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农门宠妃 > 第七章 抓麻雀

第七章 抓麻雀

 热门推荐:
    “哦,要抓麻雀啊!行,我换双鞋。”这又是一个无条件答应的人,问也没问蔡紫君抓麻雀要干啥,直接转身回屋换掉了脚上的棉布鞋。

    兄妹二人找了一个宽口且密实的大竹筐子,一根长绳子,绳子绑在竹棍上,在杂物间再寻了一个完好的麻布袋,再抓了些引诱麻雀的玉米和谷子,就往门外走去。

    “小姑,小叔……”

    二人身后传来一个怯怯的声音,是蔡明珍和蔡明珠。

    “恩?”蔡紫君回头见是姐妹二人,态度温和的看着二人,“怎么了?明珍,明珠有事?”

    “小姑,我……我和明珠能不能跟着你和小叔去抓麻雀?”二人怯生生的模样,让蔡紫君心里又是一阵吐槽,哪有侄女怕姑姑就像老鼠怕猫一样。

    “行啊,你们想去就去。”蔡紫君点头,“不过,你俩得去和你俩娘说声,换双鞋子再来。”蔡紫君指了指两个孩子脚上的布鞋。

    “哦,我们就这去。”两个孩子立即跑回了二房。

    蔡齐贵一直看着双方说话,他发现妹妹不仅对他们的态度改变了一些,连对两个孩子的态度也改变了,以前,二房的两个小侄女完全就是被小妹使唤着侍候她的两个小丫头,这种出去玩的事,肯定是不带她们的,她们要来求,妹妹就一声吼,然后再加上老娘的一顿骂。

    “幺妹……”

    “四哥?咋了?”

    “你……你好像和以前有些……有些不一样了。”蔡齐贵犹豫着道。

    “是吗?死过一次的人,总有些不一样吧。”蔡紫君笑了笑。

    “……”

    一提这一茬,蔡齐贵不敢吭声了,他无法想像,要是小妹没活过来,爹和娘会成什么模样,特别是娘,估计得疯了,然后家中一刻也不得安宁。

    “走吧。”

    两个小丫头换好了鞋跑了过来,跟在二人身后出了门,兴奋得小脸都红了,孩子的心纯净,最能感觉到别人对自己态度的变化。

    早晨,蔡紫君对蔡明珍友好的一笑,把蔡明珍吓哭了,但是后来她并没有受到惩罚或挨打,小家伙琢磨了许久,她觉得早晨小姑是真的对她笑了,并不是要罚她,所以,才会有刚刚二人对蔡紫君的相求,放在以前,蔡明珍肯定是不敢的。

    蔡明珍看了眼走在最前面一摇三晃,肥胖的小姑,觉得自己琢磨对了,小姑摔到河里醒来后,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大房里,蔡明娟跟着田氏在学绣花,蔡家的生活不差,田氏的娘家也小有余银,不需她补贴娘家,所以,蔡齐荣和田氏二人对三个孩子的培养都是费了心思的,大儿子,二儿子都在镇上念书,就连蔡明娟这个闺女,蔡齐荣教她认字识文,田氏教她女红,茶饭,这让十岁的蔡明娟,样样都是一把好手。

    听着外面的动静,人似乎都走了,蔡明娟撇撇嘴道:“除了吃,就是睡,现在倒好了,死过一次更加贪玩了,这么冷的天,那么厚的雪,要去抓麻雀玩,奶还让小叔陪着一起去玩。”

    这一次田氏没反驳女儿,摇摇头,“你管她做什么?!都十三了,在家呆不了两年就得嫁人了!随她作去吧,昨天是作得差点儿死了,以后还不知道会作出个什么花样来,等她再作死一次,不是每次都有那么好运能活过来的!”

    ……

    三房,胡氏也在做针线,今天是轮到二房做饭,没她什么事,下雪天也做不了别的,所以在给两个孩子各做一双鞋,正好过大年穿。

    “娘,二姐姐和三姐姐跟着小姑和小叔去抓毛雀玩去了!”蔡明亮嘟嘴看着纳鞋底的娘亲,忽闪着大眼睛,“我也想去!”

    “明亮乖,外面冷,我们不去,你跟姐姐玩捉迷藏去,好不好?”胡氏哄着小儿子,给了女儿明秀一个眼神。

    “弟弟乖,走,我们捉迷藏去,今天你要找到姐姐哦。”明秀很懂事,看到娘亲的眼神,立即去哄弟弟。

    有姐姐陪着玩,明亮立即把抓麻雀的事忘了,跟着姐姐玩捉迷藏去了。

    胡氏欣慰的看着两个孩子小小的身影,丈夫蔡齐富是个浪荡子,刚开始成亲时,在家也安稳了两年,后来,又耐不住性子,成天的往外跑,现在干脆就一年半载的不回家一次,惹得婆婆常骂她,说她看不住男人,没用。

    好在两个孩子懂事,又乖又听话,自己肚子也算生气,当家的在家的那两年,第一年生了个女儿,第二年接着又生了个儿子,这才在蔡家站稳了脚跟,无论当家的在外面怎么瞎混,这里都是她和孩子的家,不用像二嫂那样,因为生了两个丫头片子,时时要担心婆婆发火把她撵回娘家去。

    唉……

    胡氏收回眼神,暗暗叹了气,又低头认真的纳起鞋底子来,两个孩子就是她的命,有两个孩子在,她的生活就有了希望。

    “老二家的,准备晌午饭了!”外面婆婆的大嗓门又传了来,让胡氏的身子习惯性的抖了抖。

    “知道了,娘,我马上来。”二嫂王氏的声音从她的房间里传来。

    “晌午把你爹早晨割回来的猪肉烧了,肥的熬油和着干菜一起烧个大菜,大家一起吃,瘦的全切成片,烧成肉片汤,给幺妹吃了补身子,她昨天在泥鳅河里冻了那么久,身子虚着呢……”

    “娘,我知道了。”

    房间里的众人:……

    这个家谁身子虚,那个人都不会身子虚!

    外面雪地里。

    蔡紫君把玉米和谷子撒在雪地上做饵,上面用棍子斜撑着宽口竹筐,只等麻雀进里面吃撒下的饵料,便眼疾手快的把系在棍子上的长绳一拉,贪吃的麻雀就被竹筐子罩在了下面,在里面扑腾着想要逃走。

    “小姑,又罩住了,又罩住了……”两个小丫头激动得直叫,蔡紫君也笑开了眉眼,“四哥,快去,快去,把麻雀捉了出来放在麻袋里,别让它们跑了,我还等着吃麻雀肉呢!”

    啊?

    其他三人齐刷刷的看向她,眼神里都是诧异,“幺妹,你抓麻雀不是玩,是要吃的?”

    “对啊,对啊,四哥,你不知道啊,麻雀肉烧出来很香的呢!”蔡紫君连连点头解释,口水都差点流出来了。

    “小姑,麻雀那一点点大,好像……没多少肉,村子里没人吃过麻雀肉。”蔡明珍也有些置疑的看着自家变得有些可爱和气的小姑道。

    “恩,对,正是因为村子里没人吃,我们才能多抓点回去杀了烧着吃,到时候小姑给你们做着吃,保证你们觉得好吃,麻雀肉虽少,但是也是肉嘛。来,来,四哥,继续抓,多抓点,家里人多,十几只是不够的。”

    “好,我去把麻雀装进袋子里去再继续。”听说抓了不是玩,是做着吃的,蔡齐贵和两个小丫头更来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