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异界的转生者们 > 转生者们

转生者们

 热门推荐:
    广袤的中国大地,正笼罩在一片夜色之下。

    时间已是凌晨,但某些人还没有睡觉,他就是一个典型。

    他是一家大公司的部门经理,因为他为人干练,行动力高,也很有领导力,所以被老总赏识,到了这个位置。

    他总是闲不下来,是个工作狂,今天已经是他熬夜的第四个晚上了,写完最后一份报告后,一向精神抖擞的他也觉得累了,比平常累的多,于是他躺到床上,沉沉的睡去。

    “你好。”朦胧中,他听见一个声音,轻柔,美妙,像母亲的耳语。“抱歉不能让你安静的死去,希望你能够帮我。”这个声音说出来的语言并非他了解的语言,但不知为何他能够知道话中的意思。

    “什……么?”他不知道自己是睡着还是醒着,也没什么力气回答,但他脱口而出的竟是相同的,未知的语言。

    “你将会重生,你会有新的身份,你会成为魔神。”

    “什么……意……思?”

    “你将会有新的名字,阿卡斯。”

    “你在……说什么?我有……名字啊……我叫……”他突然忘了自己的名字,还没回想起来,意识就模糊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猛地睁开眼。眼前不是天花板,而是被树冠遮蔽的天空,背后也不是软乎乎的床铺,而是带有露水的草地。

    “怎么回事?”他坐起身来,却感觉背后很重,特别是肩胛骨像是被什么东西拉住了。

    他转头一看,才发现自己背后多了一对宛如蝙蝠翅膀的肉翼,但这对肉翼翼展超过3米,比他本人还要大,而且也很厚重,估计最薄的部分也不会少于十公分。

    他意识到事情不那么简单……

    花了2分钟时间,他大概猜到自己被那个睡梦中低语的人变成了这样,还带到了这座森林里。

    他认真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全身,发现不只是长出了翅膀,他的身高也变得比以前高了,而且头上长出了一对近30公分长的尖角,他的指甲也不是人类的片状指甲,而是像野兽一样的圆锥形,更重要的是他的衣服变成了金属制成的板甲。而且他的语言被替换成了一种他不曾学过的语言,他完全不记得中文了,但他却能完全理解这种语言的读音,语法,就好像这才是他的母语一样。

    “这样子,简直像游戏里的恶魔嘛。”他想到。

    他漫无目的的在森林里游荡,不一会儿找到了一处溪流,俯身下来看着溪水中的倒影。

    他的面容似乎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加上那对角,总有些很邪恶的感觉。

    “还好我没变丑,这样看上去坏坏的也不错。”

    “魔神……的力量……无比……强大……”

    “他能让……所有……恶魔……臣服……脚下……”

    “谁在说话?”他抬起头四处张望,但是找不到任何人。他明明清楚地听见两个低语声,断断续续的,一个声音有点沙哑,一个声音有点尖锐,和梦中听见的温柔的声音是不同的。

    他杵在原地好一会儿,周围也没一点动静。正当他准备挪动步子的时候,旁边的树丛里传来一阵“沙沙”声。

    “谁在那里,出来!”

    “别激动别激动,我不是可疑人物。”一个白色长头发,皮肤有些苍白,穿着一身中世纪中产阶级礼服,胸口有一件铁质胸甲的男人拨开层层树枝走了出来。

    “声音不对啊?”这个男人的声音是温和的男声,和那断断续续的杂音不同。“你是谁?”他问那个男人。

    “他不……属于……这个……世界……”

    “他的……心脏……没有……跳动……”

    那个声音再次出现,而这次他惊恐的发现声音竟是从自己的身体里传出来的。

    “我吗?我叫里昂,和你一样,原本是普通人类,也是被带到这个世界来的,你叫什么?”

    “我叫什么?我……”他发现自己竟然记不清自己的名字了。

    “不是你的本名,是某个带你来的人为你准备的名字,我也不记得我原本叫什么了。”自称里昂的男子解释道。

    “为我准备的名字……阿卡斯。”他想起来,这是那个睡梦中的声音提到的名字。

    “那阿卡斯先生,请跟我来,我来和你好好解释下这一切。”

    阿卡斯跟上了里昂,一路上,里昂向他解释了他们被转生到了另一个世界这件事。这里并非普通的世界,而是存在着怪物,亚人,魔法的世界。

    “这样啊,好像真的是游戏里一样。”阿卡斯以前打过不少rpg游戏,他感觉现在就像掉进了游戏的世界一样。

    “嗯,这么理解也没什么问题。只不过这可不像游戏一样轻松,我可是吃过亏的。”里昂像是想到什么似的摇了摇头。

    “那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又是怎么知道我也是转生者的?”

    “哦,发现你被转生过来的人是我妹妹,她有很高的魔法造诣,探知异世界转移也是做得到的。”

    “亲妹妹?”

    “是的,我们俩死在了一起,所以被一起转生了过来。”

    “死了?”

    “是啊,死了的人有可能会被找上,然后带过来。”

    “可我……”阿卡斯停下了脚步。“我只是睡了一觉就……”

    “嗯?”里昂有些疑惑地看着他。“那就怪了,大家都是死了才被带过来的。”

    “呃,等等,也许……”阿卡斯突然想起来自己连续高强度工作了好几天。“我该不会是因为过劳猝死在床上了吧……”

    “嗤!”里昂忍不住笑了出来。“那现在记得多注意休息,别让你的第二条命也夭折了。”

    “哈哈。”阿卡斯有些尴尬地赔笑,继续跟上了里昂的脚步。“对了,你是不是说了大家这个词?还有很多转生者吗?”

    “嗯,算上我,我妹妹,然后还有……哦,你是我们发现的第六个转生者。我妹妹正在集合他们,让他们来看看你这位新同伴。喏,我们到了。”里昂伸手指了指在森林之间突兀地出现的一座建筑物。

    “这么近?”

    “是啊,所以我妹妹马上就让我来接人了。”里昂让开身子。“你先吧。”

    阿卡斯抬头看了看这座堪称诡异的建筑物,它高大约20米,呈倒四棱锥形,用四根系在地上的粗大的铁链维持平衡。

    “这要怎么进去?”阿卡斯心里这样想。他无奈地走到里昂前面,踏了两步,他的脚下出现了一个蓝色的魔法阵。法阵光芒一闪,他便到了一间漆黑的房间中。

    “欢迎来到,大巫妖的浮要塞。”里昂在阿卡斯之后进来,他拍了拍手,房间中就亮起了一排蜡烛,照亮了整个房间。

    大约40平方米的房间中间摆着一张长方桌,桌上摆着几个高脚杯,六张椅子三个一排摆在两边。

    “坐吧。”里昂拉来了一边中间的座位。“要喝点什么吗?我们备了葡萄酒和果汁。”

    “葡萄酒就好,我可以喝酒的。”

    “好的,我帮你去拿。”

    里昂离开了房间,阿卡斯趁这个时间在空荡荡的大房间里转了转,他摸了摸墙壁,发现好像是削的很平整的岩石。

    “这里……几乎……没有……活人……的气息……”

    “黑暗……冰冷……是这里的……主题……”

    那两个声音又在他的体内说话了。

    “你们两个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在我身体里。”阿卡斯在心里这样说。

    “我们……曾是……魔界的……主人……”

    “现在……虚弱……只能……依附……魔神……”

    “什么意思?”阿卡斯这句话直接喊出了声。

    “魔神……你……无比……强大……”

    “我们……必须……成为……附属……”

    “你们两个也是那个把我带过来的人放到我身体里的?”

    “你还真奇怪,新来的,一个人自言自语在说什么?”

    阿卡斯回过神来,发现背后站着一位有着淡蓝色长发的妙龄少女。她身材纤细,穿着能拖到地上的长裙,在她的头上漂浮着一圈细碎的冰晶,像天使的光环一般美丽。

    “你是……里昂的妹妹吧。”

    “嗯,我叫莉亚。”少女的反应有点冷淡,表情也冷冷的。

    “哦,你好。”

    “冰冷……黑暗……无生命……”

    “无情……冷酷……憎恨人类……”

    “嗯?”阿卡斯这才反应过来,他们两个莫非是在说眼前这个少女吗?

    正说话间,房间里又出现了三个魔法阵,另外几个转生者也到了。

    “呦,莉亚姐,今天居然从房间出来啦。”先打招呼的是一个娃娃脸的小伙子,他比阿卡斯矮了半个头,也长着一对角,但是没有他这样厚重的翅膀,而是一对较小的飞翼。

    “毕竟是有新的转生者出现了,这么重要的事情我当然要露面。”

    “所以,你就是新来的咯?你好,我是阿雷斯特,算是你的前辈了。”娃娃脸向阿卡斯伸出了手。

    “嗯,你好,我是阿卡斯。”阿卡斯也伸手回握。

    “加油干,作为你的前辈,我看好你哦。”阿雷斯特的语气很轻浮,配上他那张脸,感觉就是个不懂事的孩子。

    “好啦,别摆出一副很牛的样子,小老弟。”说话的是个胡子拉碴的大叔,他没好气地推开阿雷斯特,握住了阿卡斯的手。“我叫沃尔夫,你好。”

    “你好”

    “我明白对你而言,现在的情况很难理解,但希望你可以好好的开始新的生活。”沃尔夫语重心长地说道。

    “知道了,谢谢你。”这位大叔看上去十分稳重,给阿卡斯一种莫名的信任感。

    和沃尔夫打过招呼之后,阿卡斯看向最后一位转生者,这是一个身穿黑色斗篷,带着兜帽的人。对方有些不太情愿的样子,但出于礼貌的考虑,他还是伸出了手。

    “林克。”

    “嗯,你好。”和阿卡斯握手的时候,林克略微抬起了头,这使得阿卡斯看见了他兜帽下的面容。

    “意外的有点小白脸呢。”阿卡斯这样想到。

    三人打过招呼之后,就都坐到了阿卡斯对面的三个座位。

    “大家都到了啊。”正好里昂也拿着葡萄酒回来了,他给阿卡斯和沃尔夫拿了一个杯子,在里面倒了葡萄酒,摆到两人面前。“小老弟,需要我帮你拿果汁吗?”

    “不用了,我不喜欢喝果汁。”阿雷斯特自己拿了一个空杯子,对着杯子伸出左手,他的五指射出墨绿色的丝线一样的物质,缓缓填进了高脚杯。杯子填满之后,他将手一收,切断了“丝线”,墨绿色的光也消失了,杯子里留下了一杯黑色,冒着气泡的液体。

    阿雷斯特抓起黑色液体一饮而尽,随即发出了满足的叹息。“呜哦,还是可乐喝着最爽了。”

    “这是……魔法吗?”阿雷斯特变出可乐来的方法引起了阿卡斯的兴趣。

    “这可不是魔法,是我的特殊能力。你要是想了解真正的魔法,应该问问莉亚姐。”阿雷斯特喝完一杯,又开始制作第二杯。

    莉亚和里昂兄妹俩一左一右坐到了阿卡斯两边,莉亚还是一副冷淡的样子说道:“魔法可不是那么容易使用的。”

    “可我看他的样子像魔族,应该可以使用魔法吧。”

    “魔族?果然我的身体也被改造了吗?”阿卡斯活动了下自己的利爪,这时他注意到只有自己和沃尔夫倒有葡萄酒,阿雷斯特在喝可乐,莉亚,里昂和林克连杯子也没有拿。

    “你们不喝点吗?”

    “哦,我们喝不了。”里昂摆了摆手。

    “喝不了酒的话,喝果汁,可乐总没问题吧。”

    “不是这个意思,我们三个没办法吃东西。”

    “什么意思?”

    “就像你被变成了魔族的样子,我们也被变成了人类以外的东西。”里昂回答道。“我和莉亚都是亡灵,我是死亡骑士,她是巫妖。”

    阿卡斯这才明白“大巫妖的浮要塞”是什么意思,原来说的是女主人莉亚。

    “还有还有。”阿雷斯特接过话茬。“我是鬼龙哦。”

    “我是狼人。”这是喝完酒后叼着一根雪茄的大叔。

    “死神。”半低着头的林克挤出来两个字。

    “给你转生的那个神,我们先姑且称之为神,应该说过你变成了什么。”

    “好像……是魔神。”

    至此,转生者们在异世界的故事,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