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异界的转生者们 > 17.托孤

17.托孤

 热门推荐:
    “加尼斯,你做了什么?”凯拉苏斯看见身边的加尼斯突然插手,似乎是从脸上哪个部位射出了一道白色的结晶射线,当即问道。

    “我在干什么?我在帮魔王大人取得胜利啊。”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惨叫声这时也传到了凯拉苏斯这里,他抬头一看,只见父亲用一把匕首刺进了克里斯托弗的胸口,随即带着他一起坠落下来。

    “那是什么东西?是你给父亲的吗?”

    “是的,那是一件能让克里斯托弗死的透彻的道具。”加尼斯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满是狂气。

    阿卡斯听见克里斯托弗的惨叫,知道大事不妙。

    “快,到墙对面去。”阿卡斯立刻拍打翅膀飞了过去,心急如焚的格菲欧茵也伸出骨翼跃过高墙。

    “唔……噗……”被刺中的克里斯托弗喷出一口鲜血,他感到伤口传来像是被火烧一样的钻心疼痛。

    “这下你死定了。”顿沃更用力了一分,把匕首完全刺了进去。

    克里斯托弗用出最后一点力量一脚踢开了顿沃,但是匕首被留在了他的胸口。

    “叔父大人!”率先落地的格菲欧茵急忙扶起克里斯托弗,并且试图拔出那把匕首。

    “嘭!”

    “啊!”

    但她的手碰到匕首的时候,匕首爆发出一股白色的光爆,把她的手炸得直冒黑烟。

    “噗。”受到光爆的冲击,克里斯托弗又吐出一口血,把他的衣服的前胸完全染红了。

    “克里斯托弗死定了,这是一把神圣系武器,是魔族的天敌。”顿沃露出了奸计得逞的笑容。

    “让我来。”阿卡斯也降落了下来,他用翅膀末端夹住那把匕首把它向外拔,匕首上澎湃的圣光即使是他的翅膀也不能完全阻挡,但是即使翅膀被圣光烧的焦黑,阿卡斯也没有放开。

    “噗嗤!”匕首终于被拔了出来,阿卡斯把翅膀使劲一扭,让它刃柄分离,上面的圣光也随即消散。

    结晶墙对面的西维斯这时也用毁灭魔光在结晶墙上开出一个门一样的洞。

    “陛下怎么样了?”

    “不太好,我们要赶快带陛下回去治疗。”阿卡斯和格菲欧茵急忙架起克里斯托弗穿过门洞。

    “你们等什么?趁现在,给我上。”顿沃退了回来,对着士兵们下令道。

    但是士兵们这次没有动静。

    “怎么了?上啊?”加尼斯也有些不明白现在的状况,他看了看身后,只见莉莉丝,克什米尔他们几个都咬牙切齿地看着他和顿沃。

    “够了,父亲,你明白你在做什么吗?”凯拉苏斯义愤填膺地和顿沃吼道。

    “杀死克里斯托弗,这样我们就能获得最后的胜利了。”

    “你根本不明白,这样卑劣的手段只会让人民觉得你是个小人。”凯拉苏斯越说越激动,他甚至提起尾巴对准了顿沃。

    “凯拉苏斯,你居然这样用尾巴指着我,你还是我的儿子吗?”

    凯拉苏斯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尾巴提了起来,他自嘲般地笑了笑,说道:“对,没错,我不该这样对你,我的父亲。”

    凯拉苏斯调转尾巴,对准了自己的喉咙。

    “你这是干什么?”

    “我早该让你明白的,谁才是这个国家的未来。”凯拉苏斯把尾巴更向前一分,锋利的骨板已经触碰到了他的脖子。“现在,把我的兵权交还给我,回到你的王都去,否则,阿斯莫德家的未来也就没有了。”

    看见凯拉苏斯的行为,其余的最上级魔族也纷纷把爪子搭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一副你不同意我们就集体自裁的架势。

    “你们……”

    “决定吧,父亲。”凯拉苏斯的语气中没有一丝商讨的余地。

    “你……”顿沃气的浑身乱颤,但面对此情此景他也只能服软。

    “好,我走。”顿沃默默地离开,加尼斯也连忙跟了上去。

    “为什么,王子,我们本来可以轻松收获胜利的。”加尼斯走到凯拉苏斯身边的时候停下来问道。

    “你又为什么这么想取得胜利?是为了我阿斯莫德家,为了旧魔王派,还是为了别的什么?”凯拉苏斯反问道。

    加尼斯没有回答他,只是跟上顿沃离开了。

    新魔王派这里已经成了热锅上的蚂蚁,克里斯托弗的医治并不顺利。

    “你说什么?”

    “公主殿下,我们真的已经尽力治疗了,可是陛下的内脏几乎全部坏死了,我们没有办法修复,陛下驾崩……只是时间问题了……”军医无奈地吐露了真相。

    “怎么会……”格菲欧茵露出了仿佛天塌下来般的表情。

    “我……我没事。”克里斯托弗此时扶着墙从病房里走了出来,但他没走两步就身形不稳了。

    “陛下。”阿卡斯在克里斯托弗倒下之前扶住了他。“您不能起来,快回去躺着。”

    “不,不用,给我备船,回宫殿。”

    “可是……”

    “这是命令。”

    “……明白了。”

    “你们三个……都跟我回去……我有话要说。”

    他们实在拗不过克里斯托弗,只能立刻调了一艘小船渡过阿玛尔塞河,带克里斯托弗回了宫殿。

    “扶我回王座。”克里斯托弗命令道。

    “是。”阿卡斯扶着克里斯托弗坐上王座。

    “咳咳……”克里斯托弗咳出了一些血。“阿卡斯、西维斯,你们两个过来。”

    阿卡斯和西维斯上前半跪下来,克里斯托弗缓缓地说道:“你们两个与我罗弗寇家无关,完全可以离开,去旧魔王派那里。”

    “不,我不会的。”这句话两人几乎是同时说出来的。

    “好,感谢你们为新魔王派的付出,阿卡斯你说过你是转生者对吧,那这个魔王的位置,就交给你来坐吧。”

    “我?不,我觉得交给别人更好。”

    “格菲欧茵太过仁慈,西维斯则太过沉稳,所以他们都不是当王的合适人选,而你身上有作为王必须拥有的品质果断,这让我想起了我大哥,所以我希望你来当新的魔王。”

    “……承蒙陛下厚爱。”阿卡斯只能这样回答。

    克里斯托弗此时招呼格菲欧茵过来。

    “叔父大人。”格菲欧茵立刻过来握住了克里斯托弗的手。

    “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了,我没有孩子,大哥把你托付给我之后我一直是把你当作亲女儿看待的。”

    “叔父大人……”格菲欧茵的眼眶逐渐变红。

    “阿卡斯,帮我照顾好她,知道了吗?”

    “……明白。”阿卡斯的眼鼻也变得有些酸。

    “好了,这样我就没什么担心的了。”克里斯托弗朝着天空伸出手,那动作和摩根死之前一模一样。“天佑……罗弗寇家。”

    克里斯托弗说手就垂了下来,再也没了动静。格菲欧茵再也忍不住了,她扑了上去,痛哭失声,阿卡斯和西维斯也在一旁暗暗垂泪。

    设定公开

    魔族和亡灵相同,也惧怕神圣魔法,圣光会对他们产生强烈的烧灼,最终使他们的身体组织坏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