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卡牌侦探 > 第七十五章:我批准了

第七十五章:我批准了

 热门推荐:
    无视就是最好的鄙视,这是跟一个战友兼死党学的,对年轻警官这类人就应该直接无视。

    “你说法医检测下来的结果会是什么?”周子居离李天福近些,抽着烟含糊不清地说着。

    李天福抽了抽鼻子,周子居身上的烟味让他有些蠢蠢欲动,好不容易戒掉的烟瘾一下子被勾起,朝周子居要了根烟点上,很快跟周子居一起吞云驾雾。

    果然思考案子的时候,烟是最好的伙伴,李天福嗅着熟悉而陌生的味道,思路越发的清晰:“不知道,不过无论是哪一种都是接近真相的可能,在没有验证之前,所有的猜测都只是怀疑。”

    “同意,而且我想去真正的案发现场看看,要一起吗?”

    周子居发觉跟李福天聊得越发的投机,这跟龙天的感觉还不一样,龙天是擅长经营权术的这么一个人,虽然擅长知人办案,但他觉得权术和办案两者之间更偏向权术这一选择。

    反观李天福倒是一个纯粹的人,一心只在办案上,他们俩人很快就能聊到一块去,李天福想了想点点头,通过刚才的推测,他也有这想法,死者脸上的血迹最让他疑惑不解,而且他是如何弄得满脸是血的,还有一种可能,这血会不会不是他的而是别人的,比如说那个女人的?

    李天福有着自己的猜测,那个女人并不单纯,要真是没关系怎么可能好巧不巧的出现在案发现场,没准现场的这个案发现场就是况澜有意为之,死者躺的位置都说不定是那个女人搬过来的,或者说……

    “那个女人有问题!”

    周子居和李天福同时开口,俩人对视一眼,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遇到知音的感觉真的挺好。

    “喂喂喂,你们有没有在回答我的问题?”

    被俩人无视,年轻警官脸色很不好看,显得有些恼凶成怒,所长在这呢,他要好好的表现自己,以期望下次评选优秀警员的时候,有自己一个名额,这对他的升职很关键。

    “闲杂人等抓紧时间离开案发现场,否则别怪我开始清人了。”年轻警官冷声道。

    “胡悦,你在说什么呢,周探长可是办案方面的专家,那里是什么闲杂人等。”

    刘所长毕竟是湖,很快就品出其中的利弊,他所管辖的区域出现了伤亡,处理不好的话,丢掉乌纱帽都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他年纪也不小了,也没那个想法再往上走一步了,安稳熬到退休是他最大的愿望。

    “可是所长,他破坏了案发现场,咱们邱山派出所的破案率一直是排名前三的,要是因为这事咱们破不了案,不但排名下降还没法给老百姓有个交代。”年轻警官激动道。

    这口气他咽不下去,另外他还有更深层次的计划,李天福是个纯粹的人,是个老好人一个,除了案子上的事,一直保持着中立,所有人都认为李天福没什么地位,不就是刑警队一个小小的队长嘛,没权利没上升空间一辈子也就那么回事了。

    可他不一样,经常跟在所长身边办事的他清楚,李天福的人脉有多可怕,他是最清楚的,不是李天福不能往上更进一层楼,而是人家根本不想罢了,李天福在一次表彰会上就说过,他最大的兴趣就是破案,能让世间再无黑暗,就是他的使命与责任。

    他要是想往上早就升到了令人仰望的位置,年轻警官胡悦就是看到了这一点,平时时不时与他走得近一些,此时提出周子居破坏现场就几个目的。

    第一向所长表态,我在维护你的面子,第二个话里告诉李天福周子居是破坏现场的第一人选,而他则是维护办案的那个人,无论哪头高兴他都不会吃亏,胡悦算盘打的很精,可是却恰恰忽略了李天福对案子的专研程度,刘所长权衡利弊的大局观,个人的私人恩怨在他们看来都是不值得一提的小时。

    “怎么私家侦探就不是咱们的同志了吗?那你告诉我,私家侦探的职业是干什么的?”刘所长面无表情道。

    “呃……调查,可是……”

    胡悦眉头一皱,总觉得有些不妙,他好像忽略掉了什么。

    “既然知道是调查,那他来查看案发现场有什么问题?侦探是他的饭碗,我想有周先生的加入,案子很快就能破掉,之后找出凶手将其捉拿归案,还老百姓一个晴天,怎么着,你还要阻挠?”

    刘所长语气音量提了提,他对胡悦的不明事理显得不是很高兴,都到了这个时候,却还在意这些,那个晋升机会看来……

    “可是所长,周探长是擅自来的,而且又擅自破坏了案发现场造成了不可避免的探查混乱,对我们的警务人员带来了不必要的麻烦,最起码对法医他们来说,无法很好的开展工作。”

    “我批准了,从现在开始,我批准周探长可以和咱们一起办案,我相信谁都不会拒绝一位为人民着想的好同志,胡悦你说对吗?”

    刘所长眯了眯眼,面色虽然平静,胡悦却能察觉到一丝寒气,显然所长动怒了,他有点不知所措,不明白是哪里做错了,他所作的一切都是按照领导的意思做的,怎么会……

    胡悦百思不得其解,心里很郁闷,此时刘所长已经发话了,他不好再说什么,只得闷闷不乐的站在所长身后,目光不善的盯着周子居。

    周子居正在与李天福聊案情,此时已经有警员将最新一轮的发现报给李天福,在李天福的允许下,周子居在一旁做个旁听,心里琢磨着所有的线索是否能串的一块,然而做了很多思路,却发现这些线索思路一个个都像单独的个体,无法串联成一串,中间还缺着点什么。

    低头抽着烟,周子居根本没有在于胡悦仇视的目光,即使知道了他也不会在意,仇视他的人多了去了,如果每个人都要解释再一一番,他天天什么是都不用办了。

    “我们在死者体内的胃里发现了粉色指甲盖,虽然还没送去检测,但我们都猜测没什么意外的话,这应该是女士的手指甲,并且死者确实死于心脏病病发,其它的还得等到将尸体送到解剖室,进行一个仔细研究才能发现。“一名警员向李天福汇报着案情的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