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之超级神瞳 > 第321章 冷眼旁观

第321章 冷眼旁观

 热门推荐:
    王超的这个担心也是不无道理的。

    事实上,今天在赛车的时候,萧安跟他身边的那几个跟班,就一眼认出了这辆车正是沈若涵之前的座驾。

    而在针对段飞的这件事情上,王超又不想过早的暴露自己,选择这么谨慎小心的行事还是很有必要的。

    进入玉石批发市场,王超并没有惊动任何人。

    等来到灵翠轩门口的时候,看着那并没有放到底的卷帘门,以及店里面隐约透露出的几线灯光,王超心里不由得一喜,果然没出自己的所料,段飞那个家伙应该是忍不住了心里的贪婪,选择了就在今天晚上动手。

    来到卷帘门下面,王超弯下腰,两只手用力的抓住卷帘门的把手,慢慢的把卷帘门往上推,尽量保持着不发出任何的噪声。

    其实,王超有点小心过度了,现在的段飞正在后院的仓库里边疯狂的解石呢,就算是王超弄出再大的动静,他也听不到。

    把卷帘门抬到一米左右的高度之后,王超就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一弯腰,从卷帘门下面就进了灵翠轩。

    靠着自己那超强的视力,王超并不需要使用灯光的帮助,远远的就可以看到,原本放在货架上最醒目位置的那块所谓石王,早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王超心里那叫一个开心啊,石王不见了,进一步证明了他心中的猜测。

    或许,此时那块石王早就已经不存在了吧?

    心里这么想着,王超根据白天记下来的路线,一路来到了后院里。

    还没进到院子里呢,王超远远的就能听到,后院方向正隐隐约约的传来阵阵解石机工作的声音。

    看来段飞的努力还没有结束啊!

    王超心里更加高兴了,脚下也加快了步子。

    反正不管怎么说,这个店有高明扬父子的一份,段飞给他们造成的损失越大,那也是王超更愿意看到的。

    等进入后院之后,王超发现,白天紧紧关闭着的那两扇大门,此时正开着一道缝儿,有依稀的灯光从仓库里面照射出来。

    蹑手蹑脚的来到了仓库大门那里,王超靠在一扇门上,小心的从门缝里往里面看去。

    从王超的这个角度,正好能看到段飞正背对着大门,操作着手里的解石机,正在不知疲倦的解石呢。

    而仓库的地上,已经落满了大大小小的碎石块儿,几块上面还带着少许石皮的翡翠料子,正躺在段飞脚边的不远处。

    看着解石机旁那已经快要堆成两座小山的碎石块,王超心里那叫一个开心啊。

    段飞啊,你就继续作吧,作得越大,等明天天亮之后效果才叫好呢!

    估计等高明扬跟他爹知道了段飞今天晚上的所作所为之后,要气的吐血三升吧?

    想了一下,王超干脆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对着段飞的背影,好好的拍了几张照片,还录了一段小视频。

    做完这些之后,王超才把手机放回到兜里,转身向灵翠轩的大堂走去。

    是时候该离开了!

    看段飞现在的样子,应该还会发疯一段时间,不用担心他会提前跑掉。

    这段时间,足够王超找个公共电话报个警的了。

    可王超刚刚来到灵翠轩的大堂,还没来得及接近卷帘门呢,远远的就有两束汽车灯光照射了过来。

    紧接着,一辆汽车飞快的冲到灵翠轩的门口,“吱嘎”一声刹住了车。

    不好,有人来了!

    王超心里一惊,连忙抽身来到了大堂一侧的珠宝首饰区,躲在了一个柜台的后面,借助着柜台之间的缝隙,关注着大门那里的动静。

    然后,王超就看到,一条人影快速的拉开卷帘门,进入灵翠轩,拿着手电照着原石货架晃了晃,一跺脚,就转头直奔后院去了。

    看来,是灵翠轩里有人发现了段飞的动作,这是现场来拿贼拿赃来了。

    正好,还省了王超报警这道程序呢。

    段飞啊段飞,这就叫做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夜路走多了,难免会遇到鬼的!

    等那人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了大堂里,心里暗乐的王超这才站起身来,不慌不忙的从大门那里离开了灵翠轩。

    不过,王超并没有第一时间选择离去,而是到了灵翠轩斜对面,躲在了两间店铺之间的夹道里,借助黑暗的掩护,默默的关注着灵翠轩的大门。

    王超所不知道的是,他刚才看到的那条人影,正是灵翠轩的另一位经理白润生。

    原本段飞离去的时候,白润生醉眼迷离的趴在酒桌上,已经进入了半梦半醒的状态。

    对于段飞的离去,白润生并不知道。

    直到餐馆要打烊了,人家服务员过来清场的时候,白润生才被叫醒了。

    睁开眼之后,白润生没见着段飞的影子,他也没怎么在意,在服务员的催促之下,掏钱结了账,就摇摇晃晃的离开了餐馆,回到了他住的酒店。

    可这么来回一折腾,白润生的酒就醒了几分。

    等回到宾馆,躺到床上的时候,白润生就开始回想今天晚上这顿莫名其妙的酒宴。

    仔细一推敲,白润生就发现了蹊跷之处。

    今天晚上的酒本来就是段飞张罗着喝的,事前也说好了,是段飞请客的。

    白润生觉得,无论如何,段飞这个请客的不应该把喝多的自己扔在餐馆里,他自己却直接一走了之了,连账都没结。

    这根本就不是待客之道嘛!

    而且,现在回想起来,白润生能够感觉得出来,喝酒的时候,段飞明明就是在想方设法的灌他的酒,段飞自己却喝得不怎么多。

    再一联想到今天周大师曾经跟他说过的,要针对那块石王,在开业的时候举行一次小范围的拍卖会。

    周大师还悄悄地跟他说过一件事,那就是段飞在听到周大师的建议之后,反应不是很热烈,似乎是不赞成举行什么拍卖会。

    都说鬼老灵人老精,到了周大师这个岁数,段飞眼中表现出来的那种贪婪,自然是不可能完全瞒过他的。

    只不过,周大师也没有什么确切的证据,只能捎带着向白润生点了这么一两句,其他的就不多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