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之超级神瞳 > 第311章 拒绝与诱惑

第311章 拒绝与诱惑

 热门推荐:
    没有理会段飞跟周大师脸上那各异的表情,王超镇定自若的站在那里,视线放在了解石机边忙忙碌碌的解石工身上。

    经历过了那么多次的解石,其实王超对解石的过程已经没有多大的兴趣了,之所以每一次还要亲自盯着,也是为了尽量让工人不破坏原是里面的翡翠料子。

    那位中年解石工把原石在解石机上固定好了之后,左右端详了一番,确定是按照王超画下的那道线是放置的,这才伸手打开了解石机上的电钮。

    随着机器“嗡嗡”的声音,解石工一脸严肃的操作着锯片,缓缓的向原石切了过去。

    不出意外的,第一刀切完,解石工在清理了断面之后,立刻就惊喜的回头喊道:“老板,涨了,涨了,大涨啊!”

    这解石工也是经验比较丰富的老手了,一般的翡翠种水他还是能辨认出来的。

    都不用强光手电的辅助,仅仅只是露出来的那一个小窗口,解石工就敢断定,这块翡翠,绝对达到了冰种以上的程度。

    听到解石工的话,段飞眼里那么充满了震惊。

    刚才周大师并不看好王超的那块原石,段飞还以为王超的好运气倒头了,那种所谓的感觉,终归还是虚无缥缈的。

    可现在,光看解石工那兴奋的表情,段飞就知道,这一次,应该是周大师看走眼了,王超又一次展现了他的神奇之处。

    段飞身边的周大师,更是满脸挂满了不敢置信的表情。

    按照周大师多年来的经验,就王超挑选的这块原石,什么也切不出来的可能性站了八成,刚才他没有当着王超的面这么说,也是想着给王超留几分颜面。

    可现在情况却是马上倒转,人家不光切出翡翠来了,好像还品级不低的样子。

    这怎么可能?

    带着这种疑问,周大师快步来到解石机旁边,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强光手电,聚精会神的往断面窗口看去。

    段飞也来到周大师的身边,焦急的问道:“周师傅,情况到底怎么样?”

    良久,周大师才放下手电,站起身来,有些颓然的说道:“高冰种。

    唉,老头子我还是看走眼了。

    小友,恭喜你,大涨啊!”

    王超脸上的表情并没有什么波动,事实上,他早就已经知道结果了,现在无非就是印证一下而已,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地方。

    淡淡的笑了一下,王超对周大师说道:“周师傅,看来我的那种感觉还是挺准的嘛。

    那什么,解石工大哥,麻烦你在把其他几个面也解出来吧。”

    解石工赢了一声,按照王超的指点,手脚麻利的又开始了工作。

    这一次,周大师就站在王超的身边,跟他一起看着那块高冰料子一点一点的露出庐山真面目,嘴里不断的念叨着:“真是后生可畏啊!”

    段飞更是烟斗不眨的看着解石工的动作,心里充满了羡慕。

    最终,直径七八公分的翡翠完全从原石里面解了出来,解石工才关掉所有机器,拿着翡翠来到王超面前,擦着头上的汗水,说道:“老板,幸不辱命。”

    王超接过属于自己的翡翠料子,真诚的说道:“谢谢这位师傅,来,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说着,王超从兜里掏出几张百元大钞,数也没数,直接塞到了解石工的手里。

    这是赌石时不成文的规矩,原石大涨的情况下,要给解石工发个红包,大小随心,既是感谢,也是让大家一起沾沾喜气。

    解石工也没有推辞,高高兴兴的收下了那几百块钱。

    在这行干长了,解石工也大概能估算出,王超手里的那块翡翠料子,价值最少再几百万之上,自己辛苦了半天,那点小红包也是应该的。

    等解石工告辞离去之后,王超随意的把手里的翡翠料子递给了周大师,说道:“周师傅,您是行家,您给估个价吧。”

    王超这么做,也是为了刺激一下旁边的段飞,否则的话,以段飞对翡翠的白痴程度,说不定他还真的不知道这块翡翠料子值多少钱呢。

    果然,听到王超的话之后,段飞也是两眼放光的看着周大师,两只耳朵竖的高高的,生怕一个不小心,没听清周大师说出来的价格。

    看着手里那块圆溜溜的翡翠料子,周大师稍微把玩了一下,就说道:“小友,你这块翡翠,种水达到了高冰的程度,难得的是一点杂色没有,虽然个头不算很大,但做镯子或者摆件,都是可以的。

    如果做镯子的话,差不多能淘出两副来,剩下的料子也能做七八个挂件。

    依我看,这块料子买个四五百万还是没问题的。

    怎么样,小友要是有兴趣的话,我们灵翠轩可以出价四百五十万,收购小友的这块料子。”

    什么?

    听到周大师的话,旁边的段飞脑子里“嗡”的一声。

    王超开出来的这么一小块翡翠,竟然价值四百五十万之巨?

    段飞回想着,自己跟在孙胖子和高家父子的身后这么多年,鞍前马后、出生入死的做了那么多的事,现在手里恐怕也没有这么多的钱吧?

    王超竟然只花了八千块钱,就获得了这么丰厚的回报?

    这一刻,段飞的心里充斥这一种叫做羡慕嫉妒恨的情绪。

    他是多么渴望,接出这块翡翠料子的,不是王超,而是他段某人啊!

    可惜,当着周大师的面,段飞也不可能伸手明抢。

    对于周大师的开价,王超并没有多想,直接摇了摇头,说道:“周大师,谢谢你的好意。

    不过,现在翡翠市场看涨,所以,我想把这块料子在手里放一段时间。

    说不定,到时候还能卖出更高的价格呢。”

    周大师叹息了一声,知道自己出的价格并没有达到王超的预期,也就只好作罢了。

    他哪里知道,王超是想把这块料子,到时候加工出来,好放到他自己的铺子里面出售。

    作为高端翡翠,是什么时候也不会嫌多的。

    这是从事翡翠这一行的所有人的共同认知。

    这时,王超转身对段飞说道:“大飞哥,今天还要谢谢你的招待,如果不是遇到了你,我还真没想到今天又这样的收获。

    大飞哥,你怎么了?”

    看到段飞那傻呆呆的样子,王超明白,自己已经成功的激起了段飞心中的那种贪婪,相信他这几天会做点什么的。

    可表面上,王超还是装作关心的样子,冲着段飞喊了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