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农门宠妃 > 第二十三章 有故事的人

第二十三章 有故事的人

 热门推荐:
    那些药材蔡紫君早就认识了,为了不让蔡郎中觉得她太过逆天,引起猜疑,她每次都在蔡郎中教了两遍,三遍后,才装作记住了,很准确的认给他看。

    虽然要教两遍,三遍,甚至四遍,但这也很让蔡郎中吃惊了,要知道,那些简单好认的药材也就罢了,但蔡紫君无论是简单的,还是那些极容易混淆,不好辨识的药材也很快能记住就很了不起了。

    比如,关木通与川木通,怀牛膝得川牛膝,独活与羌活,白芍与赤芍,这几味药在外形上是极其相像的,他在初学医时候,认了好几天,才能把这几味药材准确认全。

    蔡郎中没想到在村人嘴里又胖又懒又蠢的蔡花儿竟然真有学医的天赋,心中特别特别的欣喜,决定后面自己一定要认真的教她,把自己的毕生所学都教给她。

    蔡郎中是个有故事的人。

    他今年四十五岁,无儿无女,无父无母,亦无妻子,孤身一人生活,年青时在外学医,喜欢上了师父家的小师妹,但小师妹却不喜欢他,而是喜欢上了大师兄,并嫁给了他。

    受到情伤的蔡郎中便郁郁寡欢的一个人回了蔡家村,潜心医术,为村人看病,但因对师妹旧情不忘,不曾娶妻,也不曾与师门中人联络。

    为了老有所依,他也曾收过一个徒弟,但不想那徒弟却是个白眼狼,学会了他的医术后,一次偶然的机会,又识得高人,便离开了蔡郎中,离开了桃花村,跟着医术更高明的人走了,忘记了当初要为师父养老送终的诺言。

    蔡郎中接二连三的被人背叛,伤了心,从此决定就孤身一人过,再也不提收徒儿的事,这便是他为什么答应可以教蔡紫君医术,却不愿她正式拜师的原因。

    以前,桃花村中也有人动心思想让他收自家孩子为徒,求到他面前也不收,久而久之,村人也就放弃了,不想蔡紫君却不要师徒名份,也要跟着学医术,这也是桃花村人听说蔡紫君要同他学医术后非常吃惊的原因之一。

    “花儿,蔡叔家现有的药材你都认全了,明日,师父带你上山采药材认药材去。可惜你不识字,不然你现在就可以看医书,背医方了!”

    恩?

    蔡紫君在脑子搜索了一下记忆,原主虽然懒,但是还是识得些字的,这要归功于李氏和蔡大柱二人的望女成凤,在蔡花儿五岁的时候,还是很可爱的小家伙时期,李氏和蔡大柱就让蔡齐荣教她识字。

    那时候蔡花小,天真可爱,蔡齐荣乐意教,蔡花儿也乐意学,认下了不少字,只可惜原主越大越混,越大越懒,她的生活模式变成了吃和睡,哪里还记得自己识过字。

    她自己混,别人可没有通过土肥圆的外表去发现她会识字的本质的爱好,所以,村人大都认为她不识字,不学无术,包括蔡郎中在内。

    “蔡叔,我识字的。”

    蔡紫君朝蔡郎中眨了眨被脸上的肉挤成了一条缝隙的丹凤眼,脸上的表情是大大的无辜。

    啊?

    蔡郎中吃惊的看向一脸无辜的蔡紫君,“你……你识字?”

    “恩。”蔡紫君点点头,“五岁的时候就开始跟着大哥学了,学了两,三年,《三字经》,《百家姓》都会背了,《千字文》也学完了,只是……后来人大了,就懒了。”说到后一句,蔡紫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

    心中暗暗吐槽,那人不是我,是原主,是原主,本宝宝在前世可是个认真上进的好孩子,而且还是人家嘴中“别人家的孩子”,年年拿第一,大学不用高考,直招……,罢了,不想了,好汉不提当年勇,不提当年勇啊。

    “既是识字,那太好了,我先前还遗憾,你学医天赋高,可惜了不识字……那这个,这个,这个……都给你,拿回去看,争取三日看完。”蔡郎中话说到一半,不说了,伸手把书桌上的医术,医方,还有他的手札笔记,一一堆给了蔡紫君。

    争取三天看完?

    看着手中沉沉的,足有一尺多高的医书,医方,手札,蔡紫君瞪眼看着蔡郎中,“蔡叔……这么多?三天?”

    “恩,恩,三天。不多,不多……哪里多了?这只是一部分,等你看完了再来拿。”

    呃……

    蔡紫君无语的看着他,就算自己的天赋再好……这是恨不得把他的医术早日塞进她的脑袋里啊,罢了,自己有底子,看就看吧。

    “好,我拿回去认真看,争取三日看完。”

    “记得医方要背熟啊!”

    蔡紫君:“……”

    哼,绝对,绝对的得寸进尺!

    ……

    “花儿,你回来了?今天在蔡郎中那学了点啥?”李氏坐在房门口纳鞋底,见蔡紫君抱着书晃着一身肉进了院子,立即开心的问。

    对她学医不看好的蔡家人,听了,都在各自的房间竖起了耳朵,蔡明娟更是撇了撇嘴,就小姑那蠢样,能学会?

    也不知道蔡郎中咋想的,村中那么多聪明的孩子不要,竟然会教她医术,等她治死了人,哭的时候在那呢。

    “娘,今天还是认药草。”

    “哦,那你手上拿的是啥?”

    “是蔡叔的医书,医方和手札笔记,让我拿回来看的。”

    “那么多啊,要看到什么时候?”李氏立即就心疼了。

    “三天看完,医方要背熟。”蔡紫君笑道。

    “三天?”李氏惊叫,“老头子,老头子,你出来瞅瞅,出来瞅瞅,都有一尺来高了,蔡郎中让花儿三天看完,医方背熟,这不是想要累死我家花儿么?你说说他去。”

    “咋了,咋了?谁又欺负我家闺女了?”蔡大柱气势汹汹的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目瞪口呆的蔡紫君:“……”

    这下子,不仅仅在房间里的蔡大柱,只要在家的人都从房间里跑了出来,出来后,所有人的眼神落在蔡紫君捧着的厚厚的医书上。

    李氏把手上纳的鞋底扔在针线篓里,站起身来,一手叉腰,一手指着蔡花儿怀中的医书,“老大,明文,你们两个是念书的,你们俩说说,这么厚厚一沓的书,让你们三天看完,看得完吗?”

    “看不完!”蔡齐荣和蔡明文二人毫不犹豫的摇头。

    “老头子,你听听,你听听,老大和明文都说了看不完,他们看不完,花儿能看得完?我看蔡郎中他就是存心的不想花儿跟他学,在为难我闺女呢。走,咱们找他说道说道去。”李氏手一挥,拉着蔡大柱就往外走去。

    蔡紫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