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异界的转生者们 > 18.葬礼之上

18.葬礼之上

 热门推荐:
    午后,克里斯托弗的葬礼安排妥当了。

    新魔王派的王都笼罩在悲伤的氛围当中。

    露露耶全部的守军也都撤了回来,想必旧魔王派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拿回它。

    三人跪服在灵堂之中,为这位伟大的国王守灵。

    “陛下的这次决斗疑点重重。”西维斯一边跪拜说道。

    “对,他们早就预谋,要置叔父于死地。”格菲欧茵少见地露出了恨意。

    “那个叫加尼斯的家伙,在决斗的时候一直盯着我们看,那面结晶墙也是他放出来的。”阿卡斯也提出了一些见解。

    “结晶……我以前还没见过这种魔法形式。”西维斯皱着眉头说道。

    “摩根老爷和我提过加尼斯这个人,他说这个人来路不明,但在旧魔王派的王都却是只手遮天的人物,就连顿沃都听从他的话,我猜这次对叔父的行动也是他策划的。”格菲欧茵气愤地一拳砸在地上。“我一定会让他付出代价!”

    “报告!”有卫兵突然闯入了灵堂。

    “守灵期间,保持肃静。”西维斯说道。

    “对……对不起……,但是的确有很重要的事情报告。”

    “很重要?说吧。”

    “以凯拉苏斯为首的新魔王派……一众最上级魔族……在城外求见。”

    “什么?”西维斯满脸的不敢相信。

    “有问清来意吗?”

    “是的,他们说……是来为魔王陛下……送行。”

    “他们还有脸来送行?”格菲欧茵一副想要打人的样子。

    “你消消气,这件事和凯拉苏斯应该无关,我觉得还是让他们进来,看看他们会怎么做。”阿卡斯规劝道。

    “我也觉得应该听听凯拉苏斯对这件事的解释。”西维斯也附和道。

    “……好吧,让他们进城。”

    接到命令后,王都的大门打开,凯拉苏斯一行人就这样径直走了进来。

    “感谢你们给我这个赎罪的机会。”凯拉苏斯走进灵堂就一同跪在阿卡斯三人旁边。

    在他身后,莉莉丝,克什米尔,凯伊,艾克里里,伯德,塞德维斯一个不落地全员跪了下来。

    “当然,凶手的儿子想要为自己的父亲赎罪,我们怎么能拒绝呢?”格菲欧茵在说这话的的时候语气中还是透露着恨意,她甚至没有去正眼看凯拉苏斯。

    “父亲这次的行动与我无关,完全是那个加尼斯一手操办的。”凯拉苏斯辩解道。

    “对,我们知道,但那又怎么样呢?你没有阻止他们,叔父大人死了,他们的计划成功了,而你也会从中获益不是吗?”格菲欧茵的声音中逐渐带上了一丝哭腔。

    “……你说的没错,如果我早一点对我父亲提出强硬的要求,这一切也许就不会发生。”

    格菲欧茵突然站起身来,伸出一根骨翼转头朝着凯拉苏斯刺过来。

    凯拉苏斯没有动作,但是莉莉丝及时反应了过来,伸手抓住了骨翼。

    “你不该帮我挡下来的,莉莉丝。”凯拉苏斯还保持着跪姿,表情悲伤地说道。

    “公主殿下,请您息怒,我们不能在这里杀死他。”西维斯立刻劝道。

    “…………”格菲欧茵咬了咬牙,抽回了骨翼。

    莉莉丝露出复杂的眼神看了西维斯一眼,然后重新跪下。

    “我已经和父亲要回了兵权,他们现在已经返回王都了。”凯拉苏斯说道。“我们会暂且回到拜伦维斯重整旗鼓,露露耶也会还给你们。接下来的战斗中,我保证不会再用这样卑劣的手段。”

    凯拉苏斯起身再次向着克里斯托弗的灵柩鞠了一躬,然后起身离开,其他人也纷纷站起身来跟上他。

    “凯拉苏斯。”阿卡斯突然叫住了他。

    “何事?”凯拉苏斯停下脚步,回头看向他。

    “魔王陛下临终前,托付我继任他的位置。”

    “你?”凯拉苏斯没有想到新任魔王会是这个新人,其他人最上级魔族也没有,他们都用诧异的目光看着阿卡斯。

    “用不着惊讶,陛下选我自然是有理由的。”阿卡斯指着凯拉苏斯说道。“下一次在战场上相遇的时候,我会让你看看我真正的力量。”

    “这算是下战书吗?”

    “对,但和你父亲所说的决斗不同,不管在何种情况,何种人数下遇见你都一样,我都会冲着你的首级去。”

    “哦?你对自己那么有信心?”

    “当然,所以我给你个提醒,当心不要在战场上遇见我。”

    “是吗?那我拭目以待。”凯拉苏斯留下话,刚迈开步子,像是想起什么又转了回来说道…:“对了,奉劝你们还是不要太过相信来路不明的人,我不希望他是下一个加尼斯。”

    说完这话,凯拉苏斯带着一众人离开了灵堂,一路往城外走去。

    “你的意思是,你要解放你作为转生者的力量了?”凯拉苏斯离开后,西维斯这样问道。本来他们也被蒙在鼓里,但克里斯托弗临终前那番话也让他们明白了阿卡斯的真实身份。

    “是的,我有一种名为魔神形态的能力,杀死凯拉苏斯不在话下。”阿卡斯有些后悔地说道。“这股力量太邪恶了,我本来不想过早动用它,但我要是早点使用的话,说不定能救回陛下。”

    “好了,现在说这个也迟了,我相信你也有自己的考虑。”面对阿卡斯的时候格菲欧茵突然冷静了不少。

    格菲欧茵靠近了克里斯托弗的灵柩,伸手抚摸着克里斯托弗已经变得冰凉的脸颊。

    “先是我父亲,然后是摩根老爷子,现在叔父也离去了,我不想再看见你或者西维斯离去了,如果你能够结束这场悲剧的话,就请赶快吧。”格菲欧茵虽然背对着阿卡斯,但是从她的声音中可以听出她在流泪。

    平常的格菲欧茵是那样的英气逼人,但是这一刻的她显得可怜而无助,阿卡斯突然产生了一种要用一生来守护她的想法。

    “陛下。”阿卡斯也走上来握住克里斯托弗冰凉的手。

    “您放心地去吧,不必为格菲欧茵担心,我会用一生来守护她。”

    “你……什么意思?”格菲欧茵用带着泪水的疑惑眼神看着阿卡斯。

    “在陛下的遗体面前直接说可能不太好,那我换一个方式。”阿卡斯郑重其事地说道。“陛下,我向您立下誓言,我会用旧魔王派的终焉做为向格菲欧茵求婚的彩礼。”

    设定公开

    现在已经证明阿卡斯等人并非第一拨来到这个世界的转生者,这个世界的转生者似乎由来已久,却仅有少部分人知道这些人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