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农门宠妃 > 第12章 麻雀肉引起的风波(二)

第12章 麻雀肉引起的风波(二)

 热门推荐:
    蔡齐荣一进屋子,和田氏对视了一眼后眼神严厉的看向一脸泪的蔡明武,“你的书都念到狗肚子里去了?把爹娘的话全都当耳边风!跪下,向小姑道歉。”

    “我不,我不,凭什么要向她一个死肥猪道歉?!她不是我的小姑,她是来讨债的讨债鬼,是吸血的水蛭,是吸血的蚊虫,昨天怎么不淹死她?死了就干净了!”

    “啪……”

    田氏又急又气,伸手就打了蔡明武一巴掌,这些话都是她刚刚在房间里和女儿说气愤话时二人说的,不想被这死小子听到了,现在现学现用。

    蔡紫君瞪大眼瞧了大房几人,这话绝不是死小子一个人能说出的话啊?!

    看来,大房早就对原主心生满,盼她死!

    原主的死,与大房的人有关系吗?

    想到这,蔡紫君的后背脊凉了凉。

    蔡明武挨了田氏一巴掌,觉得自己被冤屈厉害,“娘……你也打我,这不都是你和妹妹两个说的吗?为什么你们俩说得,我就说不得!”

    “……”

    厨房里陷入了诡异的安静!

    大房一家子被这个猪队友气得双眼泛黑,脸色惨白,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听到这,蔡紫君无话可说了,本来她还想着只是傻小子受了原主欺负不喜欢她,她会劝解劝解李氏,事情就让它过去。

    但现在,明显不可能了。

    而且,她也不会劝,虽然原主混,但昨天她是真的死了,背后的黑手到底是谁都不清楚。

    大房的两个孩子之所以那样的不喜原主,甚至是盼她死,原主虽有过错,但也有部分原因是大人的态度对他们的影响。

    “啊……”田氏一声惊叫。

    在一片诡异的安静中,李氏突然发难,拎起手中的碗狠狠的朝田氏砸了过去,田氏坐的地方离李氏不远,这一砸,准备无误。

    田氏的额上被李氏砸得鲜血直流,碗中剩下的面和面汤也浇得田氏脸上,脖子上,身上到处都是。

    “娘……流血了,流血了!”

    蔡明娟惊叫,众人呆住,蔡紫君也愣了愣,在原主的记忆里,李氏可是从来没有打过田氏的,最多惹火了的时候骂她两句。

    “你个烂心,烂肺,烂下水的,黑了心肝的贱货,你嫁到我蔡家来,可有亏待过你半分?你就这样的看不惯花儿,在背后骂她是猪,可以杀了吃肉,又诅咒她死!她是吃了你的肉,还是喝了你血,啊?……”

    李氏已经气得浑身直抖,一砸不解气,又站起来,一手叉腰,一手指着田氏大骂,什么话难听就骂什么。

    “给老娘跪到外面去,向你小姑子赔礼道歉,我倒要看看,你是有多能耐?这些年老娘对你太客气,自己坏了心肝不说,还教坏我的孙儿,孙女一起看不上他们的小姑!姓田的,老娘今天跟你没完!”

    “老大,你是瞎了眼,还是耳朵聋了?凭你家婆娘和孩子这样在背后糟蹋幺妹?我和你爹吃糠咽菜,挣了银子供你念出书来,结果供了你这么一只白眼狼!见我和你爹爹疼花儿一些,就看她不顺眼,甚至是咒她死!花儿和我说,昨日她掉到水中,并不是自己贪玩掉下去的,而是有人推下去的!老娘还不信,现在是信了,说,是不是你们两个黑心肝合计着谋你妹妹妹的性命?!”

    李氏的话,让所有的人大吃一惊,蔡家人都以为是蔡花儿自己作的,作得掉进水里了,却没想到还有这么一茬。

    蔡齐荣一听,吓得立即朝李氏跪下,“娘,你说什么呢?儿子岂能会有这样恶毒的心思!幺妹再怎么调皮,那也是我的亲妹妹!我要对她动手,我还是人吗?!”

    “你没这想法,不保证这个没有!你问问她,她在背后还嚼了什么舌根?”

    李氏听了儿子的话,眼神在他脸上扫过,心中松了口气,她是借机会诈诈大房的人,要说家人动手,她是怎么也不会相信的,不过还是手指着田氏,嘴中不肯松手。

    “小兰(田氏的闺名,名田兰),还不跪下向爹娘赔不是,向小妹道歉!”蔡齐荣一声喝斥,今天家中的事要是传了出去,坏了大房的名声,他以后还怎么考举人当官。

    田氏在小儿子把话嚷嚷出来后,就知道坏大事了,惨白的脸上还滴着血,头发上挂着面条,直直的朝李氏和蔡大柱跪了下去,“爹,娘,你俩不要生气,都是媳妇的错,是媳妇的不是,是媳妇不该在孩子们面前乱说了话,没有管教好孩子们,请你俩责罚我,我不会有任何怨言。”

    李氏说完,又伸手把蔡明娟和蔡明武两个小的扯着向蔡紫君跪下,“你们两个快向小姑赔不是。”

    看着娘亲流血的脸,蔡明娟早就吓坏了,机械的朝蔡紫君跪下,而蔡明武也知道今天闯了大祸,捂着挨了一巴掌的脸,颤抖着身子乖乖的也向蔡紫君跪下。

    蔡紫君站在那没动,受着两个小的一跪。

    一直看着的蔡明文,也走到蔡明武和蔡明娟身侧,朝蔡紫君跪了下来,“小姑,弟妹小不懂事,请你原谅他们两个的无知,相信以后我爹娘一定会管好他们俩的,我也会尽大哥的职责管着他们,请小姑一定不要生气,免得气坏了身子,你刚刚落了水,身子才好,也不能生大气。

    还有,小姑受了委屈,若是查出了是谁对小姑下的黑手,明文我一定带着弟妹他们去将那人好好的揍一顿,替小姑出气。”

    蔡明文这话说得妥当,又让人心中熨帖,蔡紫君不仅对他刮目相看,若他是真心的,那蔡家真的是后来有人,但若是只会说好话哄骗大家,那这个侄子定会是藏得最深的那个。

    看了眼地上跪着的大哥一家人,又看了看自个爹娘,心中为难,虽然她也有那么点生气,但主要原因还是原主自己作的孽,她要说原谅大房,爹娘心中肯定不舒服,她要说不原谅,以后一家人之间会越闹越僵。

    想了想,真诚的看向爹娘。

    “爹,娘,女儿死过一次后,许多事情都想明白了许多,以前,女儿也有女儿不对的地方,女儿应该孝敬爹娘,不让爹娘为我操心劳累,也应该对几个侄子侄女多加照顾,我毕竟是他们的小姑,是他们的长辈,与几个哥哥互相扶持,而不是一味享受着他们的宠爱。今天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