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农门宠妃 > 第六十章 王二麻子

第六十章 王二麻子

 热门推荐:
    三日后,王氏的娘家哥哥真的来了。

    王氏的哥哥王二麻子长得五大三粗,还有一脸麻子,一踏进蔡家的大门见着李氏和蔡大柱就亲热叫着“亲家奶奶”和“亲家公。”

    王二麻子是个什么人,李氏和蔡大柱心里清楚得很,但是这是大新年,对方又打着拜年的旗号来的,二人不好撵人,挤出笑也招呼着,“原来是二媳妇大哥来了,太客气了,进屋喝茶吧。”

    “好嘞,大家新年好啊!”王二麻子又向院子里的其他人招呼,其他人也只朝他点点头,王氏和蔡齐华紧跟着去了堂屋倒茶待客。

    站在自己房内窗户边的蔡紫君,撩开窗帘看了一眼,只需一眼,便看出了对方不是个善茬,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她倒要看看,他如何在家人面前开口向他们蔡家的媳妇要银子?!

    堂屋里,王氏为王二麻子倒了杯茶,蔡齐华也为他端来了茶食(喝茶时吃的点心,瓜子一类),忙完这两件事后,夫妻夫人瑟瑟缩缩的坐在了王二麻子的对面。

    王二麻子不客气的吃着茶食,吃完后又端起蔡杯一通猛灌,喝完了一整杯茶才停了下来,王氏见他喝完了,又站起身为哥哥添茶水。

    “妹子,哥哥在家时说的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王二麻子一双鹰眼盯着妹妹问。

    王氏正在倒茶的手一抖,倒到杯外去了,桌上都是茶水,又手忙脚乱的拿抹布擦桌上的水,擦得甚是细致,却是没有听到哥哥说什么似的,没有开口回答。

    “王翠花,你听到我说的了吗?你是聋了,还是瞎了?啊?”王二麻子一怒,低声怒吼,还算顾忌此时是在蔡家,没敢过份嚣张。

    “大哥,我没有聋,也没有瞎,但是在娘家时我就说清楚了,我没有银子!哥哥实在是想要银子,就把我这条命拿去吧。”王氏被逼得没了法子,豁了出去,梗着脖子回了他,当然,也是两个女儿的话给了她胆子,女儿说小姑子说的,哥哥上门,蔡家人不会干看着她受欺负。

    “啪……”

    “当……”

    堂屋内传来两声响,这响声极大,第一声,是耳光声,第二声,是茶壶摔在地上碎了的声音,两声响后,蔡家一片静寂,但这静寂是短暂的,大家只听王氏一声哭嚎,“大哥,我说我没有银子就没有银子,我不过是一个没有当家的媳妇,你非得让我出银子给爹娘看病,你这是逼死我吗?哇……呜,呜……。”

    哭声惊天动地,蔡家人再也不好装聋作哑,全去了堂屋,蔡紫君站在房间内,正犹豫着自己要不要出面,房门被人打开了,是明珍和明珠姐妹二人。

    两个小姑娘一进房间,就瘪着嘴朝蔡紫君哭开了,“小姑,你救救我娘,我娘要被舅舅逼死了,他刚刚为了银子又打了我娘一巴掌,呜,呜……”

    “好了,别哭,也不要怕,这里是蔡家,就算没有小姑,还爷奶和你爹爹在,他们会为你娘做主的……”

    “小姑,这家里只有你最疼我们了,只有你能救我娘。小姑,爹爹说话不管用,爷奶不会管娘的死活的,奶早说了,娘是只不下蛋的老母鸡,只生了我们两个丫头片子,早晚要将娘赶回娘家去,如今娘没有生弟弟,大舅还来找娘要银子,奶对娘就更看不顺眼了。”

    “小姑,你管管我娘吧,只要你说的话,爷奶都听,小姑,你救了我娘,以后我和妹妹把小姑你当娘一样孝敬,小姑,小姑……我求人了,救救我娘吧,我和明珠不能没有娘。”

    蔡紫君打量着两个女娃,明珠年纪小,只管站在姐姐身后哭,倒是明珍,知道怎么说话能打动自己就怎么说,这小鬼倒是个可造之材,取出手绢,为姐妹二人擦了泪,“好啦,不哭啦,走吧,去堂屋看看去。”

    “哦。”

    一听蔡紫君要去,姐妹二人破涕为笑,一左一右,伸手牵着蔡紫君的手往堂屋走去,姐妹二人一下子有了主心骨,连腰都挺得笔直,绷紧着小脸,只有哭红的眼泄露她们内心的惧怕。

    堂屋里,王二麻子眼睛瞪如铜铃,盯着自家妹妹,仿佛要将她盯出个洞出来。

    王氏蹲在地上,手捂着被打得红肿了的脸颊,哭得泪涕横流,头发也打散了。

    蔡齐华正缩着身子收拾被打碎了蔡壶,抬头看一眼眼中已经在冒火,却强忍着没发作的李氏,又低下了头,手上一抖,手指割在茶壶碎片上,被割出了血,“嘶”的一声倒抽了一口冷气。

    李氏本忍得辛苦,一瞅见儿子和媳妇的窝囊样,那火气再也压不住了,指着地上的王氏就骂,“老二家的,你是死人呐?拿个茶壶也拿不稳,你知不知道这茶壶是幺妹从县城里买来的,要好几百文一只,你个败家的贱人,总有一日我让老二将你休回家你们王家去。”

    蔡紫君带着两只小的三人还没踏进堂屋门槛,就听到老娘的大骂声,还真是被明珍说中了,老娘这是指桑骂槐,不好骂王二麻子,就骂二嫂了。

    “娘,娘……是我的错,我以后一定多干活,你别让当家的休我回去,我……”王氏一听要休了她,也听不出李氏骂的是气话,朝她跪下就磕头求饶。

    李氏:“……”

    所有骂人的话噎在嗓子里,上不能上,下不能下,她……她这是纯属找堵。

    蔡紫君走进堂屋,今天大房一家不在,四哥去别的地方拜年去了,只剩下三房一家在,所以她一走进去,站在堂屋门口的蔡齐富和胡氏就把求救的眼神看向她,娘都快气死了,他们三房还是戴罪之身,万万不敢出语为王氏求情。

    蔡紫君朝三哥三嫂点了点头,径直走到李氏和蔡大柱身边,“娘,爹,你们俩坐,有什么事慢慢说。”

    李氏和蔡大柱听话的找了主位一左一右的坐下,二人现在的眼神盯着王二麻子就差点儿撕了他,没规矩的东西,敢大新年来他们蔡家找不愉快,要不是知道女儿是个有主意的,他们俩可没这么好说话。

    等二人坐了下来,蔡紫君又走到王氏身边,将她扶起来坐到凳子上,从袖子里掏出一小瓶药,递给她,“二嫂,这药消肿止血的效果特别好,你自己擦在脸上。”

    王氏感激的看了她一眼,接过她手中的药膏,揭开盖子,一股馥郁的清香扑鼻而来,便伸了手指挖了些慢慢涂在脸上,一息前还感觉到火辣辣的脸,被凉丝丝的感觉包围,很快就不疼了。

    “怎么样?”

    “感觉好多了,谢谢幺妹!”王氏感激的点点头。

    “我二哥手也受伤了,你扶着他去把手上的血洗尽,也用这药膏涂一遍,很快就能止血。”

    “好。”

    王氏看了眼蔡齐华,见他的手果然受伤了,比自己受伤还要心疼,眼泪立即盈满了眶,也顾不得还盯着自己的大哥,去为蔡齐华净手搽药。

    等夫妻二人一走,明珍见爹娘处理伤口去了,立即灵活的拿来扫帚和簸箕,将地上的瓷片扫干净,端出去倒了。

    等夫妻二人处理好伤回来,蔡紫君坐在爹娘下手已经坐了有一会了,这期间,堂屋内所有的人都没有说话。

    其他人没说话,是因为他们知道如今的蔡紫君是个有主意的,等她出面说话处理此事,而蔡紫君没有说话,是想等哥哥和嫂子来了再说。

    见所有的人都没有搭理自己,任王二麻子如何强势难缠,也有些尴尬了,于是讪讪一笑道:“亲家公,亲家母,我……”到了我这里,他说不下去了。

    胡氏和蔡大住二人狠狠的盯了他一眼,依然没有说话,眼神看向蔡紫君,等女儿说话。

    “你就是二嫂的大哥?”等气氛营造得差不多了,蔡紫君这才悠悠的问王二麻子。

    “是,我是。你是花儿妹妹吧?”王二麻子腆着脸朝她讨好一笑,他刚刚可是听到了,一只茶壶几百文是她买的,而且,看样子,现在是她说了算。

    不过,王二麻子心中感觉到奇怪,以前妹妹回娘家说得最多就是她的小姑子,也就是眼前的大胖闺女,说她如何懒,如何好吃,如何欺负小一辈什么什么的,今天看上去,她似乎有些不一样了,妹妹刚刚那眼神对她可是感激得狠,哪有以前一说起她,就满眼的厌恶神色。

    “恩,是我。”蔡紫君礼貌的点点头,继续道:“二嫂家的大哥,我这人说话向来直来直去,不喜拐弯抹角,我很想知道,今天二嫂的大哥为什么这大新年的一来就打我二嫂?要知道,嫁出来的女儿泼来的水,我二嫂如今姓蔡,她是蔡王氏,她犯了什么错,首先得我们蔡家,我大哥他处理,我看大哥你也是个聪明人,这事儿你得好好的向我们解释解释清楚,否则,就有越俎代庖的嫌疑。”

    王二麻子在外面混混,不是一般的在土里刨食的泥腿子,蔡紫君的话,他当然能听懂了,特别是最后那“越俎代庖”四字的意思他可是清楚明白得狠,听到这,他再不明白蔡紫君是要替她二嫂二哥出头他就是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