怔,以前幺妹见到他们很少主动叫哥的,总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

    要说蔡家老夫妻二人如此疼宠蔡花这个幺女,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一家五个孩子就她一个女孩,而且还最小。

    都说皇帝爱长子,百姓疼幺儿,这话儿一点也不假。

    但另一个重要原因却是一家人心中心照不宣的秘密,据说在原主三岁的时候,有一个游方和尚从桃花村经过,李氏好心的赠了一碗水,捏了一个饭团给他垫饥。

    那和尚看着在李氏身边玩耍的蔡花儿,出口说,此女长大后贵不可言,并言说李氏和蔡大柱此生要享此女的福,是做老爷和老夫人的命。

    所以,蔡花便成了老两口的心上宠,四个男娃都成了她的陪衬,就算老大考上了秀才,也只是比其他三个在爹娘这里待遇稍好一些。

    老大那个气啊,人家的秀才儿子被捧上了天宠着护着,而她怎么着也比不上这个小妹,所以,老大的心里对这个又蠢又丑的妹妹一直是看不上的。

    “恩,爹,我好了,没事了,你看。”

    蔡紫君说完还在原地转了一圈,一双好看的丹凤眼浸染着笑意,这样的她,看得蔡齐华和蔡齐贵二人又怔住了,妹妹还是那个妹妹,还是那么肥,那么黑,可是,却多了些不一样的东西。

    “哎……别转了,别转了,你这孩子,一会儿摔倒了咋办。”李氏立即紧张上前扶着闺女的身子。

    “娘,没事儿,我们走吧。”蔡紫君停了下来。

    “孩子她娘,你们这是去干嘛?”蔡大柱问了句。

    “去把过年要用的零碎东西买回来,再过两日,你和老四也要去镇上一趟,趁老大还没休沐,把年货办回来。”

    “好。”

    蔡大柱点点头,老婆子对外人泼辣,对几个孩子要求也严,打骂是常事,但是他们老夫妻两个关系却是好的,碰到事有商有量,老婆子可从没对他撒过泼,她为自己生儿育女,操持家事,辛苦了一辈子,他尊重她,只要不是什么大事,他都听她的。

    蔡紫君跟在李氏身后,踩着积雪,走在村子里,昨日的大雪已经全停了,脚下的积雪被二人踩在脚底下踩得“嘎吱嘎吱”作响。

    天冷,又下了雪,田地内没农事,一路上,母女二人都连只狗都没有碰到,心中还担心着会被村人笑话的蔡紫君不禁心中有些好笑。

    她什么时候成了在意别人目光的人了?

    前世,父母因车祸早亡,她是擅长医术的爷爷带大的,家中是中医世家,爷爷又早年留学国外,中医西医一把抓,被世人称之为“国手圣医”。

    她打小跟在爷爷身边,对医术又有惊人的天赋,把他的医术全部学了个透,后来,爷爷也突发意外离开了她。

    此后,她便成了一名真正的孤女。

    无爹娘疼,没有爷奶爱,还有几个如狼似虎,觊觎她东西的叔婶,堂兄弟姐妹,甚至连自己的未婚夫都不曾放过……

    蔡紫君的眼里冷光闪过,浑身都是冰冷的戾气。

    “花儿,花儿……你在想什么呢?闺女,你别吓娘啊!”走在蔡紫君身边的李氏,感觉到了闺女的不对,那一刻的气息,好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