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异界的转生者们 > 19.火山下的秘密

19.火山下的秘密

 热门推荐:
    不知道昏迷了多久,沃尔夫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碰自己的脸,他缓缓地睁开眼睛。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天空,但是只有小小的一块,就好像自己是从井下向上看。另外是自己躺着的地方,坚硬且炎热,就好像他躺在一块铁板上烘烤着。

    “啊,我想起来了,我从火山口掉下来了。”沃尔夫终于想起了事情的经过,还好岩浆池里有一块岩石,不然他就烧成碳了。

    火山口上面还剩下三只灰狼,其余的都掉进岩浆里了,这损失可不能说小,估计他要好好休养一阵子才能恢复了。

    戳戳……

    感到又有东西在戳自己的左侧脸颊,沃尔夫把头摆了过去。

    一个看上去比他小了一辈的女孩蹲在那里很好奇地用手指戳着他的脸颊。

    她的头发很长,披散着,一直拖到地上,发色大部分是白色,但到了发梢却渐变成红色。女孩的眼睛一红一黄,宛如火焰般梦幻的配色。她身上穿着的都是很长,很轻薄的丝质、羽质衣物,赤着小脚,就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

    “你是谁?怎么会在这种地方?”

    “啾?”女孩歪了歪头,发出了很奇怪的叫声,好像是不懂沃尔夫在说什么。

    “语言不通?”沃尔夫爬起身来,损失了大部分灰狼使得他现在的体型完全成了小孩子的模样,衣服也变得松松垮垮的,和女孩的身形差不了多少。

    “你……为什么……在这里……”沃尔夫尽量地把句子拆成一个一个的读音,并且带上了手势,希望能让她听懂。

    “……wa……li?”谁知道女孩用很不标准的音调把他说的话重复了一遍,就好像是跟着父母学说话的孩子。

    这个世界的语言和英语比较像,单个的读音是没有意义的,所以当她的发音不标准的时候沃尔夫甚至不能用转生后大脑中自带的翻译器听出句子原本的意思了。

    沃尔夫无奈扶额,看样子想取得交流是不可能了。

    女孩并没有因为语言不通对他失去兴趣,反而像好奇宝宝一样围着他转了几圈,就好像沃尔夫身上每一个部分都对她很有吸引力。

    “先得想办法上去啊。”虽然对这个女孩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感到很奇怪,但是沃尔夫总得想办法上去,万一火山又有了活动,不用喷发,就是再来一次刚才的岩浆上涌他也没命了。

    他命令外面的灰狼找了一圈,希望能找到藤条之类的东西把自己拉上去,但这光秃秃的山头上连根草都没有,更别提看见木本植物了。

    “反正上面还有三只,干脆跳进岩浆里,在它们身上重生算了。”

    狼群之王的特性就是这样的,只要有一只灰狼还活着,他就可以存活,长痛不如短痛,跳下去问题也就解决了。

    “等等,我的枪呢?”沃尔夫这才发现他一直背在背后的枪不见了,他四下寻找,最后发现它挂在了一块凸起的岩壁上。

    “还好没有掉到岩浆里,要是能把它也抢救上去就好了。”拉姆尼丝送他的这把枪要是就这么留在这里怪可惜的,而且没了枪,他想离开这座岛就有点难了。

    女孩看了看沃尔夫,又看了看挂在岩壁的枪,然后“啾”地叫了一声,并且拍了拍自己平平的胸部,意思大概是“交给我吧”。

    “你是说交给你?你要怎么拿下来?”

    女孩张开双臂,做了个像是大鹏展翅的姿势。惊奇的一幕发生了,女孩的双臂下伸展出赤红色的粉状火焰,火焰延伸出去,形成了一对燃烧着火焰的羽翼,她拍打这对羽翼飞了上去,抓住枪的背带把它从岩壁上拿了下来。

    “这是……”这惊为天人的动作让沃尔夫看呆了。

    女孩已经落了下来,火焰羽翼也消失了,她很显然是没有见过枪这种东西,她抓着枪口,像举着一把锤子一样把它递给沃尔夫,因为重心不稳,枪托垂了下来,砸在女孩的额头上。

    “啊呜!”女孩有些吃痛,捂着额头蹲了下来,枪也落在了地上。

    “没事吧?”沃尔夫上前拿开女孩的手,女孩泪眼汪汪地看着他,额头上有一块不小的淤青。

    “对不起,我没有带外伤药来。”

    女孩没有听懂他在说什么,她跑到岩石边,纵身一跃,跳入岩浆当中。

    “这……”沃尔夫被她突如其来的行为惊得愣在原地。

    “噗啊!”令人诧异的是,女孩完全没有因为岩浆收到一点伤害,就连头发都没有烧着,她从岩浆中探出了头,白色的头发漂浮在岩浆上,看起来宛如一个大号的白色水母。

    沃尔夫这才想起来他在火山口看见岩浆里什么白色的东西,那原来是这个女孩吗?

    “她到底是什么人?”能在岩浆中游泳,说明她肯定不是个普通人,但是沃尔夫没有听说过什么种族能够在岩浆中游泳。

    女孩捧了一把岩浆涂在额头上,淤青就这么消失了。

    “呼……”女孩发出了很享受的声音,仿佛她不是泡在岩浆里,而是在洗热水澡。

    “你……住在这个火山里吗?”

    “啾?”看女孩的样子还是没有听懂,她再次捧了一把岩浆,朝着沃尔夫泼了过去。

    “喂!”沃尔夫急忙躲开,岩浆落在岩石上,冒着热气逐渐凝固起来。

    “哈哈哈哈。”女孩冲着他开心地大笑,就好像她刚才的行为只是在戏水,或者说,那对她来说的确是戏水。

    沃尔夫好像明白了,教会封锁这里的原因也许就是这个女孩。