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农门宠妃 > 第五章 谁动的黑手

第五章 谁动的黑手

 热门推荐:
    被唤回过神来的蔡紫君立即收敛了身上的气息,抬起圆嘟嘟的笑脸,“娘,我没事!就是想到了些事,心里气得慌。”

    “哦,哦,你吓死我了,刚刚你那表情,像要杀人似的。”李氏看得清楚,心悸得慌,“闺女,你你是……想到了什么?”

    “娘……我在想,昨日到底是谁把我推进河里,想要我死的!”为了不引起李氏对她身份的怀疑,蔡紫君只好抛出了这个话题。

    “什么?”李氏像只被踩了尾巴的老猫,猛的跳了起来,脸沉得吓人,“竟是有人推你下河的?是哪个不要命的死逼贱人?老娘去剥了他的皮,挖了他家的祖坟!”说完还撸了撸袖子。

    蔡紫君抽了抽嘴角,这是她娘第二次说要挖人祖坟了,不过,看她的架势,要知道是谁推她下河的,说不定大怒之下,真会去挖人家的祖坟。

    在原主的记忆里,李氏和蔡大柱夫妻二人可不是什么良善之人,而且极其护短。

    “娘……你冷静冷静,别嚷了!”蔡紫君拉了她的手,安抚她,“我当时摔下河时摔得急,娘你知道我怕水,只觉得有人推我,却不知道是谁,等以后我想起来了,娘再去替我出气,现在,你就不要气了,这事,娘也别告诉别人,就让那坏人误认我们不知道,我们不打草惊蛇,暗暗寻人好不好?”

    其实蔡紫君不怕水,是原主怕水,而且,也不是完全不知道是谁,而是因为原主当时受了惊吓,那一部分的记忆太过模糊,蔡紫君刚穿过来,对这里的人不熟悉,所以,一时还不知道是谁对原主动的黑手。

    “气死老娘了,要等我访出来是谁,我也要把他推进泥鳅河里去泡一泡,拉着他的双脚洗一洗,也冻一身冰渣子……”李氏还是气死了,意难平,蔡花当初捞起来时,已经没了气,身上的水和着衣裳都冻成了冰棱子。

    终究没有大声嚷嚷,她性子是泼辣,但不是蠢的,知道闺女说的话有道理。

    要是蠢,只会瞎咋呼没脑子骂人,几个儿子和媳妇也不会被她拿捏得老老实实的听她的话。

    “娘,别气,别气,你要气坏了身子,惩罚不了坏人不说,女儿会心疼的。”

    对呀,她生气,坏人只会欢喜,却会让女儿心疼,李氏立即不气,也不骂了,她舍不得女儿为自己心疼,别人都看不起她的闺女,说她好吃懒作,嘲笑她丑她胖,但在自己的心中,她这个女儿就是个福疙瘩,谁也不换!

    “好,不气,娘不气,都听闺女你的,咱们买年货去,把这个年过得红红火火的,气死那些个黑心肝的!”

    李氏伸了粗糙的大手,拉住女儿的小手,女儿摔到河里醒来后,受了教训,比以前聪明懂事了,知道用心眼了,她心酸,也为女儿高兴。

    别过这一茬,母女二人开开心心的拉着手,去杂货铺子里买东西去了。

    先挑了做豆腐时需要的熟石膏,做年粑时需要点红的红粉。

    一小包红粉,用热水兑了,再用割成四等份的竹筷子醮了,点在洁白的年粑上,点成红色地梅花状,白色点红,好看得紧。

    这种做法,在前世小时候她回农村外婆家过年时,也看到过,没想到在这个时空竟是也有的,这种熟悉感让蔡紫君心生欢喜。

    再买了一些七七八八的东西,粗盐,砂糖……什么的,一共花去了五百个铜板,小竹篓里都快装满了,杂货铺东家蔡瘸子欢喜得眉开眼笑,在整个桃花村,能这样大大方方买东西的,也只有蔡大柱家,蔡屠户家,他自己家,还有里正家四家了。

    李氏数了五百个铜板给了蔡瘸子,看了袋子里余下的没几个铜板,皱着眉道:“这铜板是越来越不经用了,若是往年,这些个东西,三百个铜板就差不多了。”

    “蔡嫂子,这也是没法子的事,外面在打仗,我这些东西拿来价格就高了许多,再贵,盐要吃不?过大年的,砂糖也是要些的……”蔡瘸子也附和了一句。

    “是啊,也不知道打仗打到什么时候?再不停,我们老百姓的日子越发难过了!唉……”李氏无奈的摇摇头,叹了口气。

    打进了杂货铺子,蔡紫君都没说话,安静的看着,听着,听了便宜娘亲和蔡瘸子的谈话,也不禁皱了眉头,打仗可不是什么好事,任何一个朝代,打仗都是百姓受苦受累。

    原主一个村姑,除了吃,就是睡,有关国家大事的记忆一点儿也没有,所以,她也没法了解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

    想了想,开口问,“瘸子叔,是谁和谁打,知道吗?”

    蔡瘸子和蔡大柱是同辈,大约四十岁年纪,年轻时人灵活,有头脑,在外面跑过,后来不小心摔瘸了腿,便回村安顿下来,买了两亩田地,开了这个杂货铺,他自己经营杂货铺子,妻子和孩子做田地,日子过得还算红火。

    蔡瘸子对于原主也是不喜的,以前每次来杂货铺子,原主总要爹娘买零嘴给她吃,一副贪吃相,所以,今天蔡紫君进铺子后,他根本不可能主动招呼她,蔡紫君不说话,他都差点儿把她这个人忘记了。

    听蔡紫君这一问,他不禁惊讶,今天的蔡花不说话不闹不要东西,一直安静已是例外,没想到,她还能关心关心国家大事,好像……有点儿变化。

    “是我们东凌国与我们的邻国大魏国打起来了。”

    蔡瘸子虽然不喜蔡花儿,但蔡紫君问得客气,李氏又一下子买了这么多东西,所以,他还是好语气的回了。

    “那……是我们东凌国厉害,还是大魏国厉害?”蔡紫君一脸的好奇。

    “这个……说不大清楚,要说我们东凌国,建国已经两百五十年了,国土比大魏大,是个庞然大物,而大魏呢,虽然建国只有百余年,国土比我们也少些,但他们富裕,有银子,所以……最后是个什么模样,我们老百姓真是看不清楚。当然,我们肯定是希望我们东凌国羸,对吧?”

    “那是的,输了的国家下场肯定是不好的!”李氏也接了句。

    “哦,这样啊,希望我们东凌一定要羸。”蔡紫君懂事的点点头,然后瞪大一双丹凤眼看着蔡瘸子,“瘸子叔,你好厉害,懂得真多!”

    被蔡紫君这个小娃儿用佩服的眼神看着,蔡瘸子第一回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了,红着脸摸了摸头道:“也没懂很多,我不过是去县城进货时,听人说嘴而已。”

    ……

    蔡紫君和李氏离开了,蔡瘸子还沉浸在被人夸的愉悦当中,嘴角微翘,自言自语道:“蔡花这个孩子死过一次就是不一样了,果是大难不死有后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