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异界的转生者们 > 9.死亡前行

9.死亡前行

 热门推荐:
    拿到圣剑的当天,莉亚就开始了研究。

    莉亚不能直接触碰剑刃,甚至只要手靠得比较近就会被伤到,她只能一只手抓着剑柄,另一只手远远地灌注魔力,以此激发刻在圣剑上的神圣魔法阵。

    这是莉亚第一次见到神圣魔法法阵,这上面的符文和其他的法阵有很大的不同,但依然有少数几个小段的符文她可以理解,所以并不是没有突破口。

    既然刻画在一个法阵上,那么符文之间肯定有联系,莉亚学着神圣魔法法阵里的每个符文的样子,将它们复刻一份画在旁边的实验台上,排成一条直线。

    外围的符文比较好理解,大致的作用是吸收魔力,然后转化为神圣法术,还有一些用于放大魔力,或是集中魔力的很通用的符文。

    法阵内圈的几个符文就非常独特了,这些不是通用的简单符文,为了实验它们的功能,莉亚照着它们的样子把它们画了出来,莉亚刚用魔力画完了其中一个符文的那一刻,它就迸出了一道光,莉亚感到触电般的疼痛,立刻把手收了回来。

    这下她知道了,这里的符文是用来特化对亡灵之类异族生物的伤害。

    但是最中心的一个符文很奇怪,莉亚把它单独画出来之后,它却没有任何反应,于是她重新检查那把圣剑,确认符文是否正确。

    “莉亚姐!”

    突然传来的一声叫喊让莉亚一不小心直接把手按在了法阵上,法阵细微地发出一声“嘭”,炸开一个小型光爆。

    “嘶”如果说画符文时莉亚感到的是碰到电线一样的触电感,那这一下光爆给她的感觉就是把手直接伸进电门里了。

    会这样叫她的只有阿雷斯特,莉亚直接冲着他释放了急冻术。

    “咔嚓!”

    “呃……”阿雷斯特的下半身都被莉亚的急冻术冻住了。

    “我应该告诉过你不要随便闯我的实验室的,阿雷斯特,要是出了实验事故你就吃不了兜着走了。”莉亚赶紧把实验台上危险的符文全抹掉,省的阿雷斯特又惹出什么乱子。

    “对不起,可是我有很重要的事和你说。”

    “重要的事?”莉亚解除了阿雷斯特的冰冻。“说。”

    “事情说来话长。”

    “少卖关子,给我长话短说,三个句号之内必须把要点全部概括出来。”

    “我这几天去龙翔山找到了传说中的龙族,他们用一个结界让自己的领地和外界分开。龙族的最高统治者知道我们转生者的事情,他还说要和我们搞好关系。为此他还要收我为徒,准许我出来的条件就是我们要帮他抓回逃出结界的龙族。”

    莉亚一时没有理解,话里的庞大信息量让她有些一时间有些懵。

    “三个句号,没错吧。”

    “我准许你把细节一一陈述出来。”

    阿雷斯特这才和莉亚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

    “这还真是件不得了的事。”没想到阿雷斯特头一次自己行动就能带来这么大的进展,莉亚不禁感到自己对他的指导还是有用的。“干的不错,阿雷斯特,以后我要是遇见龙族会第一时间告诉你的。”

    “嗯,谢谢莉亚姐。”

    “圣龙帝给你放假期间你最好再和其他人说一下,多几个人帮你找,机会也会更大。”

    “明白!”

    阿雷斯特好像有什么急事,说完话就匆匆忙忙地跑出去了。

    “阿雷斯特这个小老弟也成长了啊。”既然阿雷斯特带来了这么重要的重要信息,莉亚也就不打算追究他捣的乱了,她继续了自己的研究。

    说来也算因祸得福,莉亚刚才把手按上去的时候她发现中心的符文并没有攻击性,真正伤到她的是内圈的那些。

    既然单独刻画不会产生功效,那就尝试把它和周边的联系起来,莉亚试着以这个符文为中心向外延伸来画完整个法阵。

    法阵大功告成的那一刻,中心的符文发出了一阵光,就在莉亚打算看看它的功效的时候,它却把周围的其他符文全部抹消了。

    “什么?”符文就这样散发着诡异的光,不管莉亚怎么在它周围重新刻画,它都会吸走所有的魔力。

    “怎么可能?”莉亚重新查看了一下圣剑上的法阵,她确定自己没有画错,中心的符文确实是这个,但是圣剑上的这个法阵不仅可以维持,还能正常发挥功能,她画出来的就不能维持。

    经历了一个上午的测试,莉亚最终确定,中间的符文是一个保险,如果不使用已经被转化成神圣系的魔力来刻画,它就会让整个法阵全部消失。

    对莉亚来说,这是做不到的,巫妖的魔力和神圣系本就冲突,也就是说,她这辈子也不可能破解这个法阵。

    “可恨的教会!”莉亚愤怒地一拳砸在实验台上。

    她看着那把圣剑,目光变得凶狠,像是看着自己的仇人。

    “保险?好啊,我让你保险。”莉亚站起身来,全身的魔力爆发出来,在她周身凝聚出实体的蓝色烟幕。

    莉亚用魔力强冲那个法阵,法阵感觉到亡灵魔力的渗透,想要对抗这股魔力,但是莉亚的魔力远比这个法阵多上百倍千倍。

    “滚吧!”

    庞大的魔力直接强行捣毁了这个法阵,内圈的符文全部发生扭曲,失去了原本的功能,现在的它已经不像是个法阵了,而像是一团纠缠在一起的乱麻。

    “呼……”捣毁了它,莉亚的心情才平复下来,好像是手刃了自己的仇人一般。”

    圣剑上黄白色的光芒也随之消失了,它恢复了金属的色泽,现在的它和里昂腰间的那把长剑没有什么区别。

    莉亚突然想起一件有意思的事,她的嘴角勾勒出一个弧度。

    “让我来好好改造你一下吧,教会的圣剑。”

    下午,里昂在会客厅里打扫着卫生,莉亚突然哼着小曲传送到他面前。

    “等等再忙,给你看个好东西。”莉亚少见地露出了微笑,如此怀念的笑容让里昂觉得莉亚像是回到了以前还是小丫头的时候。

    “你……今天很开心啊。”

    “看这个!”莉亚向里昂展示着一把紫黑色的长剑。

    “那把圣剑?它这是怎么回事?”

    “稍微修改了一下里面的东西,让它变成了我的。”

    “原来你是为了这个才那么想处理这群骷髅啊。”里昂听说骷髅全被净化了,本来还觉得有些可惜,但既然莉亚得到了其他她想要的东西,那也算没白费功夫。

    “你的剑拿来。”

    “你要干嘛?”里昂把剑从鞘中拔出来递了过去。

    莉亚召唤出一个骷髅使魔,让它把剑拿走。

    “你这是干嘛?”

    “那个用不到了,从今天开始你用这把剑。”莉亚说着把剑插进了里昂腰间的剑鞘。

    “我把上面的神圣魔法全部抹消,转换成了死灵魔法,现在它已经不是圣剑,而且一把魔剑了。它功能很多,现在被这把剑杀死的人会被直接转化成中级的亡灵,而且只要输入一点点魔力,它就可以凭空制造出战斗用的骷髅使魔。”莉亚炫耀着它,就像小孩子炫耀心爱的玩具一样。“最重要的是,它也可以当成我魔法的投影仪,以后只要有这把剑在的地方,我的魔法就可以直接送过去。”

    “这还真是厉害。”里昂明白,最后一个功能是莉亚专门加上的,为的是能在他遇见危险的及时帮到他,他感到很欣慰。“那这把剑有名字吗?”

    “名字?你知道我不擅长干这种事,你来取一个吧,就像你给我的魔法取名字一样。”

    “好吧。”里昂思索了一下。“它能让死去的人为它而战……‘死亡前行’这个名字你看怎么样?”

    “嗯,不错。”

    教会古老的圣剑不复存在,现在只剩下了魔剑死亡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