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农门宠妃 > 第六章 蔡华玉

第六章 蔡华玉

 热门推荐:
    和娘亲走在回家路上的蔡紫君当然没有听到蔡瘸子对她的一番评价,不过,在回去的路上的,娘俩却碰到一个人。

    来人上身穿着桃红色细棉小袄,下身着黑色细棉长裤,一头又黑又长的头发梳成两条长辫子,拖在鼓鼓的胸前,上面还系着鲜艳的红绳。

    身材窈窕,眉清目秀,银盘脸,皮肤白晰,约莫一米六二的个头,整个人看上去俏生生的,很是好看。

    “婶子,花儿。”来人主动上前向二人打着招呼。

    “华玉,是你啊?这是准备去哪呢?”李氏也笑着同来人招呼着。

    “婶子,我准备去你家啊,听娘说花儿醒过来了,想去看看她。”

    蔡紫君很快在脑中找到了有关眼前少女的记忆,她是蔡里正家的闺女,十三岁的蔡华玉,比原主大两个月,也是原主生前的好闺蜜,唯一的好朋友。

    趁少女同李氏说话的时间,蔡紫君打量着眼前的少女,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心中知道眼前人是原主的好朋友,她……却对她亲近不起来。

    “花儿,昨天听说你……我都伤心死了。后来,知道你又活过来了,我是真的替你高兴,也替自己高兴,要不然,我好朋友没了,一辈子我心中都开心不起来。”少女伸手拉了蔡紫君的手,眼里含泪。

    满脸的真情实意让一旁看着的李氏都感动得红了眼眶,蔡紫君不喜别人接近自己,被她拉着的手又不好抽回,只好忍着也微笑道:“华玉别伤心了,我……这不是没死成,活得好好的。你,要去我家吗?”

    “对,对,活着就好,活着就好,你看我。”蔡华玉立即收了手,擦了脸上的泪,挤出笑,“花儿,我看到你好着就行了,你家就不去了。你身子骨才好,回去得好好歇歇,我就不去打扰你了,再说,我还得回去绣花,要被我娘知道了我净瞎跑,准得骂我!”

    蔡紫君脸上的笑淡了下来,原主茶饭,女红一样不样,面前的少女还故意在她面前提绣花,出来一会子,就说她娘会骂她,管她管得紧,无不是在自己面前彰显她的优越感,看来自己直觉还是灵验的,说此人是原主唯一的朋友,到底是不是,还待她观察。

    “行,华玉你回家忙吧,我和娘出来的时间久了,也得回去了。”蔡紫君淡淡一笑,伸手挽了李氏的手,转身就离开了。

    蔡华玉看着远走的肥胖身影,有一刹那间的呆愣,若是以往她这么说,她不该是一脸羡慕的拉了她的手,硬把她拉回家,好吃好喝的侍候着,让她陪她说话聊天么?!

    今天……什么情况?!

    蔡紫君可不管身后人怎么想,真心待她,她们会继续是好朋友,若情意都是虚着的,想用原主这具身子的黑肥蠢来衬托她的善良,她的貌美,她的优秀,那对不起,以后的我,你高攀不起!

    大雪覆盖着村庄,望着在白色雪地上跳跃着觅食的鸟雀,脑中又闪现蔡大住拎在手上晃荡的那两斤不到的猪肉……

    “娘,晌午会烧肉吃吗?”

    “恩那,给你单独烧个肉片汤,补补身子。”李氏以为小闺女又馋嘴了,点头确认。

    “娘……我看爹爹割的肉不多,家里一大家子,每个人吃到嘴里,怕是也就一块两块的,要是专给我烧汤了,那你们,一块都没得吃了。”

    “娘不用吃,你爹给他吃两块就好,爹娘的身子硬朗,不用吃那些,全给你吃。”李氏大手一挥道。

    蔡紫君:“……”

    她,不是这个意思。

    她不喜欢吃独食啊,她吃肉,别人连汤都没得喝,她绝逼咽不下!

    娘俩走进院子,李氏去厨房放东西去了,蔡紫君无事可做,站在那打量着自家的小院,院子的面积大概二三十平方的样子,不算太大,但也不算小,在农村里算是大的了。

    院子里打了一口水井,靠围墙的地方还种了一棵枣树,已经有些年岁了,围墙一角,围了一个鸡栏,里面养着三只老母鸡,蹲在那挤成一团,正挤暖呢。

    沿着墙根,开了一小块地,现在是冬季,空在那,到了春天,可以种些葱蒜,或是种两棵花儿,也是不错的。

    蔡家的房子是土砖做的墙壁,黑瓦盖的顶,上房五间,厢房六间,柴房,茅厕和猪圈盖在后门外边的空地上,离主屋有几步路,这样的规格,在村子里算不上头一份,那也绝对算得上是打眼的了。

    五间上房,一间老夫妻二人住,其他四间蔡紫君占了一间外,就是大房,二房,三房住,四房蔡齐贵还没成亲,一个人住的厢房。

    两侧厢房各三间,也就是六间,一间做了厨房,一间放了杂物,其他四间,蔡齐贵住了一间,大房的两个儿子占了一间,大房的蔡明娟一间,二房的蔡明珍和蔡明珠占了一间,三房的两个孩子还小,又加上蔡齐富常年不着家,两个孩子还是跟着母亲一个屋睡。

    暂时,这老屋一家人刚刚好住下,再过两年,孙子辈的再大些,老屋就会拥挤了。

    蔡紫君静静的站在那打量着,并不说话,三房的几个孩子因下雪也没出去玩,站在房间里的窗户下也默默的打量着他们的这个小姑,在他们小小的心里,是惧怕她的,并不敢接近她。

    “娘,还有多久做晌午饭?”蔡紫君喊了一嗓子。

    “还有一会呢。”李氏从厨房内伸出头来,“咋了?你饿了?”

    “没,吃好才半个时辰,哪会饿?”蔡紫君连连摆手,“娘,家里有没有竹篓子?”

    “你要竹篓子做啥?”

    “刚刚回来的路上,我看到了有麻雀在雪上寻吃的,我想去抓麻雀。”

    李氏对于闺女的要求,从来都是无条件的答应的,她问都没问蔡紫君抓麻雀要干什么,以为是她起了玩心,想去抓麻雀玩,便道:“去找你四哥,让他带着你去抓,雪地上冷,你当心着些。”

    “好嘞。”以为要费一番口舌的蔡紫君高兴的朝蔡齐贵歇的厢房跑去,伸手拍门,“四哥,四哥……”

    “幺妹,你要干啥?”蔡齐贵冷得搓着手跺着脚开了门,从门缝里探出头来见是蔡紫君,问她道。

    “四哥,你出来帮我准备东西,我要去抓麻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