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卡牌侦探 > 第八十二章:疑点

第八十二章:疑点

 热门推荐:
    周子居和李天福同时抬起头看向前方,绿色的竹子发出抖动的声响,有人埋伏在这里,而他们居然没有发现。

    尤其是对周子居来说,他一直都呆在这里,虽然离开部队那么多年,身体机能已经退化了不少,无法做到巅峰时期那样打遍天下无敌手,可是发现敌人的埋伏应该是一件很轻易的事。

    能躲过他的必定是一个侦查的高手,那个死者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为什么这样的高手会特别在意死者这样一个普通人。

    “那个死者叫什么名字,什么工作,住在哪,最近干了什么?李队长能否给我一份死者的详细资料?”

    周子居大脑在快速思考那个黑影是谁,到底有什么样的目的,是担心他们发现什么,这个地方到底有什么值得他这么关注。

    虽然因为李天福他们到来的原因,周子居没能继续侦查下去,可是车上他已经检查过一遍了,除了那个有可能被扔进垃圾桶里的成人用品还有那黏糊糊的不明白色液体之外,并没有发现其他特殊的地方。

    况且死者呆在山下,也就不存在需要研究尸体这么一举动,如果那个神秘黑影想让我们发现不了什么证据的话,应该是在山下死者身体上做文章,而不是在案发现场,这里除了一辆牧马人越野车之外,并没有特别的地方,难不成他们所需要的东西在车上?

    譬如光盘,u盘之类的东西,里面存放着可以威胁到他的证据,周子居只能这样猜测着。

    发现黑影的那一刻,李天福第一时间指挥着身后的警犬部队利用警犬灵敏的鼻子来进行追踪,无论对方是谁,他都要将其捉拿归案。

    他此时听到周子居的问话,转过身道:“死者名叫刘天明,是一家it公司的网络工程师,平时业余爱好就是赛车,每一次的赛车比赛都不会错过,只是之前都是观看,这一次是亲身参与,有个追求的对象,可是因为不会说话,遭到对方的拒绝,现在处于单身状态。

    哦对了,他倒是有个情人,据说是摇一摇认识的,一个求财,一个求需求,俩人各取所需,在一起有半年时间了,至于有没有跟人结怨倒是没有听说,这还需要进行调查一番。”

    李天福将他所知道的死者资料一股脑的说了出来,周子居点点头眉头却紧皱着,这资料听着就是一个普通人,根本没有特殊的地方。

    “我觉得,他是不是与什么结过怨,所以才会有人想杀他,既然是it男。肯定是留有视频证据之类的,没准就随身携带着,而且我们在寻找线索的过程中,好像并没有发现死者的手机吧,现在有哪个年轻人能够离得了手机的,这是不是有点不正常,会不会被凶手给拿走了?”

    周子居说出自己的猜测,这是最合理的推测,况澜是死者的情人,而况澜躲躲闪闪的神情表示俩人在一起过,至于干了什么,他们都是爷们,肯定不好意思跟他俩说,车上座位上的成人用品袋就是最好的证据。

    人在做完那事的时候,无论是体力还是防备心理是最虚弱的,没准凶手就是这个时候趁虚而入,将他给杀害,然后拿走了死者的手机,查看一番却发现没有他所需要的视频,于是不甘心的他,潜伏回来准备找寻证据。

    可没想到他先一步找到了这里,凶手只得在暗中潜伏着,直到警犬部队的到来,唯恐那些警犬发现了他的位置,这才自乱了阵脚,慌了神露出了马脚被周子居他们发现。

    “周探长说得很有道理,跟我想得基本差不多,看来咱们想到一块去了,如果能追到那个黑影最好,追不到咱们也有了线索目标。而且刚才咱们的女警传来消息,说况澜女士今晚一直和死者在一起,俩人热火朝天的运动了一场,因为这事太私密,所以不太好交代,所以这才说是在山下偶然遇到了死者。”

    “可不对啊,她的话自相矛盾啊,首先呢,她之前说过,是不小心碰触到了车子,才让死者滑行到山下的,先不论他们俩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车子滑行这事没法说得通啊。”

    周子居掏出自己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翻到写写画画的那一夜,指着其中一条继续道:“你看,根据况澜的口述,她在叫醒死者的时候不小心碰触到了死者车辆的方向盘,我们是不是可以假设两点,况澜的话有水分。

    在地下赛车比赛的时候,其实死者还活着,并且参加了比赛,后来因为体力消耗过大,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在半路中发生车祸,倒在路边?”

    “这不对,周探长你看啊,死者虽然不是心脏病复发,但嘴唇发紫可以表明,死者在死亡前已经中毒,那么他干了什么,是谁让他中了毒,这事最重要的,而且死者是死于比赛前还是比赛后,这有待考证,我们需要调取地下赛车场比赛的监控视频。”

    李天福打断了周子居的推论,因为这个推论并不成立,本身证据不足,加上前后思维矛盾,很难站住脚。

    死者不是死于心脏病,这是法医鉴定的结果,虽然死者一切迹象都看起来像死于心脏病,可完全不是,据法医检测报告显示,死者很有可能是死于中毒,至于是哪种毒素,还需要送往研究所进行检测。

    他心里还有个疑惑和推测没有说出来,没准况澜那个女人可能是凶手的帮凶,谁最有可能接近死者,当然是况澜了,只有况澜这个地下情人能让死者放松警惕心,而中毒之物,没准就是口红,化妆品,甚至毒素就在况澜的身上。

    这种案例在以往的办案过程中他见过太多次,女人本身就是最好的杀人利器。

    “死者不是心脏病复发,死于中毒嘛……”

    周子居低着头喃喃自语道:“这和我的猜想一模一样,我在死者那里没有见到救心丸这一类的救命药物,如果真的有心脏病,这类药物死者是随身携带的,而且因为是药物,并且患有心脏病的话,更能坐实死者死于心脏病的事实,这对凶手来说是一件好事,不会将其拿走。

    可是案发现场却没有药物,只能说死者没有患病,而且死者身上还没有手机,这也就是说凶手在意的是死者手机里的内容,可能是偷晴视频,也可能是商业机密视频,死者的职业就是网络工程师,对视频留证是一件在正常不过的事情。

    但这点也是他恰恰不能理解的地方,死者本身是网络工程师,收入很高,除了喜欢赛车又没有特别的不良嗜好,更没有女朋友,也就不需要负担什么,要说拍下视频求财似乎也说不过去。

    死者到底是为了什么呢……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